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哪招?川普既說經濟好,為何又逼聯準會降息? 2019-08-23作者: 左青

美國總統川普執政以來,不斷誇耀美國經濟成長強勁,同時也不斷批判Fed(聯準會)的縮表升息,嚇得聯準會宣示停止縮表並決定降息。華爾街在新一輪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期待下創新高,既說經濟大好又要逼聯準會降息,這是哪招?

美元通膨危機恐讓全球埋單

不過,美國2018年的國債已攀升到21兆9741億美元,年增1兆4813億美元,雖然GDP大增1兆美元,但債務增加1.48兆美元原來經濟轉強是靠寅吃卯糧的債務推手。

2008年次貸危機引發金融海嘯,美國身處風暴中心,10年來GDP增長39%,比風暴尾端的台灣還多4個百分點,以美國這種高度成熟的經濟體,這樣的成長數據的確很厲害。

但2008年至今,美國政府持續擴大發債挹注經濟,除了2017年以外,每年債務增加的金額都超過GDP的增長,美國的經濟好像1輛正在爬坡卻馬力不足的汽車,必須花錢雇用很多人推車,才不會倒退嚕。債務不膨脹,經濟就可能萎縮,有點打腫臉充胖子的嫌疑。而且美國聯準會瘋狂擴表印鈔吹起金融泡沫,讓全民得背負更多公共債務,來解決華爾街的超級富豪們捅出來的樓子,劫貧濟富的掠奪手段引發民怨,群眾憤怒到一度占領了華爾街。

借錢花錢就像吃嗎啡一樣快活,2007年美國政府債務約為GDP的64%,2012年突破100%,到2018年已高達107%而且還持續上升中。為避免利息負擔太沉重,他們採取典型的金融壓抑手段來壓低利率,川普老兄拿槍逼聯準會降息,雖然難看也算不得已。但是債務不能堆上天,遲早得解決,最好來一場大通膨,只要物價上漲超過利率,政府的稅收就可以跟著物價上升,債務的實質負擔也會相對減輕。

全世界國債問題最扯的日本,就拚命刺激通膨,不過房地產泡沫大崩潰後,人口變少又變老,通縮比通膨嚴重;還好日本債主是本國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用負利率一點一滴地減輕債務負擔也算一招。

 

但外國人持有超過6兆美元美國國債,美元又是維持美國老大哥地位的必要條件,採行負利率對美元的霸權地位風險很高掀起美元的通膨還是比較安全的選擇;不過美元是全球交易貨幣,各國又不長進地競貶,美元通膨就是世界通膨

加碼黃金、能源ETF避險

然而,過度壓低美元購買力,可能引發各國減少美元儲備,讓其他貨幣有機可乘,這可不行,必須想辦法讓世界各國在大通膨中含淚增持美元。1971年曾有類似案例,當時美國債務和通膨壓力極大,尼克森總統和現在的川普一樣,指責盟友對美國的順差是占便宜,開始課徵10%進口特別稅,並且撕毀當年《布里頓森林協議》中35美元換1盎司黃金的承諾,史稱「尼克森震撼」。

這個動作導致美元地位岌岌可危,不知是天意還是刻意,1973年發生中東贖罪日戰爭,石油禁運導致油價狂飆,在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和沙烏地阿拉伯皇室的牽頭下,美國當產油國保鑣,條件是只收美元買石油,當時的油價從每桶3.56美元,漲到1980年兩伊戰爭的每桶39.5美元,各國被迫用超過10倍的出口,交換10倍的美元,來買10倍貴的石油「戰爭加石油美元」的手段,成功讓全世界乖乖替美國的債務埋單。

2012年美國債務超越GDP,同年美國亞太再平衡的戰略正式開跑,南海開始緊繃,然而加上美國頁岩油產量大增,電動車來勢洶洶,替代能源又日漸發達,緊張沒有推升通膨。如今,美國在全球石油蘊藏量第一的委內瑞拉掀起的政變尚未平息,川普在撕毀伊朗的核協議後,不斷步步進逼荷姆茲海峽。假如歷史再度重演,又適時爆發一場讓全球替債務埋單的戰爭,我們準備好了嗎?

