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式撒錢”的千層套路    新華網客戶端 2020-03-19 09:45:11

18日再次觸發熔斷機制,這已經是美股10天之內的第四次。

話說,即便3月15日之後,美國的利率水平已接近零,但這麼重磅的消息似乎仍不夠刺激,次日美三大股指就已觸發了熔斷。

那,還能用什麼方式救市?

17日,據報導,美國政府正在尋求出台8500億美元至1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措施。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當日表示,為應對疫情影響,美國政府有意在近日直接為美國民眾提供緊急現金支持。他提議4月底前派出2500億美元的支票,如果美國仍處於國家緊急狀態,將在四周後再寄出總額5000億美元的支票。

“直升機式撒錢”的預期給隔夜美國三大股指打了一劑“腎上腺素”,收盤時三大股指均大幅上漲5%以上。

這裡的“直升機撒錢”可不是字面意義上的上街撒鈔是指中央銀行在實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後,直接為公共支出提供融資或減稅,刺激消費、降低失業率、克服通縮。日、美此前都曾通過這種方式來刺激經濟。

與量化寬鬆(QE)不同,這種方法繞過了銀行和金融市場,直接把新印的現鈔放進人們的口袋,每個人的紙面財富會立竿見影地提升。

不過這也意味著,直升機撒掉的錢就再也要不回來了,這筆錢永久性地成為了財政部的負債。

“直升機撒錢”這一說法最早是經濟學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上世紀60年代提出的。他在著作《The Optimum Quantity of Money(“最佳貨幣量”)》)裡這麼描述:

想像一下,有一天,一架直升飛機飛過你住的社區,天上掉下來1000美元。當然,居民們會把錢撿走。每個人都相信這種事百年一遇,可能有生之年再也不會遇到了……

事實上,為應對疫情對各國金融市場的衝擊,在3月3日美聯儲第一次降息50個基點後,日本央行、歐洲央行、加拿大央行等十餘個央行跟隨大幅降息。此外,美股10天內四次熔斷,全球市場劇震,預期不穩,顯然不是僅靠單一國家的貨幣與財政政策能夠安撫的。

大幅經濟刺激計劃也在不少國家發生。比如在3月10日,俄羅斯央行拋售了4880萬美元的外匯,這是該國央行5年來首次干預外匯市場;澳大利亞政府12日宣布總額約為114億美元的一攬子經濟刺激方案……

“直升機撒錢”,直接扭曲了市場的價格信號,全世界的資源都集中在金融產品上,對實體經濟的複蘇並非好事,為金融體係長期能否穩定埋下了隱患。

更重要的是,央行資助的財政擴張本身是一種劫貧濟富的稅,在製造更大的貧富不均。因為對於資金不夠、不善投資的普通人來說,只能坐等銀行儲蓄貶值。

同時“撒錢遊戲”是打劫下一代的利器,此時政府有能力以極低資金成本借債運作,但是利率早晚會升上去,留給下一代的是更大的稅單。 (文/閆雨昕)
https://www.toutiao.com/a6805729204961804814/

===

疫情令市場僵化 美聯儲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金融界 2020-03-20 01:01:50

金融市場正在向各國央行傳遞一個明確的信息:應對冠狀病毒對經濟的影響不僅僅是緩解金融市場的狀況。

股市的暴跌反映了人們對經濟活動將在第二季度下滑的擔憂,全球大流行導致企業收入和家庭收入出現災難性崩潰,這是美聯儲在戰後從未遇到過的問題,它也無法獨自解決這個問題。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Columbia University’s business school)名譽院長格倫 哈伯德(Glenn Hubbard)表示:“我不認為美聯儲能夠應對疫情帶來的短暫但是重大的衝擊,儘管美聯儲已經盡力了。”

美聯儲已將利率降至零水準,還宣布了1.5萬億美元的資產購買計劃,並採取緊急措施維持信貸流動,同時仍在繼續尋找其他支撐經濟的途徑。與此同時,美國國會議員急於通過一項高達1.3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方案來填補日益增長的需求缺口,其中包括一項直接向家庭發放資金的提案。

週三(18日),美聯儲宣布了又一項緊急措施,稱將推出一項支持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的計劃。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是一種類似現金的工具,通常為個人投資者和企業使用,這與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期間採取的措施遙相呼應。

費城聯儲主席哈克(Patrick Harker)週三接受采訪時表示,現在的問題是在應對小企業和家庭面臨的真正挑戰方面,美聯儲還能做些什麼。他提到了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期間為向銀行提供貸款而使用的定期拍賣機制,並表示直接向美國市政當局提供貸款是值得討論的方法之一。

然而,在經濟學家們看來,儘管所有這些措施都很重要,但應對疫情最重要的一步是建立公共醫療體系,控制疫情,使人們能夠恢復更正常的生活。

紐約MacroPolicy Perspectives LLC創始人Julia Coronado稱,整個全球經濟正逐漸陷入停滯,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承受著壓力,許多公司都在通過銀行信貸來維持運營。

National Alliance國際固定收益主管安迪 布倫納(Andy Brenner)表示,美聯儲現在已經採取了一切行動,而且到目前為止也正在做正確的事情,但他們必須採取更多措施。因為在金融市場上,你會看到還有人們為了籌集資金而出售一切可出售的資產。

而且,在美聯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後,流動性緊缺問題並沒有出現明顯的好轉:

歐元兌美元的跨貨幣基差互換(Cross-currency basis swaps for euro-dollars)只是較週二設定的2011年極值略有回落;

倫敦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libor)與隔夜指數掉期(OIS)之間的息差仍接近2009年以來的最大水平。隔夜指數掉期是衡量銀行現金緊缺程度的風向標;

試圖通過商業票據融資的公司仍在為此支付較高的利率,不過30天期的利率已從周一的3.5%左右降至約3%。

這些壓力促使美聯儲必須尋找更多的方法來保持市場運轉,但它無法避免疫情可能帶來的暫時但是重大的經濟打擊。

摩根大通首席美國經濟學家費羅利(Michael Feroli)預計,美國經濟第一季度的年化增長率將下降4%,未來三個月的降幅最高可達14%,之後經濟活動才會在今年晚些時候明顯好轉。

