古着,字面意思为古代着装。日文称“ふるぎ” old clothes, secondhand clothing,由日本流行而来,指在二手市场淘来的服装品牌。现许多不法商家,买洋垃圾也用“古着”二字混淆视听。
特色
所谓古着不是二手衣的概念,而是真正有年代的而现在已经不生产的东西,这些服饰无论使用的面料,细节的剪裁甚至用途都是当时那个时代的缩影,所以有着特殊的价值。比如有一款牛仔外套,是非常大的尺码,里面是很厚的羊毛衬里,一般看不懂的人会问这又大又重又旧的谁会穿。其实是因为当时的牛仔要长期在野外工作,天气条件又很恶劣,从《断背山》等影视作品里也能略知一二,所以这种衣服是当时的牛仔穿在外套外保护里面的衣服,以及御寒用的,是非常实用的功能性服装,属于工衣的一种,和现在作为潮流穿着的合身款式完全不同,这些服装流传到今天都是很不容易的,非常稀少,所以价格不低,懂的人也不多,只有两种人会买:一种是喜欢怀旧的纯古着迷。他们穿的是当时的感觉和文化,这种人比较少,大都是比较疯狂的fans,他们知道好东西买一件少一件,所以他们买回去的衣服一般都藏起来,不拿出来流通的。还有一种就是现在国外炒了许多年,渐渐有着主流趋势的的古着MⅨ风,其实就是超级混搭的概念。对造型有着极高要求的另类潮人们(以艺术工作者居多),他们早已不满足于用现在市面上人人都能买到的新款式来做各种搭配,他们要的是只属于自己的风格,要属于自己的味道。那数量稀少,款式又特别的且有独特文化韵味的古着自然就是最佳的选择,从杂志和网络等相关媒体上找到相当多的样板来。这些服装有着很强的复古又经典的味道,因为是以前生产的潮品,有可能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甚至更久以前。
而二手服饰的概念又有不同,随便一个人身上脱下来的衣服都可以叫二手衣,这种统称second hand。一般都是现在还有在生产的,市面上也有的新货。二手服饰分两类:一类是用过的,也就是旧货。占二手服饰的70%,国外称为used,比较便宜,来源多为捐赠。还有一类是买来基本没用过的新货。约占二手服饰的30%,比如买来后尺寸不合适没用过的等等。国外也有许多专门的二手店,但和古着店完全是两种店铺。

渠道

早些年有奸商昧着良心通过非法渠道引进一些洋垃圾,就是那种打包来的烂衣服,来源基本是国外的贫民区一类的地方,基本都没有经过检疫消毒等程序,虽然这些衣服的款式和面料都是非常普通的,但那时祖国开放不久,连帽衫、棒球卫衣等人家穿了几十年的东西到了我们这里都变成了"新潮货" 。这些东西到了今天基本已经绝迹了,祖国开放了这么多年后,我们的眼光和品位都高了不少,许多美国人穿的也大多是made in China,外贸货和民间复刻版又便宜,打包衣早就没有市场了。
古着都是正规渠道淘来的,以现在的上海来说,虽然说起来是和香港等地齐名的国际化大都市,但潮流的脚步还是慢了一点,会买古着的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是一个极小的圈子,很多商家及古着爱好者引进这些只是希望让大家了解这种文化,让喜欢的人也能买到和国外一样的东西。
该店服饰主要来自美国、加拿大及亚洲,95%是正宗古着,少部分是加工过的古着(如改装后的Levi's牛仔裤)。最好卖的是50年代到70年代的裙子。至于50年代造型会不会走俏,货源难得,尺寸太小(裙子腰围22英寸到24英寸),不太有市场。本地消费者还未能真正认知到古着的价值,标价不能太高,一些高价收藏品(如维多利亚时代古着)未能引进本地。
服饰搭配
古着服饰一般都有30年以上的历史,这类服装要穿出时尚感就要懂得配搭。
改装古着服装设计师把现代元素加入古着服饰里,洗掉“土味”的同时又带出古着服饰经典的一面。 这几年国际时尚界吹复古风。在本地,古着(Vintage)服饰已从乏人问津,发展至拥有特定的消费群--古着一族。年龄介于18岁到40岁之间,有学生、律师、医生、太太等,他们的共同点是:情迷古着,都想显得与众不同,借古着服饰的独一无二,穿出自己的个性与主张。
最近好莱坞影片《蒙娜丽莎的微笑》中,朱丽亚.罗拔丝(Julie Roberts)展示50年代时尚风情,而主导潮流的国际名牌如Prada也重新演绎50年代复古服饰,相信这股热风会继续吹。
古着是二手的,但并非所有二手服饰可称为“古着”,至少要30岁。一般古着服饰店主要售卖50年代至80年代初的服饰。
不是所有古着看来“古旧”,实则有不少设计经得起时间考验,用当代审美观配搭,又或者将旧衣今裁,也还现代感十足,穿得出街。