從個人的角度思考,作為通膨避險的黃金ETF(指數股票型基金)以及能源ETF可以加碼;從國家的角度看潛在危機,台灣政府的債務雖不高,仍應做好提高債務上限的準備,以免危機來時無法應變。此外,當風暴來襲時,首當其衝的就是槓桿過高的企業或金融業,政府應對他們有計畫地去槓桿,尤其高達GDP 150%,又大多數資產投資海外的「保險炸彈」,如果不提早拆除,就真的令人擔憂。

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1950

===

美國國債美國聯邦政府美國國庫券持有者的金額。國債是政府欠債權人的債務,不論該債權人是國民或外國人。而外債則是所有國內機構,包括公營和私營,欠外國債權人的債務。在美國,美國外債大部分是政府欠外國債權人,美國財政部轄下美國公債局負責按日計算政府欠債額度。當美國政府有盈餘,它可透過贖回債券以降低債務,同時停發新債券;也可在債券未到期時在公開市場回購債券。

===

美國債務爆表恐引發危機 川普仍不滿足 2018-02-12

美國債務黑洞越滾越大,減稅和新預算案已使得赤字不斷飆升但是川普仍不滿足,還打算砸錢大興土木。專家警告,過度揮霍可能會引發經濟衰退,點燃下一場金融危機。

CNBC、AFR、路透社報導,美國9日通過新預算案,未來兩年開支將增加3,200億美元,估計十年下來,該預算案將讓美國債務增加1.7兆美元。在此之前,減稅已使得赤字大增1.5兆美元;川普還有意再砸1.5兆美元興建基礎設施。儘管這些措施短期內會帶動成長,但是浮濫花費可能導致通膨飆升。

Capital Economics估計,光是減稅和新預算案就可能讓美國赤字佔GDP比重,從當前的3.4%、2018年底升至5%以上,債務比重將改寫非經濟衰退的和平時期新高。Capital Economics警告,國會揮霍成性,有如種下金融危機的種子,將在衰退來襲時帶來風險。

 

美國債務爆表,就像海中飄散著血腥味,將吸引鯊魚現身,不少人預測「債市義勇軍」(bond vigilantes),將重現江湖。債市義勇軍是指投資人憂慮通膨風險和預算赤字大增,開始出售債券,帶動殖利率走高,迫使政府恢復財政紀律。

創造債市義勇軍一詞的Ed Yardeni警告,之前美國聯準會(FED)把短期利率降至零,並大舉購債壓低殖利率,債市義勇軍被打入大牢。如今FED緩慢升息、並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義勇軍擺脫央行枷鎖,有能力大展身手,拉高殖利率。

債市義勇軍曾在柯林頓時期掀起風暴,1993~1994年間,美國10年公債殖利率從5.3%飆至8%,引爆「債市大屠殺」,迫使柯林頓政府縮減開支,重回預算平衡。

「舉債之王」(king of debt)川普當家,美國果然債務激增,本財年舉債額逼近1兆美元。投資人憂慮美國債務大增、通膨升溫,債市出現慘烈賣壓,股市跟跌,也讓人憂慮美國可能會在2019年陷入衰退。

CNBC、華盛頓郵報之前報導,美國財政部1月31日低調宣布,本財年將借貸9,550億美元,金額創下六年新高。和前一財年的5,190億美元相比,大增84%。接下來兩個財年的舉債額,估計將增至每年1兆美元。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稱,美國債務攀升,原因是減稅導致稅收驟降。

