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忘了「八爪魚精神」

中美劍拔弩張讓很多廠商既不能無視川普高喊的「美國優先」,又不能立刻從「中國撤退」,這種被動而且無奈的進退失據,一下子讓台灣很多企業如墜五里霧中,不知所措。這一期《經濟學人》就寫了一篇文章分析〈中西方之間的供應鏈會不會分道揚鑣?〉9月28日,我在台中TBW(Taichung Bike Week)不經意撇見1張主辦單位的海報,上面用大字寫著Overcome Trade War(克服貿易戰),在海報上畫的台灣下方還有一排小字Complete Bikes Assembly Shipment from Taiwan(完全從台灣組裝出口),明顯透露出台灣自行車產業的集體焦慮。

 

這讓我感受良多,我清楚記得2011年我們剛剛在杭州募完電動車產業基金時,我曾經專程前往崑山向Giant請益,當時的台灣自行車王國風頭正茂,不但是台灣的驕傲,而且在大陸二輪市場沒有人不翹著大拇指佩服的,沒想到轉眼間會從最高峰量縮近4成,市值更跌破了3成。

要問台灣的驕傲為何會陷入如此重度衰退?《商業周刊》認為是因為過去3年,它們遭遇了3股颶風的襲擊。除了劍拔弩張的中美貿易戰,它們還遇見2017年德國Bosch橫空搶走從歐洲開始爆發的E-Bike商機以及共享單車的橫空出世。不過我個人覺得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在高峰的時候預作轉型準備,趁大陸的電動自行車野蠻成長之際占據高地,更沒有利用得之不易的品牌效應做好出行產業的布局,才會感覺好比大家一起圍著桌子吃飯,只不過起身離席轉了一圈回來,卻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座位,反倒擠進了諸如哈囉單車、小牛電動這些陌生臉孔。

 

我相信台灣的自行車產業不會是唯一一個感到焦慮的產業群落,台灣大部分的產業現在都有著轉型的茫然,但是隨著互聯網移動時代的到來,台灣的產業模式確實陷入了一種集體啞火的狀態。這讓我想起如今市值僅次於BAT的美團,它的投資人徐新曾說過的一段話,她說市場上始終有對美團戰線拉得太長而且不夠專注的質疑聲音。她認為這些批評不懂現代產業的節奏,她同意做傳統製造行業一定要很專注,但是做互聯網要像八爪魚,爪伸得到處都是,過度專注的會越來越不靈。她接著解釋,傳統行業要專注,是為了擴大規模,降低單個用戶成本;而互聯網時代,經濟規律變了,用戶數越大,每個用戶的價值也就越大,還能形成網絡效應。你要把邊際打開,每個用戶價值體現在多業務上,只要你管理得好,選對賽道,這些網絡效應就會持續擴大。

事實上,我們明顯看到,這個世界不同領域之間正在相互滲透,做平台的想要做出行,做共享的已經開始合作,做四輪的也開始布局切入二輪…,跨界與融合時刻上演。產業鏈上的各環節都將迎來更緊迫的時間窗口,而誰都不願意等。正如Facebook創辦人Zuckerberg所說,一個變化如此快的世界裡,你最大的風險就是不冒風險,或許我們會抱怨台灣市場太小難以施展或別人太快追趕不及,但其實我們最該改變的是我們自己的心態,緬懷過往的成功只會讓你與下個新世代繼續脫節。

就拿我一直在鼓吹的,我認為台灣最有機會的出行產業來說,台灣自行車產業根本就不該缺席,早在2016年Tesla還苦苦撐著它的電動車大夢時,台灣供應鏈就是Elon Musk最大的助力了,就算在各行各業都在瘋跨界造車的今天,台灣電動車供應鏈仍然是各方爭取的主要對象,但即使大家都知道自行車電動化勢不可擋,大家更心知肚明電動自行車早晚會和互聯網、AI等科技連結,我們也看見大陸滴滴、美團、小米以及美國Uber、東南亞Grab、印度Ola都在想方設法切入二輪出行,連美國Bird、Lime都輕易成為獨角獸,而各種數據更是兵家必爭,想得大勢者勢在必得的珍寶,但為什麼迄今不見台灣自行車業者積極參與其中?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專注蒙蔽了我們的雙眼,更忘記了我們也曾經擁有的八爪魚精神。

(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註:

美團網 ,是2010年3月4日成立的團購網站。美團網有著“吃喝玩樂全都有”和“美團一次美一次”的服務宣傳宗旨。
2014年美團全年交易額突破460億元,較去年增長180%以上,市場份額佔比超過60%,比2013年的53%增長了7個百分點。
2018年6月22日,美團點評正式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 6月25日,招股書在港交所官網披露。美團此次赴港上市的聯席保薦人為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清一色的國際外資大行。 2018年9月20日,美團點評登陸港交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anntu111 的頭像
alanntu111

alanntu111的部落格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