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衰退:讓地球“停轉”30天,是否為時已晚?
原創 中國新聞周刊 2020-03-27 07:28:00      文/劉裘蒂

彷彿不用打開在線電影網站,一部“世紀災難片”就在我們眼前。

最近幾週以來,隨著疫情在歐洲、美國暴發,並且在全世界蔓延,六神無主的投資人和疫區人民眼看著一個美景樂園,頓時轉化為地獄閘門。截至3月20日,美股在10天內出現了四次熔斷,隨之引發11個國家的股市熔斷機制,全球重要股市都經歷了過山車式的暴跌、暴漲、暴跌。

從中國到韓國,再從意大利到美國,各國政府都進入“準戰爭狀態”。問題是,敵人無所不在,它甚至悄悄地居住在我們的社區和同胞的身體裡。在經歷了2007~2008年的國際金融風暴後,這次,誰來拯救全球經濟大衰退?

華爾街眼中的大衰退

去年8月基於中美貿易戰而產生的“全球經濟可能出現衰退”的預警,和目前基於全球疫情擴散而形成的經濟衝擊相比,不是一個量級的——眼下的危機幾乎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像海嘯般襲來。

全球經濟大衰退不但已經到來,而且它造成的嚴重程度可能超過二次世界大戰,可與美國1929年開始貫穿整個1930年代的“大蕭條”比擬。

路透社在3月16日到18日對41名美洲和歐洲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 接受調查的41名經濟學家中,有31人(76%)認為全球經濟已經處於衰退之中。

整體而言,幾週前被許多華爾街分析師列為“最壞情況”的數據,現在已經成為他們分析的“中間情況”。

目前各家預測的今年全球GDP增長率,範圍在-2.0%到+2.7%之間。綜合各種數據的預測,全球經濟將增長1.6%,約為1月份華爾街分析師調查預測3.1%的一半,這也是自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的一年。實際上,這些數據很可能隨著疫情擴散或失控而變得更為惡化。

摩根大通全球經濟研究主任布魯斯·卡斯曼認為:“新冠肺炎的衝擊將導致全球衰退,因為在2月至4月的三個月中,幾乎所有國家的經濟都在收縮。”摩根大通在3月18日發布的報告預計,美國第二季度經濟將收縮14%。

美銀美林全球經濟主管伊森·哈里斯認為,在三大經濟體中,美國和歐元區將出現負增長,而中國的增長預計為1.5%。哈里斯表示:“我們關於病毒衝擊的第一篇文章的標題為'糟或更糟',現在應修正為'實在是糟或更糟'。我們現在預計,新冠病毒會在2020年引起全球性衰退,其幅度與1982年和2009年的衰退相似。”

勞動力市場是了解經濟震盪幅度的一種方式。美國銀行預計,美國失業率將翻番,第二季度每個月約有100萬個工作崗位流失,共計350萬。美國勞工部在3月26日可能宣布,首次提出失業補助的申請者達到300萬人,這是1982年衰退期紀錄的四倍以上。摩根大通經濟家在3月20日表示,這只是第一波新增的失業人數,未來失業率可能從目前的3.5%激增至20%。

而事態只會變得更糟。美國銀行預計4月將進入低谷,隨後“經濟將非常緩慢地恢復增長,到7月經濟將變得比較正常。”唯一的好消息是:“儘管下降幅度很大,但我們認為這將是短暫的。”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揚·哈齊烏斯認為,疫情驅動的衰退不會比1981~1982年和2008~2009年的嚴重衰退更為糟糕,但將比1991年和2001年的溫和衰退更為嚴重。他因此在3月18日將全球2020年增長預期大幅下調至1.25%,原因是美國和歐洲的疫情有所加重,而中國的數據也很差。他預計,今年歐盟、日本和英國的GDP將完全萎縮。

3月20日高盛發布的最新預測顯得更為悲觀:美國可能會看到第一季度經濟年率下降6%,第二季度經濟年率下降驚人的24%。橋水基金的研究顯示,未來三個月美國經濟將以30%年率縮水。