穿着要点

1、别害怕尝试,古着衣饰很特别,只有试穿后才知道是否合适。
2、旧配新。把古着注入一点当代气息,比如70年代的吊带上衣,可配搭牛仔裤。50年代的半圆裙可配T 恤、运动鞋。
3、古着配件如丝巾、手袋、腰带、首饰等可配搭现代服饰。
4、发型和化妆宜简单,让古着服饰说话。

时代感

改造古着是古着重塑设计师杰里(Jerry De Sonza)的拿手本事,作品就在百利宫(Paragon #03-51)Potion店面售卖。他也是Oppt Shop创办人之一,半年前开了这家新店。
杰里说:“亚洲人的身材无法穿美国人的古着服饰,因此,必须进行重塑,以古着布料重新设计,加入古怪、性感与好玩元素,人人可穿。”
他每年推出6个系列服饰,最新的是古着运动系列,把最便宜的面料(如针织、乔赛)与最昂贵的面料融合,创造新形象,方便日常出外穿着,既舒服又好看。每款最多不到6件,即使重塑后的古着也保持古着的独特个性。而他的一件式裙设计善于以黑带束腰,使穿者显得特别苗条,突显曲线美。
这样的工作是琐碎的:先从世界各地寻觅古着,由当地供应商提供古着资料,杰里再飞去美国、加拿大等地看货,讨价还价,运到新加坡,或到当地的大减价寻觅货色,然后根据主题,挑选图案、颜色、质地,每一件重新裁剪、组合。50个设计中只有30个通过,为古着创造出当代的时髦感。店里裙子价格从300元到500元不等,量身订作从1500元到2000元不等。顾客多是专业人士,尤其是律师。
来自澳洲的杰里专科是舞台服装设计,最早从事剧场工作,后转向时尚工作,来新以后把精力投注在古着服饰改型上。

