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盜匪統治世界(一):整個世界都是我的洗錢機器
......................(二):金手指為何是〇〇七的死對頭
......................(三):發明境外洗錢的英國銀行家 
......................(四):政客成了銀行的好朋友

鏡週刊

革命後的烏克蘭,在被推翻的亞努柯維奇總統官邸發現的填充獅子。這座官邸面積340英畝,除了主樓外還包括會客廳、停車場、溫泉游泳池、會議廳、動物園、高球場、一座興建中的舞廳,以及停泊於聶伯河畔的一艘帆船。(東方IC)

革命後的烏克蘭,在被推翻的亞努柯維奇總統官邸發現的填充獅子。這座官邸面積340英畝,除了主樓外還包括會客廳、停車場、溫泉游泳池、會議廳、動物園、高球場、一座興建中的舞廳,以及停泊於聶伯河畔的一艘帆船。(東方IC)

貪汙的菁英、逃漏稅的富商、非法的金融網絡,如今大家似都已經見怪不怪。英國《衛報》專欄作家奧利佛.布洛(Oliver Bullough)在九月份的新書《金錢國度》裡,探討了跟我們一般人活在不同世界裡的寡頭富豪階級。他們利用離岸金融業務,創造了一個虛擬的金錢國度。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是定律?

我們讀過不少歷史上的黑暗時代,大多數的人們飽受奴役和不公平的對待。如今,世界總算越來越進步平等了?從財富累積的情況而言,恐怕未必。

根據英國樂施會(Oxfam)報告,全世界最富有的前62位富人,擁有的財富是全世界排在後段的50%人口財富總和。到今年,數字又更加險峻,全世界前42名富豪的財產,和35億人的總和相當。

這種財富集中,貧富懸殊日益不公的現象,也成了經濟不安、社會動盪的根源,同時也更坐實了「權貴階級總是有辦法」的既成印象。而大家所熟知的所謂「辦法」,其中一個是利用境外公司(offshore company)節省巨額稅款,藏富於海外。(offshore 【美】國外的;在國外而不受稅法限制的 )

倫敦的「竊國之旅」

英國調查記者奧利佛.布洛最近的一個新角色,是擔任倫敦「竊國者之旅」(Kleptocracy Tours,klepto-小偷,-cracy治理、政府)的導遊。他坐在露天觀光巴士上,向遊客們介紹各個景點:俄國富商在北倫敦的複合式豪宅、中東王公貴族在伊頓花園廣場附近華廈、還有非洲、拉美、亞洲貪官污吏們預訂上億英鎊的頂級公寓,榨取自全世界的民脂民膏,集合在倫敦寸土寸金的肯辛頓或是貝爾格拉維亞。

而他在九月份的新書《金錢國度》(Moneyland:Why Thieves and Crooks Now Rule the World and How to Take It Back),則可說是他導覽竊國者之旅的全球版。《衛報》最近在網路上刊出了部分的書摘。

英國作家奧利佛布洛的《金錢國度》(Moneyland)是追查政商富豪海外帳戶的調查報告。(網路截圖/Facebook)
英國作家奧利佛布洛的《金錢國度》(Moneyland)是追查政商富豪海外帳戶的調查報告。(網路截圖/Facebook)

竊國者的平行世界

過去三十年來,布洛追查了全球的政商菁英階級如何在搬移他們搜刮的巨額財富,透過海外的空殼公司,由一群最高薪的律師和最高薪的會計師們幫忙妥善置產投資。根據估算,用這個手法流出的資金累積已達二十兆美元。

布洛把這個「竊國者階級」組成的,但實質上不存在的國家稱之為「金錢國度」(Moneyland),它是「馬爾他的護照、英國的誹謗法、美國的隱私法、巴拿馬的空殼公司、澤西島的信託、列支敦士登的基金」的綜合體,一個可以隨時變形的想像國度,目的是把他們見不得光的財富,匿藏在納稅的選民和收稅的官員目光所能及之外。

布洛在他一路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他發現隱匿在倫敦繁榮表象底下的平行世界:「我早上買咖啡的那棟房子是巴哈馬的。我理髮的地方是直布羅陀的公司。我到地鐵站搭車經過的大樓則屬於曼島」。在他看來,如今西方民主體制下,一個由律師、會計師、投資專家組成的、尋求自利的「服務業」,已把世界變成了洗錢的大舞台。

