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現代經濟成長的迷思──正確認識GDP     2019-07-30 3:07

中華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


【大紀元2019年07月30日訊】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表面原因是中國使用「不平等貿易」致美國對中國產生龐大數字的「貿易逆差」,美國經濟也因而衰弱,所以他要「重振美國,重創中國,重建世界」。也就是說,在中共使用「新重商主義」等侵略策略的不公平貿易下,中國經濟快速強大,美國相對停滯,甚至衰弱;為了振衰起敝,川普乃採用關稅策略,「以惡制惡,以暴制暴」、「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以達削弱中國經濟、讓美國經濟重振而強大的目的。

各國競爭經濟強權
那麼,如何顯現國家經濟的強弱呢?最簡單和最明確的指標就是「GDP」,而中國的GDP在二零零零年已超過義大利,二零零五年趕過法國,二零零六年再超越英國,二零零七年又趕過德國,到了二零一零年又超越日本,若照其增長速度,很快地就要超過美國了。其實,早已有超美的訊息出現了。不過,川普也公開揚言,在他總統任內,中國經濟別想超越美國。即便大家對中國的GDP數據強烈質疑其造假、高估,卻承認其經濟的快速強大。

眾所周知,不只美中兩國在「經濟」上爭強,世上所有的國家都在「拚經濟」,連共產國家也不例外;而自由民主國家,「經濟」更是選戰成敗的主因。美國一九九零年代柯林頓的「笨蛋,就是經濟!」讓他贏得大選,而二零一八年底,台灣的九合一大選,「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也讓國民黨鹹魚翻身大勝。

既然「經濟」被世人這麼看重,是不是大家都明白「經濟是什麼」了呢?「經國濟民」、「經濟即生活」被琅琅上口,而「所得」、「薪資」無疑是真實的呈現,「賺大錢」更是大白話。不論如何,「經濟成長」的追求已是共識,而「經濟學」也早從一七七六年以來就成為一門學問,但到一九三零年代全球經濟大恐慌及隨之而來的一九四零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現代經濟成長」才真正熱門起來,追求「高經濟成長率」也成為各國的政策目標。

我們知道,耳熟能詳的「經濟成長率」是「實質GDP的年增率」而GDP也就等同於「經濟」,這是美國老布希總統時代定調的,由GNP轉換而來。翻開當今標準經濟學教科書,幾乎都分為「個體經濟學」和「總體經濟學」兩部分,而總體經濟學就開宗明義介紹GDP,之後的各章節也都圍繞著GDP的種種作解析。

GDP是啥米?
「GDP」是「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簡稱,顧名思義是「國內生產毛額」,教科書中的定義是「一國『國內』在『一定期間』內所『生產』出來,供『最終用途』的物品與服務之『市場價值』」。在此定義下,GDP有「國內」、「一定期間」、「生產」、「最終用途」以及「市場價值」這五大限制或特色,它有「支出面法」和「附加價值法」兩種衡量方法,實務上則是以支出面、生產面與所得面三種方法分別計算,再調整銜接,是「國民所得會計帳」,也就是「收入」等於「 支出」,最常用的是「凱因斯所得恆等式」,標準的式子是:GDP=C+I+G+X-M,C是民間消費支出,I是投資,G是政府消費支出,X是出口,M則是進口。

這個國民所得帳被認為是一九四零年代由顧志耐(Simon Kuznets, 1901-1985)創建出來的,他也因而被尊為「國民所得之父」,也成為他獲頒一九七一年(第三屆)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主因。雖然顧志耐也在一九四零年代帶領軍編算國民所得,但現今各國通用的聯合國「國民會計帳」,卻是由李察‧史東(Richard Stone, 1913-1991)發展出來的,他也因而被稱為「國民會計之父」,也在一九八四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由他們兩位的獲頒諾貝爾獎,可以得知國民所得或GDP會計帳的重要性。

國民所得或GDP會計帳的確是二十世紀的偉大發明,其神奇之處就在「它設法將人類所有的活動壓縮成一個單一的數字」,它是一個「加總」的數字,可以讓政府政策制訂者採取行動的數字,也就是當今各國政府都應用凱因斯理論,讓政府以財經政策促進有效需求(亦即透過C、I、G和X的增加)來拚經濟、追求經濟成長的指標數字。

不幸的是,自一九四零年代迄今,各國政府帶頭以該指標為標的拚經濟、拚成長的結果,卻在全球貨幣戰爭、經濟戰爭下,脫離各國應分工合作、互通有無的本質,逐漸將人類的未來賣掉,眼看「永續發展」愈來愈無望。問題到底在哪裡?關鍵就在GDP及其作為經濟成長的衡量,不但讓人民無感,甚至讓寶貴資源誤用、濫用。有人就這樣說:「過去我們用GDP來評估國家的經濟力,現代的政客們卻用它來騙取選票。」人民若不能清楚明白GDP,就很容易被騙得團團轉。