存在风险

深圳截获549吨走私旧衣 部分来自太平间

深圳边防截获549吨来自国外的旧衣服,医学专家称这些“洋垃圾”含有大量病原体,不排除有艾滋病患者穿过
许多深圳市民也许不知道,断码的“进口高档毛衣”或“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近日,深圳查获549吨从国外走私到国内的旧衣物,这是深圳历年来查获走私旧衣服最多的一次。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这批衣服中绝大多数来自国外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收购成本几乎为零,不法分子将它们翻新后,将以每件几十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所幸的是,这批“洋垃圾”在到达福建目的地之前就被查获,没有流入内地市场。
■新快报记者郑雁虹通讯员龙宇翔
走私旧衣堆成山臭味扑鼻
新快报记者前天在深圳大鹏新区土洋码头看到,五颜六色的包装袋垒成了一座大山,足有三层楼高。尽管下着大雨,现场仍能闻到刺鼻的酸臭味。包装袋里是大量旧衣物,多数是秋冬季节的毛衣外套。
“有的毛衣还挺高档的。”深圳边防支队葵涌边防工作站站长刘新林拎起一件衣服说,此次一共查获549吨衣服,是深圳查获走私洋垃圾历史之最,这些衣服中的绝大多数来自外国的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
新快报记者从衣服堆里面拎起一件厚实的外套,在上面发现一所韩国学校的标志,在这件深蓝色校服上还可以清晰看到一个学生的名字。“这些衣服有可能是传染病患者穿过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病菌,真脏。”刘新林一脸嫌弃地说。
疾控中心:旧衣或带艾滋病毒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来源复杂,且“品种”齐全,其中甚至有童装,如果流入市场进行销售,后果不堪设想。
据深圳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科博士魏方介绍,走私旧衣物含有大量致病病原体,“会通过皮肤、口腔等器官进入人体”。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走私旧衣服上带有血渍,很有可能是艾滋病或严重肝病患者穿过的,“身体比较弱的消费者穿在身上,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他还说,走私旧衣物在运输过程中进行了捆绑、包装,里面的化学制剂无法散发,对人体皮肤会有刺激。
旧衣服目的地为福建莆田
在码头现场,工作人员正用一台吊机将这座旧衣物垒砌的“大山”一点点向上提,装上货运车,再将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拖去销毁。“我们已经拖了100多吨,还有400吨衣物,起码还需要10天时间。”一名工作人员介绍。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国外收集这些衣物几乎是零成本。“从国外运来,再以每一吨1000元(在国内)卖出去,金额达到1100万元。”刘新林告诉记者,违法人员利用一艘名为利运达号的船只运送这批旧衣物,以香港作为中转站,运进内地后卖给下家。连这艘用来运货的船也有可能是套牌的,“利运达”几个字可能是后来涂上去的。
目前,深圳边防支队在走私船只上一共抓获了6名犯罪嫌疑人,其中5人(4人为台湾籍,1人为福建籍)因涉嫌走私废物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深圳海关准备起诉他们。新快报记者了解到,6名犯罪嫌疑人只是负责运货,而在福建的收货人收到风声后潜逃,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着手追逃。
据嫌疑人交代,这些旧衣物运进内地后,准备再运往台湾,但刘新林告诉记者,福建莆田才是这批旧衣物的终点站。
每吨走私旧衣可卖出1000元
新快报记者从深圳边防支队了解到,在内地,这些洋垃圾每吨可以卖出1000元,利润不低。不法商家买到旧衣物后进行翻新,再以“超低价格”、“外贸尾货”、“出口转内销”等名义销售,受到部分青少年青睐。深圳近几年查获洋垃圾不止一次,这次为最大单。
据深圳海关负责人介绍,近十年来,深圳打击旧衣物走私,共处理14宗刑事案件、36宗行政案件。“旧衣物来源是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但这位负责人表示,近几年,走私旧衣服的案件有所减少,“所占比例比较低”。
实际上,中国内地每天都产生大量废旧衣物,不法分子为什么不收集内地的废旧衣服进行翻新,而要大费周章走私国外旧衣物呢?对此,刘新林解释说:“他们就是抓住内地部分消费者爱买外贸货、喜欢国外品牌的心理。”
市面出售走私旧衣只占少数
既然有走私旧衣物流入内地,那么它们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
“在深圳龙岗、宝安,特别是布吉、西乡一带的小店里,有些牛仔裤每条才卖15元,谁知道这些货来自哪里。”深圳服装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新快报记者,能让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在内地流通,都是受到利益驱使,但他同时指出,市面上出售走私旧衣的商家和购买旧衣的市民都只是少数,走私旧衣更多出现在工厂聚集区。“一些外来工会买些这类衣服,毕竟款式新颖”。