Feroli在給客戶的報告中稱,美聯儲已經做了很多,而且將繼續創新,採取更多的措施。不過,他認為美聯儲暫時不會再繼續降息了他預計美聯儲將在2021年底前將利率維持在接近於零的水平。

本文源自金十數據
https://www.toutiao.com/a6805965424400794119/

===

調查:美聯儲緊急行動於事無補 經濟衰退可能性仍達80%     金融界網站 03-20 03:40

金融界美股訊 北京時間3月20日消息,媒體調查的分析師稱,幾乎可以肯定的說冠狀病毒危機結束了美國有史以來最長擴張,並將經濟推向了短暫低迷期。分析師認為美國今年經濟衰退的可能性高達80%。

為抑制疫情傳播採取的封鎖和業務關閉措施已嚴重破壞全球經濟活動,並引發金融市場恐慌。美股結束了歷史上最長的牛市行情,並創下自1987年股災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美聯儲上週日緊急採取行動,將利率降至零附近,並重啟資產購買計劃,此後繼續增加了數万億美元的流動性以保持市場運轉。

但這仍不足以防止經濟衰退。儘管目前經濟學家似乎認為,疫情的打擊將是懲罰性的但只是暫時,多數人預計下半年至少會出現溫和反彈。

美銀美林(BofA Merrill Lynch)經濟學家米歇爾-邁耶(Michelle Meyer)表示:“我們認為美國經濟已同全球其他地區一樣陷入衰退。儘管跌勢嚴重,但我們認為這將是短暫的。”他預計,美國第二季度GDP將萎縮12%,而當前本季度僅增長0.5%。

“我們預計美國經濟將在第三季度恢復增長。就業機會將流失,財富將被破壞,信心將被壓低。如果有針對性和積極的政策措施來抵消經濟活動損失並確保健全的金融體系,經濟就還有救。”

調查顯示,在美聯儲上週日採取緊急行動之後,未來12個月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大幅躍升至80%,而兩週前僅為30%。

80%的可能性是自2008年1月開始針對衰退概率進行調查以來的最高水平。當年9月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前的預測數據為60%。

图片

調查預計,本季度美國經濟將增長0.7%,約為一個月前調查預測的一半,且遠低於2019年四季度2.1%的增長率;預計第二季度經濟將萎縮5.0%,而2月20日的調查為增長1.8%。

在接受調查的40位分析師中,有20位預測美國將出現技術性衰退(連續兩個季度經濟萎縮),其中大多數人認為衰退將在今年上半年發生。

此外,對於最壞情況的預測中值是,美國本季度經濟將萎縮1.0%,第二季度萎縮6.0%;其中最悲觀預計為第二季度經濟大幅萎縮25%。

高盛首席投資官Sharmin Mossavar-Rahmani指出:“基准假設是,美國經濟第二季度將經歷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季度收縮,隨後下半年將強勁反彈。”

但是前景取決於許多因素,包括疫情爆發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支出減少後恢復的速度以及貨幣和財政政策提供支持的有效性。”

到目前為止,調查預計美國經濟將在2020年下半年反彈,第三季度增長1.5%,四季度增長2.5%。

根據中位數預測,2020年全年增長前景從上個月預測的1.8%降至0.5%,在最壞情況下可能為萎縮2.0%。

https://m.jrj.com.cn/rss/toutiaoyc/2020/3/20/29064501.shtml?tt_group_id=6806009255083115021
===
華爾街點評美股:市場震盪還將繼續 還是抄底良機已至?   金融界網站 03-20 03:57

美股近來進入過山車走勢,暴漲暴跌輪番上演,週三午盤再次觸發熔斷,為本月來第四次,史上第五次,恢復交易後跌幅進一步擴大,道指一度跌逾10%跌破19000點關口,臨近尾盤三大股指跌幅縮窄,最終標普收跌5.18%。

以下是華爾街經濟學家和分析師的點評匯總:

特朗普必須封鎖美國才行?

潘興廣場資本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的首席執行官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表示,“現在讓美國人民和美國企業界感到害怕的是”公司倒閉的浪潮正在逐步展開。

他還呼應了人們對病毒日益嚴重的經濟影響以及政府是否採取了足夠措施抗擊病毒的擔憂,指出應對市場低迷和美國疫情的最佳補救措施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應該封鎖美國。

阿克曼說道:“我們現在就需要封境,這是唯一的答案。我很抱歉這麼說,但正如我們所知,除非我們選擇這樣去做,否則美國就完了。地獄就要來了,資本主義關門18個月是行不通的,但關門30天還是可以運轉的。”

市場震盪還會繼續嗎?

- The Sevens Report的創始人湯姆-埃塞耶(Tom Essaye)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市場波動還沒有結。”他指出,政府的刺激計劃需要得到國會批准才能生效,而“我們還需要看到製藥方面取得更多的進展。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病毒的增長速度在未來幾週時間裡就達到峰值。”

- 資產管理公司Logan Capital Management的創始人及負責人斯蒂芬·李(Stephen Lee)表示:“意想不到的事情將會發生,我們不得不留心這一點。作為投資者,我們需要回到基本問題上來,知道我們擁有什麼。”

- Nuveen首席投資策略師布萊恩·尼克(Brian Nick)表示:“市場波動將會持續存在。此事跟病毒有關,而不是經濟響應。”

-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經濟學家在周三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這確實是史無前例的事件,沒有足夠的歷史例子可以用來準確地錨定我們的預測。”

經濟衰退還有多遠?

雙線資本(DoubleLine Capital)創始人、有“債券大王”之稱的傑夫-岡拉克(Jeff Gundlach)表示:“當餐飲業、旅遊業、酒店業、航空業都遭到摧毀時,很明顯經濟活動將會少上一大截。”

岡拉克認為,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機率為90%,並表示如果有人不這麼認為,那就是“荒謬的”。他補充稱,他相信刺激計劃的總金額最終將超過1萬億美元。

另外,岡拉克還對美國國債收益率的逆轉發表了評論,指出這可能會讓美國陷入經濟疲軟和利率上升的令人不安的境地,原因是為刺激計劃而發行的新債券將會充斥債券市場。

抄底機會到了嗎?