他書中最明白的例子是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被推翻後如今流亡俄羅斯,他在革命前的豪華總統官邸,如今成了帶有怪誕氣息的觀光景點。黃金雕飾的總統官邸大門內,院子裡頭如今堆滿雜亂物品:畢卡索的花瓶、十四世紀的骨董雕像、和來自俄羅斯的藝術精品。他逃亡之前試圖丟入港口裡的文件,被示威者打撈之後晾乾,其內容猶如如何搞政治詐財的致富指南。理論上,身為國家公務員,亞努柯維奇的月薪從不曾超過兩千美元。但據說在2014年時,亞努柯維奇和他45名部屬擁有佔了烏克蘭整個經濟體一半的資產。

在布洛的書裡面,形容亞努柯維奇貪腐的複雜程度「令人頭暈目眩,如繽亂複雜以致難以理解的數學題」,在他2010年到2014年的總統任職期間「他的開採煤礦公司登記於加勒比」,「製藥廠來自賽普勒斯」,「非法的軍火交易可追溯至蘇格蘭」,「販售仿冒精品的市場則在法律上歸塞席爾」。

金錢無國界 但法律有國界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遁入這個在所有主權國家底下新的世界,這裡國界消失了。他們搬移自己以及自己的財富到任何他們想去的地方,挑選搭配他們想要遵守的國家法律。
--奧利佛.布洛,《金錢國度》

在這本書中,布洛詳述自己在非實體的「金錢國度」的遊歷見聞。滾滾而來的黑錢,從出產的源頭(俄羅斯、中國、沙烏地阿拉伯、安哥拉、阿富汗),到流程處裡的中繼站(澤西島、尼維斯、內華達),到它們湧泉般重見天日的目的地(紐約、摩納哥、倫敦、日內瓦),到處可見烏克蘭模式「竊國者政府」的影子。布洛也從歷史的角度,對這套五鬼搬運大法的創生和演進,做出了一番考察。他提到了二戰結束後布列敦森林協議揭櫫的崇高理念,隨著六零年代銀行家推銷「歐洲美元」而凋零破滅,以及我們何以淪至今日「金錢無國界、但法律有國界」的處境。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922intmoneylandone/

當盜匪統治世界(二):金手指為何是〇〇七的死對頭

在提到納粹一次大戰之後的迅速崛起,許多分析家都會提到一戰後政治和經濟的動盪。這時期和我們現在相仿,也出現了財富大量集中的現象。

國與國之間金錢流動幾無限制,造成貨幣不穩和經濟崩潰。民生的動盪助長了激進思想,國際間則引發了貿易大戰,各國競相貶值貨幣、祭出報復性關稅,最終引爆了慘烈且影響深遠的二次世界大戰。

二次大戰之後,同盟國有意防止同樣悲劇再次發生,也因此有了一九四四年的布列敦森林會議,為全球金融體系重新制訂框架。

 

英國央行的史密瑟上校跟詹姆士龐德說:「黃金和黃金所支持的美元是國際信貸體系的基礎。」
007系列電影《金手指》
 

 

布洛在《金錢國度》這本書裡,用007電影《金手指》做引喻,闡述有錢人如何利用國際金融的漏洞,打造專屬富人的平行世界。

電影裡的大壞蛋金手指(Auric Goldfinger)專做的是走私黃金的勾當。在007的故事裡,英國每個金條價格都是1000英鎊,這是根據每盎司黃金為35美元的標準,但是在珠寶金飾需求較高的印度,等重量的黃金價格卻高出七成。而金手指狡猾的伎倆,就是在英國各地設立當鋪收購一般老百姓的黃金,然後鎔鑄偽裝成勞斯萊斯汽車的鋼板,偷天換日運到瑞士,再重新加工處理送到印度去。這麼一來,金手指破壞了英國的貨幣和經濟,他把獲利拿去支助共產政權和其他壞蛋,同時自己還不動聲色成了英國的首富,「有價值五百萬英鎊的金條存在巴哈馬銀行的金庫裡」。

布洛說,不過,從現代標準來看,金手指犯的大概算不上什麼滔天大罪。我們看現在一些「國際大鱷」利用市場價差套利,遊走世界各國狙擊獵物,不是稀鬆平常的事嗎?

 

他用人們願意接受的價格收買黃金,然後再買到另一個市場,那裡的人們願意用更高的價格買下。錢是他的。黃金也是他的。這有甚麼問題?他幫助商務貿易的運轉,有效分配資本到最好的用途上,不是嗎?
奧利佛.布洛,《金錢國度》
 

 

布列敦森林體系

007電影裡,倫敦的金條為什麼固定都是1000英鎊?它和遠在美國新罕布夏的布列敦森林有關。

法西斯主義的崛起和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關鍵因素源於一戰之後經濟動盪與貨幣崩潰。資本的擁有者可以隨心所欲搬動資金以追求最大利益,同時間卻破壞了貨幣和經濟的穩定。儘管國家的經濟破敗,富者累積的資本卻越來越集中。而各國競相貶值貨幣、高豎關稅壁壘,引爆貿易戰,終致慘烈的二次大戰。