这位负责人称,据他了解,旧衣物翻新后重新进入市场,更多发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一些市民崇洋媚外的心理比较严重,现在已不存在这种情况”。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十几年前,二手衣服贩子活跃在城市各大居民小区和城中村,如今,二手衣服更多被卖往内地偏远地区,或者售往非洲。
品牌连锁店不会卖问题服装
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负责对生产进行把关的邓先生介绍,一般连锁店和大的服装品牌不会收购来路不明的衣物再翻新销售。“他们有品控部门,而且有自己品牌服装的设计要求。如果在自己销售的服装上做手脚,等于砸了招牌。”邓先生说,消费者需要留心的是那些品牌化不高、非专卖店的个体户。他建议消费者购买外贸服装时向店家提出查看生产证明等。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往往只有一款式,码数也很难凑齐。消费者在购买外贸服装时,可以留心同一款式是否还有其他码数或其他颜色,因为即使商家以断码、清理库存为卖点,也不会出现店里所有服装只有一个码数的极端情况。如果发现出售的衣服只有1件;商标看着旧,主标和洗标卷曲、发黄发旧;关键部位如腋下、肘部、领口等显旧;毛衣有起球情况,那么消费者就要留心了。
闹市街头“买买买” 鲜有消费者对“外贸服装”设防
在深圳市罗湖东门老街、华强北、横岗仓库等购物旺区,每天都有大量追求时尚的年轻男女“买买买”。面对“琳琅满目”的衣服,消费者有没有想过这些衣服的来路?新快报记者昨天在深圳闹市区采访了部分市民,绝大多数受访者对“外贸服装”并不设防。
陈小姐从事外贸出口工作3年,她告诉新快报记者,“一般对出口的产品的要求标准都比较高,特别是出口到发达国家的东西”,因此,虽然她不是从事服装出口销售,但对“外贸服装”还是比较喜欢。逛街时看到自称销售“外贸服装”的小店,都会走进去瞧瞧。她从来没有想过,“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垃圾站。“既然走进去挑选,就不会有这种心理,以为全是断码的或出口转内销的服装。”她说。
而在华强北闲逛的梁女士则说,她曾了解到,惠州曾打击过走私“洋垃圾”,但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认为在市中心不太可能存在走私的旧衣物。
嫌疑人运货“月薪”8500元
这宗深圳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旧衣物走私案,作案过程是怎样的?昨日,新快报记者独家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黄某义和郑某强,与他们进行了对话。
新快报:你知道自己运的是什么东西吗?准备运往哪里?
黄某义:应该是一些旧衣服之类,准备运往福建莆田三江口,去到了以后先在三江口外抛锚,等候“阿强”的指示。等到时机成熟,“阿强”就会通知我们靠港卸货,卸货后运去哪里我就不清楚了。
新快报:这批货物有没有合法手续?
黄某义:只有香港的“袁代理”给我的货物清单。
新快报:除了这次,你还帮“阿强”从香港运送过多少次货物到福建莆田?
黄某义:我大概一共帮“阿强”运送过15次,都是旧衣服、破布之类。
新快报:每次运货你能从中赚多少钱?
郑某强:(介绍这份工作给我的)“老陈”说,卸完货会有人给我(工资),8500元一个月。
“双方船只高度差4米战友跳帮时差点掉进海里”
6月8日晚上风高浪急,回忆起当晚抓捕嫌疑人的情形,深圳边防支队官兵印象深刻。
深圳边防支队公共关系科干事龙宇祥说,当时,执勤快艇以近40节的航速在风浪中穿梭,在航行1小时后,海面突然下起雷雨,快艇在风浪中剧烈颠簸,不时发出高速警报。
到达预定海域后,指挥人员下令开始搜索。在能见度不到1海里的海域上找1艘货船,难度不小。“边防官兵在黑夜中,对航道上20多艘船只进行排查,直到查到第11艘船才找到他们。”龙宇祥说,经过近半小时搜索,边防官兵终于在离指定位置6海里的海域发现了目标船只。
此时,边防官兵不停喊话,示意走私货物的船只停航,“但他们并不理会,继续航行并有掉头开往香港海域的迹象,现场紧张起来。据当时带队的政委陆卫荣介绍,双方对峙了十余分钟。”
刘新林告诉新快报记者,在持续喊话无效后,边防官兵决定强行靠船检查,用自己的小船左右夹击对方。这艘“利运达”号目标船排水量约有1000多吨,而边防支队出动的船只有不足10吨,双方船只吨位悬殊。“我们之间的高度差有4米,官兵们就贴着他们的船,计划利用海浪打上去的时候船间距离缩短,抓住一瞬间的机会,跳上去。”刘新林说。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8级大风中,刘新林发现目标船刚好有一条缆绳垂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凭借自己多年经验,他大吼一声“上”。话音刚落,他脚一蹬,身体一跃,便爬上目标船。“海浪打上来,两船间距小了,我指挥战友们赶紧跳上(目标)船,有一个战友稍微犹豫了一下,慢了一点,差点掉进海里。”刘新林说。
官兵们都登上目标船后,把货物掀开,发现是一些废旧衣服,一股消毒水的刺鼻味道迎面扑来。“估计他们也怕这些废旧物品有病菌、病毒,先进行第一次消毒。”刘新林说,至此“利运达”号才被成功“逼停”。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OgROLTIO2FUPyiTPEopbf1aoUUSwFyinil7C8z_uaCYd1EAfajSRGv0O3VuJA6MlldGLwBqe3cGuRuUFxNRqXOVX6lz7FnzyowcW7VfQFLC