- 儘管市場上的拋售壓力很大,但傳奇投資人比爾·米勒(Bill Miller)則認為,這是一個“罕見的買入機會”。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道:“在我成年以後的一生中,有過四次很好的買入機會。第一次是在1973年和74年,第二次是在1982年,第三次是在1987年,第四次是在2008年和2009年,而這一次則已經是第五次了。“

- 華爾街投行Edward Jones的投資策略師奈拉·理查森(Nela Richardson)表示:“市場正在對恐懼和不確定性做出反應。我們認為,在股市找到底部之前,這一切還不會結束,而只有在成功遏制病毒傳播和限制病毒造成的經濟損失之後,市場才能找到底線。”

- 投資顧問公司VantagePoint Investment Advisers的首席投資官韋恩·威克(Wayne Wicker)表示:“美國股市從2月初無所畏懼的樣子,變成了今天這副模樣,令人對市場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感到毫無希望。”

股市、債市、現金,該如何選擇?

- 經紀公司德美利證券(TD Ameritrade)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基納漢(JJ Kinahan)表示,人們正在退守現金,因為“他們只是覺得,'我這樣做可能會蒙受一些損失,但如果手裡有現金的話,就可以在了解更多情況後進行部署了。'市場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再了解情況了。在我們能夠真正地了解情況之前,你可能會看到人們只想要盡可能多的現金。“

- 投資公司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d 固定收益全球副主管吉恩·坦努佐(Gene Tannuzzo)表示,債券市場也面臨著很大的壓力,買家想要找到出價合理之賣家的難度已經達到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投資者正在出售手裡質量最高的債券以籌集現金,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債券是最容易賣掉的導致這種趨勢變得更加嚴重的是,有如此之多的交易員並不是在自己的辦公室進行這種交易的坦努佐稱:“當我打電話給花旗的交易員時,他正在用家裡的Wi-Fi上網交易。”
https://m.jrj.com.cn/rss/toutiaoyc/2020/3/20/29064521.shtml?tt_group_id=6806012410265076238

===

海外股市“市場底”還在尋找之中

3月15日(週日),美聯儲祭出救市“大招”後,股市卻並不買賬。週一,標普500指數開盤跌超7%,觸發本月第三次熔斷。週三,美股盤中再次觸發熔斷,為近兩週來第四次熔斷。

美聯儲在半月內兩次緊急降息,並創下了美聯儲史上最大單日降息幅度,相當於重啟“金融危機貨幣政策”模式,歐洲及全球主要資本市場也在加碼救市,為何股市暴跌的勢頭難以阻止?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認為,此次疫情導致的全球股市大跌與2008年金融危機情況不一樣。 2008年的危機是流動性危機,量化寬鬆一出來就解決了問題,而這次是疫情導致供給和需求的半休克,貨幣政策寬鬆解決不了生產問題和消費問題。 “也就是說,這次印錢解決不了經濟問題。”潘向東表示。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美聯儲的舉動讓市場擔心,監管層可能掌握一些市場尚不了解的危機狀況,這種猜測加劇了市場恐慌。另外,當前美股量化交易被動投資已處於較高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下跌幅度,導致連續觸發熔斷。

王青還表示,當前歐洲金融市場已進入劇烈動盪狀態,歐央行加碼量寬、實施階段性額外再融資操作,旨在為銀行體系提供流動性支持,防範銀行體係出現流動性短缺,並激勵銀行加大向受冠狀病毒傳播影響最嚴重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發放貸款。整體上看,以上措施主要是針對實體經濟的“救急”之舉。

海外疫情拐點尚未到來,是否意味著股市仍將繼續下跌?潘向東指出,這一輪市場大跌的導火索是新冠疫情在西方經濟體的流行,經濟活動的半休克是疫情造成的,所以海外股市將來在經濟下行帶來的陰跌壓力下,去尋求市場底和經濟底。

潘向東說,“市場底”的出現一般是疫情出現拐點的時候。目前,疫情還在擴散,所以“市場底”的尋找還在進行之中美股的底部在哪裡目前還難判斷,因為這取決於疫情未來的演變。不過,從上週五美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來看,情況應該不會太糟,不會出現意大利那樣半失控的狀態。 “有了意大利的教訓,相信其他經濟體都會吸取。”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接下來美股可能會進入熊市的反復和波動中。到熊市的谷底,道指可能跌破15000點,按照華爾街的標準計算,美股探底大概需要21個月,董登新認為可能用時在兩年左右。

寬鬆政策是否會引發資產泡沫?

目前也有針對這些寬鬆政策是否將引發新一輪資產泡沫的擔憂。王青表示,這主要取決於這些政策的退出時間。如果按照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政策退出節奏,將很可能引發新一輪資產泡沫;如果主要經濟體能夠“化危為機”,頂住政治及社會壓力,大力推行開放市場鼓勵競爭,增加就業市場彈性,務實調整社會保障政策等結構化改革措施,重振經濟內生增長動力,就能為適時退出危機背景下的超寬鬆政策、避免引發新一輪資產泡沫創造條件。

潘向東認為目前大規模寬鬆的主要目的是,阻止資產價格過度下跌,以及緩解資產價格下跌帶來的流動性風險,因為這些最終會影響到實體經濟,不進行寬鬆的話,可能加劇經濟金融危機。 “目前資產價格還在下跌中,還談不上會引發新一輪資產泡沫。”

https://www.toutiao.com/a6805867945466528263/

===

管清友:美聯儲獨立性被打破 市場出現流動性黑洞    金融界網站 03-17 14:30

庚子鼠年在抗擊新冠病毒的“戰疫”中拉開了序幕。

近日,疫情在全球蔓延,國際原油價格暴跌,金融市場震盪不斷。前事未決而後事已來,我們應如何在撲朔迷離的經濟環境中尋找新的增長和方向?