因此,為了避免慘事重演,1944年的布列敦森林會議,同盟國對如何阻止不受管控的資金流動進行了談判。他們期待這個框架協議可以避免各國政府以貿易為武器,對鄰國欺凌壓榨,並建立一個保障和平與繁榮的穩定體系。

於是,一個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體系誕生。各國貨幣和美元掛勾,美元則和黃金掛勾,每一盎司的黃金定價為35美元。美國政府承諾要提供足夠的美元資金支持國際貿易,並維持足夠的黃金儲量來保證美元的價值。

為了避免投機者對固定貨幣的攻擊,跨境的資金流通受到了嚴格的管制。或筆轉移海外僅限於長期投資,而不得對貨幣或債券做短期的投機性投資

檢視相片
 
美國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為全球二十多個國家保存黃金。以2012年計,總計儲存了約530,000黃金條塊,重量達6,700噸。(東方IC)

布洛認為,「金手指」的罪惡之處,在於他違反了布列敦森林協議的精神。在布列敦森林體系之下,這黃金不只是屬於金手指,同時也屬於用這些黃金來發行貨幣的英國政府。

這個體系之下,貨幣的持有者並不是唯一對這筆錢有權力主張的人,制定並且保證貨幣價值的政府對於這筆錢同樣有置喙的餘地。這些政府為了保障其他人的利益,而限制了金錢擁有人的權利。為了避免重演經濟大蕭條和二戰的災難,在討論國際貿易時必須把社會的權利置於資金持有人的權利之上。

那麼,如今布列敦森林協議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會讓資金的流動變得如此便利?為什麼今天只要哪裡有機會,哪裡就有投資者殺進殺出,鎖定目標狙擊國際股市匯市?

https://tw.news.yahoo.com/%E7%95%B6%E7%9B%9C%E5%8C%AA%E7%B5%B1%E6%B2%BB%E4%B8%96%E7%95%8C-%E4%BA%8C-%E9%87%91%E6%89%8B%E6%8C%87%E7%82%BA%E4%BD%95%E6%98%AF-%E4%B8%83%E7%9A%84%E6%AD%BB%E5%B0%8D%E9%A0%AD-221938097.html

當盜匪統治世界(三):發明境外洗錢的英國銀行家

英國銀行家瓦伯格(Siegmund Warburg,1902-1982)。(網路截圖/wiki)

英國銀行家瓦伯格(Siegmund Warburg,1902-1982)。(網路截圖/wiki)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情況,並非邏輯的必然。至少,按照布洛的說法,在二次大戰後的幾年內,世界經濟和財富發展的趨勢曾經和今天相反:窮人變得越來越富,貧富差距在縮小,世界越來越公平。而這美好理想終歸失敗,竟然起因於一位倫敦的銀行家。

 

美國球員兼裁判 歐洲銀行業眼紅

按照布洛的看法,布列敦森林體系本來就存在本質上的一些缺漏。其中一個問題就是美國球員兼裁判,難以讓外國政府信服它對於公正國際貨幣的承諾。例如二戰後美國曾扣留的南斯拉夫銀行原本來存入美國的黃金儲備當時包括蘇聯與東歐集團因此多把自己的美元資金存在歐洲的銀行,而非美國的銀行。

這對英國的銀行而言是有利可圖的生意。這個被稱之為「歐洲美元」(eurodollar)的市場,不會像美國一樣,對美元貸款利率有一定的限制。

      不過,當時大型的債券交易仍是在紐約進行,即使實際上借貸資金的多半是來自歐洲的公司,等於說讓美國銀行賺走了大筆的佣金。

歐洲的銀行業對此憤憤不平,其中最不滿意的是瓦伯格(Siegmund Warburg)。在1962年,他從世界銀行的朋友口中得知,在美國境外有三十億美元,未曾被好好利用。瓦伯格在二戰前曾經在德國經營銀行,他還記得如何用外幣進行債券交易。為什麼現在不行

「歐洲債券」的生意經

在這之前,公司要借貸美元就只能在美國的銀行瓦伯格知道這三十億美元大部分是存放在瑞士。這筆閒置在瑞士的錢如果可以打包提供借貸,他的金融業務就大有可為。他認為自己有辦法說服那些付錢請瑞士保管這些錢的人買他的債券來賺點收入,同時再說服歐洲的公司來跟他借這些錢,免去付給美國銀行的高額手續費用。

瓦伯格利用「歐洲美元」構想的這個新債券,被稱為「歐洲債券」(eurobond,雖然字面上是euro,但它與歐元沒有關係,甚至在地理也不一定和歐洲有關)。而主導「歐洲債券」的則是蘇格蘭的銀行家佛萊澤(Ian Fraser)。對於各國防止熱錢跨境流動的法規和稅則,他構想出了一套規避的策略。