参考资料

敢穿吗?深圳截获549吨走私旧衣 部分来自太平间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现场查获的一件韩国校服。 郑雁虹/摄

■现场查获的一件韩国校服。 郑雁虹/摄

  原标题:垃圾站掏出的衣服走私入境翻新你敢穿吗?

  深圳边防截获549吨来自国外的旧衣服,医学专家称这些“洋垃圾”含有大量病原体,不排除有艾滋病患者穿过

  许多深圳市民也许不知道,断码的“进口高档毛衣”或“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近日,深圳查获549吨从国外走私到国内的旧衣物,这是深圳历年来查获走私旧衣服最多的一次。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这批衣服中绝大多数来自国外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收购成本几乎为零,不法分子将它们翻新后,将以每件几十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所幸的是,这批“洋垃圾”在到达福建目的地之前就被查获,没有流入内地市场。

  ■新快报记者郑雁虹通讯员龙宇翔

  走私旧衣堆成山臭味扑鼻

  新快报记者前天在深圳大鹏新区土洋码头看到,五颜六色的包装袋垒成了一座大山,足有三层楼高。尽管下着大雨,现场仍能闻到刺鼻的酸臭味。包装袋里是大量旧衣物,多数是秋冬季节的毛衣外套。

  “有的毛衣还挺高档的。”深圳边防支队葵涌边防工作站站长刘新林拎起一件衣服说,此次一共查获549吨衣服,是深圳查获走私洋垃圾历史之最,这些衣服中的绝大多数来自外国的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

  新快报记者从衣服堆里面拎起一件厚实的外套,在上面发现一所韩国学校的标志,在这件深蓝色校服上还可以清晰看到一个学生的名字。“这些衣服有可能是传染病患者穿过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病菌,真脏。”刘新林一脸嫌弃地说。

  疾控中心:旧衣或带艾滋病毒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来源复杂,且“品种”齐全,其中甚至有童装,如果流入市场进行销售,后果不堪设想。

  据深圳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科博士魏方介绍,走私旧衣物含有大量致病病原体,“会通过皮肤、口腔等器官进入人体”。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走私旧衣服上带有血渍,很有可能是艾滋病或严重肝病患者穿过的,“身体比较弱的消费者穿在身上,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他还说,走私旧衣物在运输过程中进行了捆绑、包装,里面的化学制剂无法散发,对人体皮肤会有刺激。

  旧衣服目的地为福建莆田

  在码头现场,工作人员正用一台吊机将这座旧衣物垒砌的“大山”一点点向上提,装上货运车,再将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拖去销毁。“我们已经拖了100多吨,还有400吨衣物,起码还需要10天时间。”一名工作人员介绍。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国外收集这些衣物几乎是零成本。“从国外运来,再以每一吨1000元(在国内)卖出去,金额达到1100万元。”刘新林告诉记者,违法人员利用一艘名为利运达号的船只运送这批旧衣物,以香港作为中转站,运进内地后卖给下家。连这艘用来运货的船也有可能是套牌的,“利运达”几个字可能是后来涂上去的。