金融界現推出《首席說》解局2020特別版,特邀知名經濟學家與首席分析師,為您全面解析投資“戰疫”。

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本期嘉賓:管清友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


主要觀點

1.美聯儲獨立性被打破,市場恐慌加劇

2.市場出現流動性黑洞,只能等待預期轉好

3.此次危機的破壞性遠大於2008年次貸危機

4.A股仍是資產高地,但難走出獨立行情

01

美聯儲獨立性被打破,市場恐慌加劇

金融界:為什麼美聯儲加大寬鬆力度,美股依然迎來第三次熔斷和史上最大跌幅?

管清友:首先,市場非常清楚美聯儲可用的政策工具有什麼。其次,這次降息非常突然,確實有點用力過猛,給市場的感覺是,能用的工具都用上了,那後邊再出現問題怎麼辦?再次,美聯儲明顯受到了政府和總統的壓力,獨立性被打破了。最後,一直以來,美聯儲都是整個市場對經濟、金融預期的引導基準。從操作和表達來看,一般都較為模糊,不會“把話說死、事做絕”,但這一次不是引導,反而是迫於壓力迎合金融市場的需求,地位出現反轉。由此,金融市場反而產生了恐慌。

不過,美國股市的下跌也不全是美聯儲的問題,是多因素疊加的——新冠疫情造成的衝擊、全球流動性問題、石油價格戰、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等。另外,美股存在超漲問題。 2019年,美國股市在一系列政策的推動下出現一定程度的超漲。在預期改變後,出現下跌、超跌是正常的。

從疫情角度來看,最初階段美國對疫情不夠重視,過度自信,耽誤了至少一個月的時間。當市場了解了疫情對交通、物流、經濟的衝擊後,看到美國政府的不重視,憂慮也會加重

金融界:為什麼您說“要是在中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應該已經被解職了”?

管清友:一是我們之前說的,美聯儲的獨立性被打破。之前保羅沃克爾、格林斯潘一直保持著相對獨立。保羅沃克爾在任時,來自華爾街、政府的壓力都非常大,但他仍然堅守住了美聯儲的獨立性鮑威爾前期抵擋了一部分壓力,但現在看還是沒有做到。二是,這兩次降息都太突然,和市場以往的溝通默契被打破了,投資者當然會恐慌。

02

市場出現流動性黑洞,只能等待預期轉好

金融界:全球來看,各大股市多次熔斷,黃金、白銀、比特幣都在下跌。現在是否面臨流動性恐慌擠兌的情況?那到底是客觀上的真缺錢,還是只是情緒上的恐慌?現在到底什麼資產能避險?

管清友:這是很正常的表現,在這種情況下,沒有資產可以避險。疫情是直接對經濟基本面產生了影響,破壞了經濟增長,是第一層面的問題。流動性是第二層面的問題,而且我認為這也不是流動性減少的問題,而是流動性黑洞。所以的資產都在減值、跌價,除了少數幾個債券,無一倖免。最好的品種就是持有現金,美元在現在情況下,確實有避險的作用。

想解決這個問題,只能等市場信心恢復,預期轉好。

03

此次危機的破壞性遠大於2008年次貸危機

金融界:現在美股的恐慌指數已經到了82,已經逼近2008年次貸危機的恐慌度85了。類比一下,此次危機是否有2008年那麼嚴重?區別在哪裡?

管清友:一個月以前,我們的內部會議還討論過經濟危機發生的可能,當時我們認為不會出現。現在想法出現了一些轉變。這次和2008年次貸危機最大的不同是,2008年是由於金融產品爆雷導致的危機,逐漸蔓延到了實體經濟但這一次是經濟危機向金融危機蔓延,或者說,兩種危機同時爆發。此次危機對經濟的影響、破壞遠遠大於2008年,甚至可以與一戰、二戰時期相比。此前市場普遍低估了疫情的影響。

本來近幾年全球經濟增長就較為低迷,中國經濟增長也處於下行階段,而疫情極有可能轉變為長期事件我們要和病毒長期共存,這會影響交通、物流、全球化等等等等。同時,又碰到了石油價格戰這種突發事件,石油又是金融市場的一大因素,進而會對基金、股票、石油公司發的垃圾債等等產生影響。價格長期處於低位,很多石油公司無法承擔成本,會停業關閉,它們發出的債券就面臨違約風險。

綜合來看,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雪上加霜,傷口撒鹽在疫苗出現之前,我們要做好長期戰的準備。

04

A股仍是資產高地,但難走出獨立行情

金融界:從目前A股的情況來看,能走出獨立行情嗎?國內市場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會有怎樣的變化?

管清友:獨立行情是不可能的,一定是環球同此涼熱。不過,舉全國之力下,我們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在國內的進一步蔓延,這對經濟和A股都有支撐作用。上個月的經濟數據很差,我認為這是比較真實的,比市場上之前出現的預測要準確得多。

A股現在仍然是資產高地,它最早受到衝擊,也最早消化,相對而言,情況會好點,但走出獨立行情還是不可能的。

金融界:現在到抄底的時候了嗎?對普通投資者有什麼建議?

管清友:之前我們對2020年的判斷是,肯定有機會。但在疫情衝擊下,這個判斷變了,我建議先觀察,市場也需要全部重新評估A股市場。等到疫情情況更明朗時,再做決定不遲。我個人認為至少要等到下半年。

投資者各有各的風格偏好,有的人認為富貴險中求,有的人是風險厭惡者,所以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對於風險厭惡者來說,持有現金或許是更好的選擇。當然,現在還有投資者做空,力求更高的回報率,或許是會掙點錢,但我相信這是少數人。

https://m.jrj.com.cn/rss/toutiaoyc/2020/3/17/29044422.shtml?tt_group_id=6805063173339611661

====

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演化與多重困境    光明網03-19 14:18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宋鷺

北京時間3月16日,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下降到0-0.25%,並推出7000億美元的大規模量化寬鬆(QE)計劃,再一次打出“零利率+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組合拳。之所以說“再一次”,是因為我們對這個套路並不陌生。經歷過2008年金融危機的人都還記得,危機之後,美聯儲隨即實施了三輪的量化寬鬆,並長期實施零利率政策,而且所謂“零利率”在實施過程中一度達到“負利率”。也正是在此之後,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QE)、零利率下限(zero lower bound,ZLB)、負利率(negative interest rates)等非常規貨幣政策問題成為學術界和政策層的研究重點,也為媒體和大眾所熟知。