華府一直認為美債是安全資產,全球需求熱絡,美國當局能不斷印債,無須擔憂乏人問津。但是市場需求也許有其上限,萬一通膨真的提高,投資人也許會棄債轉股。Davis Capital Investment Ideas主管Peter Davis說,美國財政政策失控,他有些華爾街客戶開始討論,2019年美國也許會陷入衰退。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8/post/201802120053/%E7%BE%8E%E5%9C%8B%E5%82%B5%E5%8B%99%E7%88%86%E8%A1%A8%E6%81%90%E5%BC%95%E7%99%BC%E5%8D%B1%E6%A9%9F%E3%80%80%E5%B7%9D%E6%99%AE%E4%BB%8D%E4%B8%8D%E6%BB%BF%E8%B6%B3

====

【財經話題】美國債務危機已無回頭路    

文/金谷道 更新: 2016-08-23

根據美國財政部資料,以中國、日本、法國、巴西和哥倫比亞為首的外國央行在今年上半出售了1,920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公債,較去年同期的830億美元暴增逾130%,創下1987年以來新高紀錄

由於美國公債向來被視為最安全的金融資產,各國央行賣出美債的大動作已引起市場關注,主流媒體分析除了獲利了結的理由外,也與維護該國跌跌不休的貨幣或支撐國內股、債價格有關。

財政部的資料還顯示,8月1日公眾持有(Debt Held by the Public)的美國公債金額為13.96萬億美元,較奧巴馬宣誓就職總統的2009年1月20日的6.3萬億美元,大幅增長7.7萬億美元,或暴增122%;聯邦政府內部持有(Intragovernmental Holdings)的部位為5.39萬億美元,發行的公債合計高達19.35萬億美元。

美國國債19.35萬億美元的規模到底有多大?它大約超過了中國、日本和德國這三大經濟體一年的GDP總額;以美國3.23億人口換算,人均背負的國債金額約60,000美元。

如此龐大的國債金額對美國長期經濟將造成兩個深遠的影響。首先,美國公債殖利率最好只跌不漲因為利率每上漲1%,意味著美國政府一年將額外支付1,935億美元的利息,換言之,美聯儲的任何升息舉措將讓美國政府更無力「以債養債」,誠如許多專家所斷言:美國債務規模已逾越了「沒有回頭路」的臨界點。

第二個深遠的影響是當下一次金融危機來臨時,美國政府將無法端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牛肉,只能依靠貨幣政策獨撐大局,經濟將更難擺脫低增長或停滯的泥淖,有鑑於2009年至今創下近代史上最疲弱的危機後經濟復甦,下一次危機之後的復甦恐怕比這次更差。

美國國債泡沫能如此吹大的原因在於全球投資人對於美元和美國經濟長期發展的「信心」,以及美元作為全球金融和實體交易的計價單位,讓美國政府自1971年停止採用「金本位」制度後得以幾乎毫無限制地發債導致從一個堂堂債權國家淪為全球最大的超級債務國

此一持有美元的「信心」在去年達到高峰,美元指數由2011年的73附近飆升到100以上,漲幅逾36%,該指數今年僅回跌約4%,凸顯儘管美國國債高到令人擔心,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的展望更差。

現在,全球金融市場仍然「歌舞昇平」,美股近期持續創下歷史新高,主流媒體續唱牛市曲調,但外國央行上半年創紀錄的賣出美國公債或透露出弦外之音:全球經濟動盪或將加劇,美國恐怕難置身事外,美元和美國經濟恐將不再全球獨強。

無獨有偶,越來越多的專家對全球金融市場感到憂心,金融巨鱷索羅斯、債券天王格羅斯、新債王岡拉克和商品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都不約而同地發表了對後市悲觀的論調。更有甚者,早在2011年就不斷看壞美股的「末日博士」麥嘉華近期更預言美股將崩跌50%,似乎看準了美國債務等危機一旦爆發將難以收拾的下場,因而持續對美股唱著「總有一天等到你」的末日喪曲。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23/n8227580.htm

自二次戰後以來,美國經濟每次衰退之前,殖利率都會有倒置的情況,即是短期公債殖利率高於長期公債。殖利率曲線是由美國各期公債殖利率所形成的曲線,是市場用以判斷經濟情勢指標,由過往經驗來看,是預測衰退與否最準確的指標之一。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