  目前,深圳边防支队在走私船只上一共抓获了6名犯罪嫌疑人,其中5人(4人为台湾籍,1人为福建籍)因涉嫌走私废物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深圳海关准备起诉他们。新快报记者了解到,6名犯罪嫌疑人只是负责运货,而在福建的收货人收到风声后潜逃,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着手追逃。

  据嫌疑人交代,这些旧衣物运进内地后,准备再运往台湾,但刘新林告诉记者,福建莆田才是这批旧衣物的终点站。

■相关部门用卡车把走私旧衣物拖去销毁。 郑雁虹/摄

■相关部门用卡车把走私旧衣物拖去销毁。 郑雁虹/摄

■边防战士抓捕一名嫌疑人。 通讯员供图

■边防战士抓捕一名嫌疑人。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一台吊车正吊起涉案旧衣物。 郑雁虹/摄

■一台吊车正吊起涉案旧衣物。 郑雁虹/摄

  每吨走私旧衣可卖出1000元

  新快报记者从深圳边防支队了解到,在内地,这些洋垃圾每吨可以卖出1000元,利润不低。不法商家买到旧衣物后进行翻新,再以“超低价格”、“外贸尾货”、“出口转内销”等名义销售,受到部分青少年青睐。深圳近几年查获洋垃圾不止一次,这次为最大单。

  据深圳海关负责人介绍,近十年来,深圳打击旧衣物走私,共处理14宗刑事案件、36宗行政案件。“旧衣物来源是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但这位负责人表示,近几年,走私旧衣服的案件有所减少,“所占比例比较低”。

  实际上,中国内地每天都产生大量废旧衣物,不法分子为什么不收集内地的废旧衣服进行翻新,而要大费周章走私国外旧衣物呢?对此,刘新林解释说:“他们就是抓住内地部分消费者爱买外贸货、喜欢国外品牌的心理。”

  市面出售走私旧衣只占少数

  既然有走私旧衣物流入内地,那么它们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

  “在深圳龙岗、宝安,特别是布吉、西乡一带的小店里,有些牛仔裤每条才卖15元,谁知道这些货来自哪里。”深圳服装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新快报记者,能让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在内地流通,都是受到利益驱使,但他同时指出,市面上出售走私旧衣的商家和购买旧衣的市民都只是少数,走私旧衣更多出现在工厂聚集区。“一些外来工会买些这类衣服,毕竟款式新颖”。

  这位负责人称,据他了解,旧衣物翻新后重新进入市场,更多发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一些市民崇洋媚外的心理比较严重,现在已不存在这种情况”。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十几年前,二手衣服贩子活跃在城市各大居民小区和城中村,如今,二手衣服更多被卖往内地偏远地区,或者售往非洲。

  品牌连锁店不会卖问题服装

  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负责对生产进行把关的邓先生介绍,一般连锁店和大的服装品牌不会收购来路不明的衣物再翻新销售。“他们有品控部门,而且有自己品牌服装的设计要求。如果在自己销售的服装上做手脚,等于砸了招牌。”邓先生说,消费者需要留心的是那些品牌化不高、非专卖店的个体户。他建议消费者购买外贸服装时向店家提出查看生产证明等。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往往只有一款式,码数也很难凑齐。消费者在购买外贸服装时,可以留心同一款式是否还有其他码数或其他颜色,因为即使商家以断码、清理库存为卖点,也不会出现店里所有服装只有一个码数的极端情况。如果发现出售的衣服只有1件;商标看着旧,主标和洗标卷曲、发黄发旧;关键部位如腋下、肘部、领口等显旧;毛衣有起球情况,那么消费者就要留心了。

  闹市街头“买买买” 鲜有消费者对“外贸服装”设防

  在深圳市罗湖东门老街、华强北、横岗仓库等购物旺区,每天都有大量追求时尚的年轻男女“买买买”。面对“琳琅满目”的衣服,消费者有没有想过这些衣服的来路?新快报记者昨天在深圳闹市区采访了部分市民,绝大多数受访者对“外贸服装”并不设防。