從歷史看現在,可以發現很多的相似之處而且通過梳理過去十幾年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演化,可以讓我們對當前所謂“史上最強”的寬鬆貨幣政策實施邏輯有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也有助於理解美聯儲的政策困境與未來趨勢。

一、“伯南克難題”與美聯儲危機救助貨幣政策框架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和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之後,美國金融體系和實體經濟遭到重創,美聯儲迅速啟動危機救助計劃。

一方面,從2007年8月開始到2008年12月,連續10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基準利率從5.25%一直降至0%到0.25%區間,美國迅速進入到了“零利率”時代。此後這一利率水平保持了長達7年之久,“零利率”環境重構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框架,金融體係發生變革,世界金融環境也受到衝擊。降息容易加息難,直到2015年12月美聯儲重回貨幣政策“正常化”,開啟加息週期。

另一方面,面對零利率下限約束和傳統貨幣政策失效的“伯南克難題”,常規貨幣政策已無迴旋餘地,非常規貨幣政策框架成為解決“伯南克難題”的藥方。美聯儲開啟了大規模的資產購買計劃和扭轉操作向市場注入流動性。 2008年到2014年間,先後實施三輪超大規模的量化寬鬆,用以購買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和長期國債。特別是在第三輪量化寬鬆期間,與前兩輪明確宣布資產購買總量目標不同,美聯儲將資金及其流動性變為“無限供給”,進一步提升了寬鬆預期。

事後的研究表明,危機救助期間的超低利率和量化寬鬆等政策對於美國金融體系的穩定和實體經濟的復甦起到了積極的效果。隨著非常規貨幣政策的逐步退出,美國經濟升勢明顯,GDP、CPI、就業率等宏觀指標基本都恢復到了危機之前的水平,房地產價格指數從2012年也開始穩步上升。資本市場更是直接受益,美國三大股指均在危機之後一路上行,走出了歷史新高。伯南克本人在卸任後的多篇文章和著作中,也對當時美聯儲的一系列政策進行了辯護,並顯然為美聯儲和他本人“行動的勇氣”感到自豪。

但顯而易見的是,美聯儲的寬鬆貨幣政策在後危機時代也造成了難以忽視的負面影響

對內而言,是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急劇擴張和金融市場資產泡沫風險的回歸。 2008年9月到2014年9月的六年時間,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不足1萬億擴張到4.5萬億規模。而由於金融週期與經濟周期的非同步效應,金融市場如果沒有足夠堅實的實體經濟作為依托,寬鬆貨幣政策加上實體經濟結構性矛盾必將造成金融風險的加速積累和異化,由此導致的新一輪泡沫破滅就是周期演進邏輯之中的必然結果。

對外而言,是作為世界貨幣的美元給全球經濟帶來的流動性衝擊與風險轉嫁,以及由此施加給其他國家貨幣政策的制約和不確定性。隨著歐債危機的後續蔓延,歐洲和日本等發達經濟體也紛紛開啟了寬鬆週期,“超量化寬鬆”“負利率”等政策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不僅改變了金融危機之前佔據主流地位二十多年的“新共識”貨幣政策框架,也為全球新一輪流動性風險的釋放埋下了伏筆。

二、“格林斯潘之迷”與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

伯南克在其第二個任期內就已經在考慮和安排非常規貨幣政策的退出機制問題,然而後危機時代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操作進展的並不順利。主要原因在於美聯儲受到的制約太多,包括對於經濟復甦不可持續的擔憂、金融市場風險的變異、債務危機的反向衝擊以及全球經濟調整帶來的潛在風險等,當然也包括美聯儲自身資產負債表和貨幣政策體系調整導致的路徑依賴問題。故而,非常規貨幣政策的退出時機以及操作工具的轉向不可能是一次性、突發式的調整,只能選擇週期化操作模式。

在2014年2月耶倫接任伯南克就任美聯儲主席之後,美聯儲的非常規貨幣政策依然保持了一段時間的延續,在2013年12月縮減每月資產購買規模之後,直至2014年10月才正式結束了第三輪量化寬鬆計劃。 2014年9月,美聯儲公佈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原則與計劃》。按照耶倫的構想,美聯儲在縮表方面缺乏經驗,而縮表將給剛剛恢復元氣的經濟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在此之前,伯南克也曾反復強調,資產負債表的大幅修正有可能對穩定不久的經濟帶來負面衝擊。因此,美聯儲選擇了在逐步提高基準利率的基礎上,再以漸進、可預測的方式縮減資產負債表。

實際上,正是出於對實體經濟不確定性的擔憂,美聯儲在2016年底才正式開啟持續的加息週期,直至2019年8月結束。相應的,2017年10月美聯儲在與市場充分溝通的基礎上,開始按計劃實施“漸進、可預測”的資產負債表縮減操作,預計將持續三到五年,也就是說最早將在2020年底結束。

但不論是從市場預期還是現實約束情況來看,加息縮表計劃都不太可能按照美聯儲的劇本上演。首要的風險便是“格林斯潘之謎”重現,即短期市場利率上升的同時長期利率卻背離下行。顯然,回顧2018年的市場反應和政策應對情形,由於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導致的長短期收益率倒掛,一方面引發了人們對美國經濟長期發展前景的擔憂,另一方面也加劇了短期金融市場的波動不僅使得市場悲觀預期加大,更進一步限制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正常化演進路徑。

2019年8月1日,美聯儲重回降息週期,持續了三年多的加息週期宣告結束,同時也宣告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艱難退場。此後的多次“正常”降息,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紛紛跟進,多個新興經濟國家也加入降息隊列,開啟了新一輪全球貨幣寬鬆大潮。大量流動性的注入讓世界彷彿回到了十年之前,一個資產暴漲的時代似乎又要來臨美聯儲、各國央行和市場參與者正準備再次救世界經濟於水火,卻渾然忘記了經濟基本面已是海市蜃樓,泡沫和風險的發酵同樣到了一個高點,“黑天鵝”和“灰犀牛”已經悄然臨近。