摩根士丹利表示,預計中國首當其衝,將在第一季度面臨經濟收縮,然後世界其他地區第二季度受到更大的衝擊。估計中國的經濟將在第一季度萎縮5%,然後在2020年其餘季度恢復增長。儘管第二季度美國經濟將萎縮4%,但歐元區將面臨最大的降幅,全年增長將下滑至-5%。

雅文資本投資委員會主席斯蒂芬·艾薩克斯對美國電視網CNBC表示,新冠病毒危機“史無前例”,因為在長期的牛市下,槓桿和超買股票的水平已經達到創紀錄的水平。

IHS Markit在3月18日將對2020年世界實際GDP增長的預測下調至0.7%——這一指標低於2.0%,則表明出現全球性衰退。

德意志銀行的經濟學家指出,全球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季度GDP下降幅度將“大大超過至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紀錄”。

值得關注的是,即使疫情嚴重的國家實施地區性工廠、商店、飯店和學校的關閉,病毒傳播的拐點何時到來、其經濟後果如何、重疫區是否會繼續轉移或擴散,這些問題仍存在著極度不確定性,從而可能造成以上這些預估隨時被推翻重寫。

拯救大衰退:讓地球“停轉”30天,是否為時已晚?
3月14日,冷清的日本東京羽田機場。圖/路透

刺激政策與抗疫目標的“糾結”

對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衰退的預測,給各國政策制定者施加了極大的壓力。他們一方面採取措施,限製商業活動以應對健康危機;另一方面又急著注入足夠的刺激措施,寄望一旦病毒傳播得到控制,需求就會增加。不幸的是,這兩種動力有可能彼此抵觸。

在疫情嚴重的地區,政府的政策應該把“紓困”放在首位,讓因隔離檢疫和“保持社交距離”指令而受到打擊的餐飲業和服務業、由於病毒傳播而嚴重萎縮的航空業和旅遊業,以及大量失業潮群體得以渡過難關。然而,過早刺激消費,或為了刺激經濟而過早復工,反而會延長病毒對於經濟的衝擊,並加深投資者擔憂的不確定性。

世界主要經濟體的中央銀行和政府,在最近幾週內分別部署了大規模的財政和貨幣刺激計劃,以期緩解限制出行和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而關閉工業所造成的經濟動盪。

在武漢疫情暴發之初,中國政府出台了數十項舉措,以支持受疫情嚴重影響的企業,包括中國央行設立了3000億元人民幣貸款,向主要全國性銀行以及包括湖北在內的多個受災嚴重省份的地方銀行提供資金。

中國央行在2月17日下調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至3.15%,並且從3月16日起,對達到考核標準的銀行定向降準0.5至1個百分點,對符合條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再額外定向降準1個百分點,支持發放普惠金融領域貸款,釋放長期資金人民幣5500億元。今年以來,央行兩次降準已釋放了1.35萬億元長期資金。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中國政府將釋放數万億元人民幣的財政刺激計劃,用以刺激基礎設施投資,並啟動高達2.8萬億元人民幣(合3940億美元)的地方政府特殊債券給予支持。

在美國方面,美聯儲於3月3日將目標利率從1.5% 至1.75%區間,下調半個百分點為1%至1.25%,這是自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緊急降息幅度。美聯儲再次於3月15日將目標利率下調至0%至0.25%。美聯儲還宣布了一項7000億美元的量化寬鬆計劃,與2007~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啟動的計劃類似,將購買至少7000億美元的債券,其中至少有5000億美元是美國國債,其餘的將是抵押擔保證券,以穩定住房貸款。

然而,在宣布這一系列措施後,美國股指期貨還是暴跌,觸發了防止恐慌性拋售的熔斷機制,道瓊斯指數在3月16日下跌近13%,為指數124年曆史上的第三大單日跌幅。同時市場VIX“恐懼指數”在3月16日收盤時創下1990年成立以來以最高點82.69。

白宮、政府部門和國會也陸續宣佈各種救災措失,包括為被隔離或照顧他人的工人提供經濟救濟和帶薪病假,將納稅截止日期從4月15日延到7月15日,以及相關的工資稅減免。

美聯儲在3月17日又宣布了購買多達1萬億美元的公司商業票據,以確保信貸繼續在經濟中流動。在3月23日更加碼推出了新一輪貸款機制,向大小企業提供貸款、向市政當局提供資金支持、以及購買數千億美元的政府債劵,以防止流動性緊縮變成美國企業的償付能力和信貸危機。