  陈小姐从事外贸出口工作3年,她告诉新快报记者,“一般对出口的产品的要求标准都比较高,特别是出口到发达国家的东西”,因此,虽然她不是从事服装出口销售,但对“外贸服装”还是比较喜欢。逛街时看到自称销售“外贸服装”的小店,都会走进去瞧瞧。她从来没有想过,“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垃圾站。“既然走进去挑选,就不会有这种心理,以为全是断码的或出口转内销的服装。”她说。

  而在华强北闲逛的梁女士则说,她曾了解到,惠州曾打击过走私“洋垃圾”,但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认为在市中心不太可能存在走私的旧衣物。

  嫌疑人运货“月薪”8500元

  这宗深圳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旧衣物走私案,作案过程是怎样的?昨日,新快报记者独家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黄某义和郑某强,与他们进行了对话。

  新快报:你知道自己运的是什么东西吗?准备运往哪里?

  黄某义:应该是一些旧衣服之类,准备运往福建莆田三江口,去到了以后先在三江口外抛锚,等候“阿强”的指示。等到时机成熟,“阿强”就会通知我们靠港卸货,卸货后运去哪里我就不清楚了。

  新快报:这批货物有没有合法手续?

  黄某义:只有香港的“袁代理”给我的货物清单。

  新快报:除了这次,你还帮“阿强”从香港运送过多少次货物到福建莆田?

  黄某义:我大概一共帮“阿强”运送过15次,都是旧衣服、破布之类。

  新快报:每次运货你能从中赚多少钱?

  郑某强:(介绍这份工作给我的)“老陈”说,卸完货会有人给我(工资),8500元一个月。

  “双方船只高度差4米战友跳帮时差点掉进海里”

  6月8日晚上风高浪急,回忆起当晚抓捕嫌疑人的情形,深圳边防支队官兵印象深刻。

  深圳边防支队公共关系科干事龙宇祥说,当时,执勤快艇以近40节的航速在风浪中穿梭,在航行1小时后,海面突然下起雷雨,快艇在风浪中剧烈颠簸,不时发出高速警报。

  到达预定海域后,指挥人员下令开始搜索。在能见度不到1海里的海域上找1艘货船,难度不小。“边防官兵在黑夜中,对航道上20多艘船只进行排查,直到查到第11艘船才找到他们。”龙宇祥说,经过近半小时搜索,边防官兵终于在离指定位置6海里的海域发现了目标船只。

  此时,边防官兵不停喊话,示意走私货物的船只停航,“但他们并不理会,继续航行并有掉头开往香港海域的迹象,现场紧张起来。据当时带队的政委陆卫荣介绍,双方对峙了十余分钟。”

  刘新林告诉新快报记者,在持续喊话无效后,边防官兵决定强行靠船检查,用自己的小船左右夹击对方。这艘“利运达”号目标船排水量约有1000多吨,而边防支队出动的船只有不足10吨,双方船只吨位悬殊。“我们之间的高度差有4米,官兵们就贴着他们的船,计划利用海浪打上去的时候船间距离缩短,抓住一瞬间的机会,跳上去。”刘新林说。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8级大风中,刘新林发现目标船刚好有一条缆绳垂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凭借自己多年经验,他大吼一声“上”。话音刚落,他脚一蹬,身体一跃,便爬上目标船。“海浪打上来,两船间距小了,我指挥战友们赶紧跳上(目标)船,有一个战友稍微犹豫了一下,慢了一点,差点掉进海里。”刘新林说。

  官兵们都登上目标船后,把货物掀开,发现是一些废旧衣服,一股消毒水的刺鼻味道迎面扑来。“估计他们也怕这些废旧物品有病菌、病毒,先进行第一次消毒。”刘新林说,至此“利运达”号才被成功“逼停”。

http://www.legaldaily.com.cn/locality/content/2016-08/12/content_6759360.htm

創作者介紹

alanntu111的部落格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