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1日發表該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文章認為,世界正經歷歷史轉折點,需要極為明智和願意合作的全球領導層,如果川普再次當選,很可能標誌著決定性的失敗。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縱身一躍,重獲自由。參議院共和黨議員(米特·羅姆尼除外)正如人們所料,表現出赤裸裸的黨派偏袒放棄了憲法賦予他們為特朗普涉嫌濫用職權充當法官的角色。他們把這一決定推給將在11月總統大選投票的選民。川普將擁有諸多優勢:熱情的支持者、團結的政黨、選舉人團和健康的經濟。看起來他很可能再次當選。

西方道德基礎被動搖

川普可能再次獲勝的最明顯原因是經濟。即便以他的標準而言,上週的國情咨文演講也是誇大其詞。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施蒂格利茨所指,以同類國家的標準衡量,美國在一些重要方面——尤其是預期壽命、就業率和不平等狀況——仍然表現較差。此外,產出、就業率、失業率和實際工資在很大程度上仍在延續危機後的趨勢。考慮到財政刺激的規模——財政刺激帶來了巨大而持久的結構性財政赤字——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儘管如此,許多美國人會覺得經濟正在好轉。這肯定會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發揮很大作用。

如果川普獲勝,這場勝利很可能比他第一次獲勝具有更深遠的意義美國民眾兩次選擇一個典型的蠱惑民心的政治家,不可能被視為意外。這將是一個決定性的時刻。

川普獲勝產生的最明顯影響將是對美國自由民主制的影響。總統認為,他在任內的所作所為可以凌駕於法律或國會之上。他認為自己只對全體選民負責(更確切地說,對支持他的​​選民負責)。他還認為,政府中被任命的成員、公務員以及其所在政黨的當選官員都應效忠於他自己,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業。

川普希望走多遠,我們不得而知,共和國的製度將會讓他走多遠,我們也不得而知。

自由派民主黨人會覺得自己遭到更嚴重的拋棄。認為西方是有一定的道德基礎的聯盟,這一想法將煙消雲散。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謀求保住全球地位的富國集團。作為民族主義者,川普會繼續討厭和鄙視歐盟,認為它既是理想,也是抗衡美國的經濟力量。

美國最大敵人是自己

美國代理助理國防部長戴維·赫爾維最近撰文提到中國和俄羅斯對“基於規則的秩序”的所謂敵意。不幸的是,“基於規則的秩序”現在最強大的敵人是他自己的國家,因為這一秩序一直依賴美國的願景和精力。憑藉重商主義和雙邊主義,川普將目標瞄準全球貿易體系,發射了一枚智力和道德導彈。他甚至認為自己的國家是自身秩序的最大受害者。那麼,問題不在於川普沒有信仰,而在於他的信仰往往大錯特錯。

更廣泛地說,川普的短期交易主義以及動用一切美國權力手段的意願,創造了一個不穩定且不可預測的世界,不僅對於各國政府而言如此,對於企業也是如此。這種不確定性也可能在他第二個任期內變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國際法治能否存續尚無定論。

存在諸多巨大的實際挑戰需要去應對。然而,川普遠非最強硬的美國人。他有一些實用主義。他喜歡做交易,不論這些交易可能多麼不成熟。

或許最重要的問題(如果撇開避免核戰爭不談的話)是全球公域的管理——尤其是大氣和海洋。至關重要的問題是氣候和生物多樣性問題。採取行動應對威脅的時間所剩無幾。川普政府對這些事業以及全球合作的理念抱有敵意,會讓必須採取的行動變成不可能。該政府甚至似乎不承認公共產品是值得關注的一類挑戰。

我們正經歷歷史轉折點。世界需要極為明智和願意合作的全球領導層。有這種預期也許很傻,但川普的再次當選很可能標誌著決定性的失敗。注意:2020年關係重大。

馬丁·沃爾夫(英語:Martin Wolf, 1946年3月16日)是一位英國經濟評論家和記者。英國《金融時報》的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