三、“鮑威爾瘋狂”與美聯儲貨幣政策多重困境

由於有2008年危機救助的貨幣政策經驗在前,鮑威爾並未遇到常規貨幣政策失效的“伯南克難題”而是直接在實施零利率的同時啟動了第四輪量化寬鬆。在疊加式危機衝擊下,美聯儲一次性將“零利率+量化寬鬆”的底牌全部打出,被市場形容為賭博式的“all in”瘋狂之舉。

實際上,除了100bp的降息和700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之外,美聯儲還附加了一系列“瘋狂”操作,包括降低貼現率150bp、提供單日信貸交易、支持銀行資本和流動性緩衝、將法定儲備金率下調至0、與其他主要央行進行美元流動性互換等等,簡單來說就是一次寬鬆到底,正可謂不將子彈打光誓不罷休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人卻表示,這一系列操作之後,美聯儲還有足夠“能量”的工具箱。瘋狂的操作加上瘋狂的想法,將美聯儲新一輪的“危機模式”貨幣政策描述為“鮑威爾瘋狂”實不為過。

在2020年以來美聯儲的兩次降息週期之中,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油價暴跌,大宗商品暴跌,全球股市暴跌,美股更是遭遇史無前例的多次熔斷,十年期美國國債也降至歷史最低。面對長期的悲觀預期和頻繁的“黑天鵝”事件,市場恐慌引發的流動性危機和經濟衰退是美國經濟不能承受之重。因此,這樣一套瘋狂的組合拳打完之後,美聯儲果真還有“足夠能量”的政策空間嗎?多重困境下的制約恐怕難以保證“鮑威爾瘋狂”繼續上演。

首先,是負利率政策困境利率一降到零之後,下一步美聯儲是否會像歐洲和日本一樣採取負利率政策,是邏輯上的正常一環,也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急見其成的結果。鮑威爾卻在宣布瘋狂操作的同時明確表示,美聯儲不太可能採取下一步的負利率政策,資產購買也不會擴容。儘管如此,如果接下來真的發生新一輪金融危機,所謂“常規工具的不同變體”已無騰挪空間,如果不採取負利率,新的非常規貨幣政策也沒有其他創新的餘地。

其次,是前瞻指引困境。與伯南克和耶倫時期相比,鮑威爾時期的美聯儲在前瞻指引政策上可謂深受詬病。不論是此次瘋狂之舉,還是此前數次政策實施,在時間和操作上都缺少與市場的充分溝通,由此也間接加劇了市場的震盪和恐慌。而鮑威爾本人在政策理念上也缺乏連貫性。在2017年6月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他曾表示,由於失業率已經向好,有必要退出過於寬鬆的貨幣政策,應當持續加息,並且不應只看重聯邦基金利率這一個工具目標。由於多方面原因,美聯儲的獨立性已經受到極大影響。如果危機進一步深化,前瞻指引不足的美聯儲能否應對更加劇烈的市場動盪實在存疑。

最後,是財政政策配合困境。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的衝擊正在加大,美股暴跌對於金融市場和居民收入的影響也還在持續發酵,美國國內的經濟下行和通縮壓力也可以預見。如果美國實體經濟進一步受到波及,新舊結構性問題將疊加惡化,財政政策就變得更為重要和迫切。因此,進入新周期的寬鬆貨幣政策,還將面臨與可能到來的財政刺激政策如何配合的問題。對於已無更多能力充當“穩定器”的美聯儲來說,未來的貨幣政策空間將受到更大制約。

來源: 光明網-理論頻道
https://m.gmw.cn/toutiao/2020-03/19/content_123259029.htm?tt_group_id=6805804902086869511

====

美聯儲這兩天重啟的三大救市工具有何威力?對準了哪些問題?   澎湃新聞 2020-03-19 20:03

因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持續給短期融資市場帶來壓力,美聯儲於當地時間3月18日宣布再次動用其緊急權利,推出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Money Market Mutual Fund Liquidity Facility,MMLF),該工具將一直持續到今年9月。

這是美聯儲在3月17日動用商業票據融資工具(CPFF)和一級交易商信貸機制(PDCF)後,第三次動用《聯邦儲備法》第13條第3款賦予的權利。 《聯邦儲備法》第13條第3款授權美聯儲可以在“異常和緊急情況下”(In unusual and exigent circumstances),為銀行實體以外的信用良好的實體提供貸款

與CPFF和PDCF相同,此次MMLF也是美聯儲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動用。從這三個操作來看,在一舉降息至零並重啟量化寬鬆後,美聯儲開始把更多重心放在呵護實體企業流動性。

危機期間,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操作工具得到空前擴充,交易對手由商業銀行、一級交易商擴展至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甚至是企業和個人。因而,危機期間的流動性支持主要從三個層次進行提供,分別為:(1)商業銀行;(2)一級交易商等非銀金融機構;(3)企業及個人。

CPFF:可向實體企業購買新發行的商業票據,從而直接向企業投放流動性。美國商業票據市場的兩大發行人為實體企業和金融機構一方面,商業票據是許多實體企業短期資金的重要來源,另一方面,金融機構及其SPV通過負債端發行商業票據和資產支持商業票據配置資產端的抵押貸款和消費貸款。

華泰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繼強指出,在全球經濟下行、疫情及石油價格戰三大壓力下實體企業面臨較大的風險,尤其是航空、汽車和能源等行業面臨困境,所以商業票據市場的融資成本大幅攀升,實體經濟或因為融資成本的大幅提高而受到損害甚至破產,進而演化成債務危機。這是美聯儲不得不關注的風險因素,也成為本次CPFF操作的主要原因。

PDCF:根據這個工具,一級交易商可以像商業銀行一樣向美聯儲借款。 PDCF可提供隔夜和最長90天期限的融資,將於3月20日生效,暫定使用6個月。此工具擔保品的範圍廣泛,包括商業票據、市政債券和股票。美聯儲表示,PDCF有助於一級交易商穩定市場,從而有效為企業和家庭部門提供信用支持。