其實,同樣的GDP,在不同時期的內涵不盡相同,即使同樣的意涵所涵蓋的項目也可能有異,而且估計方法也有別。說到底,GDP從一開始就不是被設計來衡量國民福祉,它是衡量一國財政收支的工具,是一種會計帳,而其帳戶複雜,資料又難精確,很容易被喬來喬去,人民很容易受唬弄。雖然當前經濟學教本都有專章介紹國民所得、GDP,可是難懂難教,連經濟學老師都視為畏途,很需要有深入淺出、講清楚說明白、接地氣又容易看懂的書籍出現。英國《金融時報》資深主編凌大為(David Pilling)撰寫的《你的幸福不是這個指數:透視經濟成長數據的迷思》(The Growth Delusion: Why Economists are Getting It Wrong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就是這樣的一本書。

將GDP和成長講清楚的一本書
作者凌大為憑藉著二十五年來對於經濟發展的報導、觀察與訪問所得,對GDP提出質疑。作者透過清晰、幽默、活潑且帶批判性的文字,為庶民們揭開經濟成長的數據與現實社會發展之間的矛盾,亦即,各國政府不斷地追求經濟成長的數字,但這項由訓練有素的經濟、統計、計量經濟學家,透過複雜的數學公式所計算出來的經濟指標是否準確無誤,即便是準確,但一般民眾所關心的就業機會、薪資成長、是否有財力負擔房貸等等,卻無法由該數據反映出來。不幸的是,各國政府卻都被這個抽象的經濟概念給綁架挾持了,在不斷追求GDP成長的同時,人民的生活福祉不但沒提高,反倒退步了。問題就在GDP這個指標被誤用、誤解,有必要將其真相揭開,並且加以改進。作者撰寫這本書,為我們說清楚講明白這些迷思。

本書分三大篇,第一篇談成長的問題,以六章循序漸進談GDP的誕生及其體質內涵和估計方式諸種根本問題。第二篇分三章談先進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GDP和經濟成長真相。第三篇則以五章探討如何改進GDP和超越成長、邁向「福祉」和「幸福」之路。

作者特別強調,本書不是要否定GDP作為經濟衡量標準的存在價值,而是要帶領讀者以更宏觀的角度,去觀察經濟發展的走勢,更期望可以建立一項更健全的方式、指標,作為社會發展與人民幸福的多元衡量標準。

的確,GDP國民所得指標有很高的參考價值,但因其項目複雜,且調查統計難度高,很容易被假造和誤用。政府只能將其作為一種資訊參考指標,而且應誠實認真去調查、編製,讓它盡量反映現實,提供研究者及全民參考應用。絕不可以作為施政的唯一目標,否則會將未來賣掉。讀本書會讓你清楚明白,免於受政客欺騙、操弄而投錯票。

責任編輯:朱穎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7/29/n11417303.htm

===

「通膨」是一種貨幣現象    2019-07-30

吳惠林專文:原來「通貨緊縮」是好事   

作者認為,這是一本接地氣的書,讓我們明白通膨和通縮的真相,前者可怕,後者是好事,不要再被唬弄了。

930年代全球經濟大恐慌和1940年代總體經濟學興起以來,「通貨膨脹」(inflation,簡稱通膨)和「通貨緊縮」(deflation,簡稱通縮)這兩個專詞就被世人謹記在心,而且有著聞虎色變的感覺。因為通膨讓我們手中的錢「變薄了」,亦即購買力下跌了,不但像被課稅了一樣,而且程度更慘。換句話說,通膨是百物齊漲且漲幅頗大,時間也拉得很長,也可以說是「太多的錢追逐太少的物品」,所以已故的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就說:「通貨膨脹是一種貨幣現象!」

「通膨」是一種貨幣現象

顧名思義,通縮是通膨的相反現象,既然通膨是眾多物品的價格都大幅上漲,以致人民擁有的錢變薄、變少了,那麼通縮不就是萬物價格一起大跌,人民手中的錢變厚、變多,購買力變強了,這不是好事一樁嗎?為什麼有人——尤其是所謂的專家學者們——會有「通縮比通膨更可怕」的說法和警語呢?原來他們認為「物品價格之所以下跌,是因為沒有買氣」,也就是「物品的供給太多,而需求太少,甚至是沒有需求」。用經濟學的術語來說,就是經濟不景氣,甚至蕭條了。既然東西賣不出去,廠商或生產者就會減少生產,甚至關門大吉,那麼少用工人或減少工時,甚至遣散工人也就隨之而來,於是失業者增加,手中沒錢的人愈來愈多,生活過不去、沒飯吃的人塞滿街頭,社會問題會愈來愈嚴重。所以,通縮不是很可怕嗎?比起通膨不是更嚴重嗎?
1929年美國華爾街大崩盤引發的全球經濟大恐慌,就被當作通縮的典型案例,那時美國有四分之一的人失業,悽慘的情況時常在好萊塢的電影中出現。當時的物價極低,市場中「供給大於需求」,龐大的「超額供給」在價格大跌下仍然無法消失。就在大家無計可施時,救世主出現了,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他把超額供給解讀為需求不足,認為要以提高需求來解決,但因市場上沒有需求,於是要創造需求,而且還要是「有效需求」,也就是看得到的「真需求」。誰有此本領呢?答案是政府。怎麼創造需求呢?很簡單:撒錢。由於政府操控印鈔機,只要多印鈔票發給失業沒錢的人民就可以了。有人就以「挖洞理論」來嘲諷這種政策。
在一片空地上,政府官員要失業者排隊,官員準備一支挖土用的鏟子,要第一位失業者拿鏟子在地上挖一個洞,官員給錢當作工作報酬;第二位失業者再拿同一支鏟子將挖出的土再填回去,填完後拿了錢當作報酬;第三位失業者用鏟子將填回去的土再挖出來,也領了工作報酬;第四位又將土填回去……就這樣,在一塊土地上挖挖填填就創造了無數的工作機會,於是失業者減少了,人民口袋有錢可以去買東西了,需求也就創造出來了。不要說這是天方夜譚,多年前的消費券、馬路上時常挖挖補補、眾多的「蚊子館」建設,都屬於這一類措施。