至截稿時為止,特朗普政府和國會正在就一項總額可能高達1.8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進行談判,企圖達成協議,其中包括直接支付給美國人用以紓困的現金支票。此外,小型企業管理局將提供災難貸款,為受災企業提供最高200萬美元的資金。

跟隨美聯儲的動作,英國央行在3月11日將基準利率降低了0.5個百分點至0.25%,鼓勵商業銀行向中小企業貸款,從而削減了銀行資本金要求,以進一步增加信貸,這些措施預計總共將允許放貸公司提供近3000億英鎊(約2.48萬億人民幣)的新貸款。

歐洲央行在3月12日並未依照市場預期降低利率,而宣布了支持銀行貸款的措施,並將歐元債券回購計劃擴大了1200億歐元(約9105億人民幣)。一周後,歐洲央行在3月18日晚上宣布了一項7500億歐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並保證“我們對歐元的承諾沒有任何限制”。

美國銀行的經濟學家米歇爾·邁耶認為,隨著經濟繼續面臨未知領域,政府將採取激進的行動進行“救贖”,同時她強調,“在政策應對方面,我們認為刺激規模不應有上限。”

實際上,由於G20主要國家疫情嚴重,大家都自身難保,加上特朗普政府長期與盟國關係緊張,各國政府各自為政,甚至爭奪醫療物資,不論在對抗疫情或是面對全球經濟萎縮上,均缺乏國際協作分工的策略。

日前,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的文章指出,即使目前華盛頓著眼於國內抗疫,也不能簡單地忽略採取協調一致的全球對策的必要性。只有強有力的領導,才能解決與旅行限制、信息共享和關鍵物品流通有關的全球協調問題。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3月22日表示,目前來看,斷定全球已經進入了金融危機還為時尚早,中國人民銀行一直在積極利用“多邊、區域和雙邊”渠道與其他中央銀行交換意見,包括央行行長易剛曾多次與美聯儲委員會主席杰羅姆·鮑威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董事總經理克里斯塔琳娜·喬治歐娃和國際清算銀行總經理阿古斯丁·卡斯滕斯針對應對疫情的策略進行討論。

這表明,貨幣政策主導者仍保持著政策協調溝通,中國也正在通過G20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多邊機構,協調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後果的政策,這是一個積極的現象。

V形大反彈與讓地球“停轉”30天

全球經濟大衰退已然來了,而衰退的深度和持續的時間,仍然存在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董事總經理喬治歐娃3月23日在與G20財長和央行行長的視頻會議後表示,全球經濟將在2020年呈現負增長,經歷至少像全球金融危機一樣、甚至更嚴重的經濟衰退,但是預計在2021年復蘇。

雖然德意志銀行憧憬經濟增長在出現了急劇下滑後,又在2020年下半年之前迅速出現V形反彈,但是遏制疫情的難度使此類估計變得很困難,因為傳染病的蔓延可能給主要經濟體帶來更長期的打擊。

德意志銀行表示,“我們無法解決圍繞這些預測的不確定性,這些都是史無前例的事件,沒有足夠的歷史依據來準確地推斷我們的預測。”

許多商家和投資者期待因為疫情而被遏制的消費將會隨著疫情趨緩和受到控製而釋放出來,造成“報復性”或“補償性”消費。問題是,疫情什麼時候才能得到有效控制? HIS市場研究機構的報告指出,“預測到的風險絕大部分都傾向於不利方面,並且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應對方式。”

儘管全球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每天以滾雪球的方式飆升,但IHS和高盛均預計,全球活躍病例數將在2020年第三季度來臨之前達到峰值,並從下半年開始減緩。

IHS 的市場報告指出:“儘管如此,結果將是一個U形而不是V形的恢復,因為近期增長急劇下降,然後復蘇將緩慢進行。”