從機構性質來看,一級交易商多數為證券公司、投資銀行等經紀交易商,且多為美國本土機構。

MMLF:在某種程度上是對前幾天重啟的CPFF的補充。貨幣市場基金是商業票據的重要持有者。彭博社獲得的一份文件顯示,美國財政部此前曾提議用納稅人的錢暫時為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提供擔保。美聯儲也在聲明中稱,“貨幣市場基金是家庭、企業和一系列公司常用的投資工具。MMLF將協助貨幣市場基金滿足家庭和其他投資者的贖回需求,增強整體市場功能和對更廣泛經濟的信貸供應。”

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產後,美國貨幣基金市場資金嚴重外流,而美國很多企業仰賴貨幣市場基金購買商業票據為阻止市場持續“失血”,美聯儲分別於當點9月和10月,設立資產支持商業票據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便利(AMLF)和貨幣市場投資基金便利(MMIFF)等工具。

https://t.m.youth.cn/transfer/toutiao/url/3g.youth.cn/rdzx/202003/t20200319_12247499.htm?tt_group_id=6805891682819637774

=====

降息+QE之後,美聯儲為何又搬出了這兩個重磅“武器”?
21世紀經濟報導 2020-03-19 15:41:17

在美聯儲把利率降至接近零,啟動巨額量化寬鬆計劃(QE)之後,市場一度擔心美聯儲是不是已經把“彈藥”花光了?但是,翻了翻2008年金融危機應對“工具箱”之後,美聯儲又搬出了兩個重磅“武器”。

當地時間3月17日,美聯儲宣布推出商業票據融資機制,該工具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被美聯儲用於應對雷曼倒閉後引發的市場流動性危機。 3月18日,美聯儲又宣布,將設立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便利(MMLF),以擴大對家庭和企業信貸流動的支持計劃。美國財長姆努欽當天致信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批准成立MMLF。

為貨幣市場基金提供流動性支持
貨幣市場基金是家庭、商業和許多公司常用的投資工具。美聯儲表示,MMLF將協助貨幣市場基金滿足家庭和其他投資者的贖回需求,從而增強整體市場功能並為更廣泛的經濟提供信貸。

MMLF的結構與2008年-2010年運行的資產支持商業票據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便利(AMLF)類似,但購買的資產範圍將更廣。美國財政部將通過外匯穩定基金為MMLF提供100億美元的信用擔保。

有美國媒體報導稱,由於近期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盪,一些大型機構和企業為籌集資金,開始撤離貨幣市場基金。這是新冠疫情導致金融體系內部動蕩的另一個跡象。美聯儲與財政部不斷推出各種工具,是否足以重建市場秩序,仍然有待觀察。

諾亞財富首席研究官夏春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美聯儲設立MMLF是為避免家庭和企業在恐慌環境下拋售貨幣市場共同基金(類似中國的餘額寶),企業通常會把很短期的資金投資到貨幣市場共同基金。

夏春表示,2008年雷曼倒閉後,貨幣市場基金曾史無前例出現淨值跌破1美元的情況,這樣就造成了惡性循環,隨著越來越多人的拋售,這些貨幣基金會倒掉。

“美聯儲是出面告訴市場,這些基金都會得到足夠的流動性支持,大家不要擔心,當然這些基金也要拿出他們的國債作為抵押品。雖然只有100億美元(獲得財政部信用擔保),但貨幣市場只要渡過短期難關就好了。”夏春說。

美聯儲接連出招背後“有章法”?
自2月下旬以來,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盪。經歷11年長牛日子的美股,用史上最短的時間跌入了熊市區域。

3月18日,標普500指數盤中暴跌7%觸發熔斷機制,是美股兩週內第四次熔斷,也是史上第五次熔斷。道瓊斯工業指數收盤暴跌1338.46點,已經失守20000點關口。

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以來,標普500指數累計漲幅僅剩不到6%,意味著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內的股市漲幅已基本抹平。而在2月19日標普登上歷史紀錄高位3393.52點時,特朗普任內股指漲幅一度高達49.59%。

在新冠疫情持續蔓延,市場劇烈震蕩的背景下,各界對於經濟前景與金融穩定充滿憂慮。為了穩定金融市場,提振投資者信心,美聯儲3月以來連續放大招,先是3月3號降息50個基點,再是3月15日曆史性降息100個基點,同時啟動7000億美元量化寬鬆計劃,但市場恐慌情緒有增無減。

夏春分析指出,美聯儲近期推出不同措施,其實是有清晰的先後順序的:一開始是保住資本市場不要發生流動性緊縮,保護資本市場大的投資者,因為他們幫助家庭管理退休金,幫助公司管理股債投資;其次是保護銀行系統不要出問題,包括大幅度降息,注入短期流動資金,啟動QE(量化寬鬆)。再來是保護企業可以順利通過商業票據再融資,以及這些市場的承銷商;現在則是保護家庭和企業不要擔心貨幣市場的損失,一半的家庭沒有股票,但是會把餘錢放在貨幣市場上。

那麼,通過一系列操作後,市場流動性緊缺問題有望得到明顯緩和,投資者是否就可以重拾信心了呢?夏春向記者指出,現在的問題不完全是流動性問題。因為流動性問題是可以短期內化解的,就像08年金融危機時,他們採取了一些措施後其實流動性就沒有太大問題了。

“現在最讓人擔心的是,誰來買?因為現在大家都賣!”夏春認為,目前市場恐慌情緒還在,不少基金公司其實還在處理客戶贖回的問題。他認為,等到市場真正看到疫情控制,大家不至於這麼恐慌了,前面那些措施才會比較明顯地生效

https://www.toutiao.com/a6805820973246317070/
===
華爾街大行人士:美聯儲接連放大招,緣何市場卻無起色
第一財經 2020-03-19 19:14:05
3月以來,為了應對疫情對實體經濟和金融系統的衝擊,美聯儲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兩度降息已將利率帶到0~0.25%的下限,並啟動7000億美元QE購買國債和MBS(住房抵押貸款)。但市場仍一路暴跌,此前以三次熔斷回應。

於是,美聯儲於17日動用了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殺手鐧”——啟動商業票據融資便利機制(CPFF)和一級交易商信貸機制(PDCF),為商業票據發行方提供流動性,旨在拯救QE無法拯救的公司部門,同時為了給美聯儲兜底,美國財政部還從其保留的名為外匯穩定基金(Exchange Stability Fund)的資金池中提供100億美元作為支持。

然而,市場仍不買賬,17日至今美股跌幅仍超過10%,外加一次熔斷。如今,市場在等待美聯儲出手購買信用債,以及政府的大規模財政刺激。但事實上,效率也仍待觀察。為何此次情況令美聯儲如此束手無策?第一財經記者採訪了紐約某投行資深主管馮磊(Mitch)。

零利率加劇風險平價基金拋售

市場的第一個疑問在於,利率已經降到了零,緣何市場仍無起色?