比如說,如果在英國發行債券,他們必須繳納4%的稅金,於是佛萊澤把發行債券的地點設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如果利息在英國支付,又必須付另外一個稅,於是他把支付利息的地點安排在盧森堡。儘管這個債券不是在英國發行或贖回,但是佛萊澤卻有辦法說服英國證交所讓它上市,它還想辦法和法國、荷蘭、瑞典、丹麥和英國等國的央行疏通。最後,他們找了義大利高速公路公司(Autostrade)來掛名債券的借款人——實際上借款的應該是義大利國有的控股公司IRI——逃避了預先從收益來源扣除的稅款。

 
芝加哥證交所結束年度交易後紙花滿天的場景。(東方IC)
芝加哥證交所結束年度交易後紙花滿天的場景。(東方IC)

透過巧妙運用,遊走於不同的司法管轄,佛萊澤的債券不只提供的利率優渥,而且沒有人需要付任何形式的稅金,還可以在任何地方把它兌換回現金。它們實際上就是所謂的不記名債券:任何人持有這些債券,就擁有這筆現錢。

原本存放在瑞士沒太多用處的財富,這回成了神奇的紙,可以隨身攜帶、隨處贖回,免稅,同時持續支付利息給債券的持有者。免稅,又賺錢,全球通行。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922intmoneylandthree/

當盜匪統治世界(四):政客成了銀行的好朋友

離岸金融業務正嚴重危害發展中國家的民主體制。(東方IC)

離岸金融業務正嚴重危害發展中國家的民主體制。(東方IC)

對於財富的不平等現象我們似乎習以為常,不過布洛提醒我們,這個富人集團正在危害民主政體,創造一個盜匪統治的世界。他說:

 

 

 
 

布洛提到第一筆「歐洲債券」的交易金額是1500萬美元。不過,防止海外流動資金的圍牆一旦出現破口,就再也無法阻止後續源源不斷的債券交易了。1963年「歐洲債券」的售出總額是3500萬美元,隔年就增加到5.1億。1967年突破了十億美元,至今仍是全球最大的債券交易市場。

布洛解釋,美國政府試圖採取的監管措施只會得到反效果因為「美元走到哪裡,銀行家就跟到哪裡」。1964年有11家美國銀行在英國設立了分行,到1978年已經增加到58家。如果監管措施隨著跨越國界而失效,那麼只要有一個國家像英國一樣接受境外資金,所有監管的努力都將成為泡影。

布洛指出更嚴重的問題是,歐洲債券所開啟的模式可以無限地複製,成為金融業和他們的客戶賺錢的業務。「他們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尋適合自己業務開展的司法管轄區——列支敦士登、庫克群島、或是澤西島——做為名義上的業務基地」。

歐洲債券讓財富自由流動,同時也是打造被我稱之為「金錢國度」這個虛擬富人國度的第一步。金錢國度包括了離岸金融(offshore finance),但範圍又更廣,因為它可以保護富人包括金錢在內的生活各個層面不受審查。誘惑佛萊澤幫助客戶閃避資金管制的這套賺錢模式,同樣誘惑著他的現代同業們,去幫助全世界最有錢人找到躲避簽證管制、媒體監督、法律責任凡此種種的方法。在「金錢國度」裡,只要你夠有錢,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的錢從哪裡來,法律都拿你沒轍。 --奧利佛.布洛,《金錢國度》

而且問題還不只如此。

如果沒有找到適合的司法管轄區,銀行業還可以為威脅利誘,想辦法修改法律比如說,銀行家可以威脅政府提供更有競爭力的規則,把稅率降低,否則要把銀行搬到別處去。各國為了追逐他們過去流失的離岸金融業務,紛紛調降稅率,寬鬆監管,以吸引流動的資金進入自己的轄區之內。按照布洛的說法,這就是「金錢國度」運作的方法:政客和銀行成了好朋友,管制越寬鬆,金融業務就越賺錢,政客的口袋也更飽滿,而其他的司法管轄區也不得不馬上做出相對回應,努力幫有錢人謀福利。

布洛指出,這個「金錢國度」對不同國家影響方式和程度不一。歐美國家經濟規模龐大,富人的境外資金畢竟比例相對較小,但是對其他一些國家可能形成嚴重問題。他引用了經濟學家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說法:「在發展中國家,在較不民主的國家,富豪寡頭們(oligarchs)要藏匿財富很容易,這提供了他們掠奪自己國家更大的誘因,而且監督並不存在。」

參考資料:Guardian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922intmoneylandfour/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