高盛前首席執行官勞埃德·布朗克芬3月9日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預測,鑑於美國強勁的經濟、銀行的大量資本儲備以及其金融體系中債務的可控水平,一旦當局控制疫情暴發,美國股市、商品和其他資產將迅速反彈,這些因素將確保後果不會像他執掌高盛時發生的2008年金融危機那樣嚴重,因此全球經濟也將在疫情后復甦。

但十天后,在市場關於橋水基金的謠言滿天飛之際,橋水創始人兼董事長瑞·達里奧3月19日在美國CNBC電視網上說,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給全球經濟造成12萬億美元的損失,其中包括美國公司可能承擔的4萬億美元的損失。因此他認為,美國政府的財政援助也必須達到數万億美元,達里奧認為“很多人將破產”。目前橋水旗下的基金損失在10%至20%之間。

從這些不同的觀察看來,目前需要著重觀察美國是否能夠在近期有效控制疫情,時間拖得越長,就越難保證美國經濟能夠帶動全球景氣的複蘇。

那麼中國呢?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3月17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舉辦的“全球金融市場與經濟形勢分析”網絡視頻會上指出,“疫情現在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問題。疫情的解決一定需要全球合作。民粹主義所帶來的政治不確定性和全球合作的挑戰,也是我們今天面臨的一個重大的不確定性”。

朱民觀察到,中國經濟受到疫情的打擊已經觸底,並且開始出現反彈。然而中國經濟反彈的最大挑戰在出口領域,隨著疫情持續在全球呈指數級擴散,預期將會有更多國家採取“封城”或“鎖國”政策。

根據朱民的估算,疫情對中國1~2月消費造成的損失達1.38萬億元人民幣,佔中國全年GDP的1.2%。由於淨出口對增長的預期貢獻將小於0.1%,如果中國GDP增長目標為5.5%的話,最終消費要貢獻3.0%,最終資本形成貢獻2.4%。然而根據“非典”的前例來看,疫情衝擊後的消費恢復增長很困難。因此,未來經濟增長將主要依靠最終資本形成的貢獻。

朱民還指出,中國政府審批通過了近6萬億的投資項目,包括特高壓、城際高鐵、5G、新能源等等“新基礎設施”,在拉動經濟的同時,也可以達到技術更新的目的。

顯然,在目前世界幾個大經濟引擎面對空前挑戰之際,成功地執行這些刺激政策,應該會提高中國對於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

在美國,潘興廣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比爾·阿克曼認為,長痛不如短痛,他在CNBC電視網呼籲美國政府立即按下全面“暫停”鍵,讓社會所有無關緊要的功能完全停止30天,用來換取縮短這場危機影響企業的時間。

阿克曼強調,現在讓美國人和美國公司感到恐懼的是封鎖政策逐步推出, 沒有企業可以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生存18個月。 “但是對世界來說,唯一的答案就是將世界封閉30天”。

阿克曼認為,如果特朗普將美國從新冠病毒中拯救出來,他將在今年11月的美國大選中連任。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如果做不到,連任肯定沒戲。

然而,《華爾街日報》社論呼籲重新思考應對新冠病毒的商業關閉,因為“任何社會都不能長期以其經濟健康為代價來維護公共健康”。與此相反,《紐約時報》卻認為,意大利的經驗為世界提供了教訓:隔離新冠病毒並限制人們活動的舉措必須儘早採取,指令要絕對清晰,並嚴格執行。

問題是,現在想讓地球“停止旋轉”30天,是不是為時已晚?就美國的情況而言,當務之急是參照韓國模式在重大疫區狂奔式地擴大檢測範圍,並且調動醫療物資,阻止醫療系統的崩潰,希望能儘速“壓平”病例增長的曲線。

同時,不論是面對健康危機還是複蘇經濟,任何經濟體都無法獨善其身,因為如果沒有國際協作,在特效藥和疫苗發現之前,跨國旅遊的風險將持續上升,疫情捲土重來的可能性也不低,而鎖國則意味著全球供應鏈也將此起彼落地“掉鏈”,許多製造業和物流仍然面臨嚴峻的局勢。

因此,當下擔當拯救全球經濟大衰退的任務的,不是某一個經濟體,而是能夠同仇敵愾面對病毒挑戰的跨國合作。

https://www.toutiao.com/a6808484935981072909/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