政府創造需求是騙術

由於1930年代的經濟大恐慌,被認為是實施凱因斯「創造需求」理論而有效解決的,政府施用貨幣財經政策就被視為救經濟、拚經濟的良方,但這些政策說穿了就是印鈔票、撒錢,迄今各國都普遍採用。為了方便政府採用政策,總體經濟理論愈來愈蓬勃發展,而1940年代創造出的國民所得會計帳,以及物價、失業、利率、通膨等指標紛紛出現,政府的印鈔方式如今更以「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 QE)這個名詞替代,所用的技巧更為隱密。不論如何,就是大量印鈔票,而且還將通膨看成好現象,並發明2%通膨指標作為政策依據。可以說,現今對通膨的看法已不再認為是不好,但對通縮則視其為毒蛇猛獸。
其實,1930年代的經濟大恐慌(通縮)是不是因政府施用凱因斯「創造有效需求」政策而解決,仍有爭議。有人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才導致超額供給消失,或者是人民在時間過程中自我調適而解決的,畢竟「生命會自我找尋出路」呀!
撇開這些爭議不談,就當時供給過剩這件事來看,要問的應是:為何生產者——而且是「眾多」各類物品的生產者——會這麼有志一同地過量生產?是被什麼訊息誘惑?合理的推測是:他們預期市場的需求熱絡,也就是當時市場價格高漲,而該「高價」其實是貨幣供給過多引發投機炒作的金融泡沫,有人稱之為「假性需求」,是海市蜃樓現象。在爭先恐後增產並競用人力、炒高工資下,以高成本生產出的產品上市後,竟發現需求相對少,甚至沒有需求,於是在市場機能運作下,競相調低價格。由於有些產品根本就沒人要,就算想免費贈送也乏人問津,甚至還得生產者雇人將之清理掉,導致價格變成「負」的,該產品跟垃圾沒兩樣。而那些還有人要的產品在價格下跌後,就會吸引原本有些錢(儲蓄來的)但高價時買不起的人進場購買,在價格靈活調降下,超額供給就消失了。
這時候就是通縮的局面,若讓市場自由運作,那些平時有儲蓄的「好人」就有「便宜貨」可買,甚至於還能買到房子呢!但在將通縮和不景氣視為等同的壞現象之下,政府採用紓困與創造需求的金融財經政策,讓價格無法下跌,超額供給也就無法消除,中產階級低薪者也將永遠是無殼蝸牛族。

一本「通膨」、「通縮」解謎書

以上的分析是不符合當代主流總體經濟理論的,由於總體經濟複雜且數學模型難懂,一般人視為畏途,於是政府結合學者專家們利用各種理論、模型、指標、數據等唬弄大眾,讓人們迷惑,真真假假莫衷一是,只能服從權威並受政府政策擺布。實在需要有正義感的能人來拆穿騙局,揭開迷霧,而且以淺顯易懂的語言讓庶民都能明白。有「新興市場教父」稱呼的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似乎就是這樣的人。
他撰寫這本《通膨的真相》新書為一般庶民破解總體經濟謎團。他由「通膨」這個最常聽見的名詞切入,透視貨幣供給、物價漲跌、利率升降背後,大家誤解最深的經濟現象。全書分為十章,除導言和總結外,第二章簡述歷史上的通膨,第三章解析通膨數字的重要性,第四章再揭示「通膨是什麼」,第五章講述惡性通膨,第六章介紹貨幣供給與通膨的關係,第七章告訴我們通膨是如何衡量出來的,第八章揭穿通膨如何被控制與操弄,第九章為我們陳述「通縮的美好世界」。
這是一本接地氣的書,讓我們明白通膨和通縮的真相,前者可怕,後者是好事,不要再被唬弄了!

https://www.storm.mg/article/1501463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