馮磊認為,恰恰問題就出在零利率上。當前利率達到0這一下限,意味著央行沒有降息刺激經濟的空間了,也意味著幾乎所有資產都只會走低(利率走低,對應資產估值攀升,但當利率跌無可跌,資產估值則無法上漲),因為降息的積極效果不復存在。

央行當然還可以印錢和購買債務資產,但很難行得通。因為債券價格無法被推升得更高(利率降低對應著債券價格升高,但零利率後則債券價格無法升高),而且央行也不太可能出售這些債券,從而去購買當前更需要救助的其他陷入財務困境的資產。這打擊了投資者的信心。

近期對沖基金業績的大幅下挫引人關注,尤其是風險平價策略(risk parity)基金,零利率也導致這一策略失效,從而引發了巨大的去槓桿、贖回壓力,加劇市場波動。

該策略同時配置股債,並且對債券加槓桿以實現和股票一樣的風險回報。在過去兩年中,股債齊漲,標普500指數大漲近24%(此次暴跌前),20年期美債也獲得了27%的總回報,因此風險平價策略看似所向披靡。但馮磊表示,近幾週VIX波動率飆升400%,而該策略需要不斷增持波動性降低的資產、減持波動性上升的資產,維持一個總波動性大致不變。因此當VIX飆升到80時,該策略就會拋售股票,且由於風險平價策略基本上是量化策略,很少有人力干預。一旦開跌,將會加劇市場跌勢。

近兩週的情況是,不僅股票跌了,國債也出現暴跌。美國10年期國債在3月8日觸及0.502%的歷史低位後開始反彈,目前突破了1%,國債的暴跌導致風險平價策略的債券部分加速虧損。 “在觸及零利率後,各界認為債券價格很難再漲,於是加劇了拋售;同時,對沖基金往往通過回購市場對債券加槓桿,在美元荒、對手方風險飆升的背景下,'滾動回購'愈發困難,導致對沖基金加速去槓桿,加劇了國債的暴跌。”馮磊表示。

此外,市場當前開始預期美國會推出大量財政刺激,這或加大國債發行量,“供過於求的預期導致債券市場此前出現拋售,收益率曲線迅速走陡。”他稱。

銀行賬面風險加劇,美元荒惡化

對沖基金的去槓桿只是導致金融市場波動的原因之一,銀行等交易商不願對其融出資金是出於控制對手方風險。更關鍵的風險則來自於信用風險,即企業信用質量的惡化。

鑑於疫情對實體經濟的拖累,美國衰退只是時間問題。標普已經下調2020年全球GDP增速預測至1.5%,較去年下行近1.5個百分點;下調美國2020年GDP增​​速預測至0。

“之所以會出現美元荒,主要原因在於經濟衰退風險加劇、企業信用惡化,這也致銀行巨大的資產負債表的存量貸款風險加劇,因此銀行貸款會更加謹慎。”馮磊表示。

他提及,還需要理解一個概念——循環信貸(Revolving Credit)。近期,由於企業債市場急凍,銀行的企業客戶紛紛支領循環信用額度,確保手上有足夠現金能撐過金融市場的長期低潮。企業把循環信用額度當作備用融資,避免短期商業票據無法延展。借貸者隨時可以提領、償還、再次借入此種融資。很少有企業會將這部分循環貸款額度全部用完,但大量貸款會被視為企業經營困難的一個信號,金融機構開始警惕危機出現。

通常情況下,企業要動用循環信貸,需要通過收益和資本測試才可以獲得資金,也就是說,在債務出現問題前,最好先借入一筆資金。因此在當前的情況下,銀行就會對信用風險更為謹慎。

CPFF機制價格並不優惠

正因為看到了信用風險問題,美聯儲重啟2008年的殺手鐧,即CPFF和PDCF,為商業票據發行方提供流動性。但這遠遠不夠。

“CPFF只提供3個月到1年的流動性,加之價格並不優惠,因此無法有效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馮磊表示,“為了避免損失,美聯儲收取的利率為3個月期隔夜指數掉期利率加上200bp(基點),而在2009年,這一溢價僅100bp,可見價格並不便宜,這還是在有美國財政部100億美元擔保的情況下。”

因此美聯儲的該措施可以保證商業票據市場不凍結,但無法大幅壓制利差,因此也無法充分緩解“美元荒”。

面對如此消極的市場反應,週二美國政府宣布即將推出高達1萬億美元的大規模刺激計劃,美聯儲同時推出升級版救市措施。

市場等待信用債購買計劃

近期,美聯儲前主席耶倫和伯南克撰文提及,美聯儲還應該向國會請求優先購買投資級公司債,這是英格蘭銀行和歐洲央行經常用的手段。 “儘管美國政局分裂,但在關鍵時刻,只要能想到的刺激政策,一般最終都會出台。只是這需要一個過程,美聯儲需要將最容易實施的政策都踐行一遍,最終再向國會獲得購買公司債的授權。”馮磊表示,商業票據期限僅3個月到1年,而公司債期限則長達5~10年,這也是當前最需要被救助的部分。

但是否一旦該計劃推出,市場問題就徹底被解決了呢?其實並非如此簡單。

屆時,買什麼公司債、需要什麼抵押品、按照什麼比例購買、買的量究竟夠不夠等,都可能成為問題。同時,馮磊表示,“這難免也會滋生道德風險,並可能扭曲市場定價機制、干預自由市場。具體執行起來並不簡單。”

https://www.toutiao.com/a6805875812135338510/
=======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