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關係走向→3個G2模式    
2020/03/29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當代中美關係自1979年雙方建交開始,到目前2020年雙方瀕臨碰撞為止,共42年,接下去怎麼走,可以從大、小形勢兩個角度觀察。

大形勢,是42年分5個階段一路走來。1979年建交之後,到1991年蘇聯解體,雙方是蜜月期,共同對付蘇聯;1991年蘇聯解體到2001年中國入世(WTO),是磕碰期;2001至2009年,小布希時代,是美對中的提防期;2009年歐巴馬上台,是遏制期;2017年川普上台,短短4年,美對中就從遏制演變到了敵對。

小形勢是觀察中美關係為何進入新世紀後,不過20年,美對中的態度就從提防進展為遏制,再進展為加強遏制,甚至到了目前明顯已是敵對之勢,其緣由說到底就是「修昔底德矛盾」。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從1979年的第15位上升到2000年第6位,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2,意謂著中美雙雙掉入了「修昔底德陷阱」。根據艾利森教授的研究,人類過去500年共有16對老大、老二的矛盾,其中有12對,即75%的機率發生了戰爭。

中美關係的走向,是75%機率的戰爭,還是25%機率的和平,現在看來,戰爭的可能性的確不小。主要的邏輯有兩個。

當今美國不同於以往歷史上的老大,老大做不成就做老二,甚至老三。當前美國作為全球霸主,其地位建立在「美軍、美元、美債」的正面循環基礎之上,表面強大榮光,內在卻十分脆弱,其中任何一環若出現問題,就一垮全垮,非但老大做不成,連老二、老三也做不了,所以,對美國而言非做老大不可。這就明白了美國何以對中國發起全面衝擊,甚至卯足全力往死裡打的緣故。此即邏輯之一。

邏輯之二在中國一方。中國一向態度較低,所謂韜光養晦。但川普上台後,美國將中國定位為「修正主義強權」及戰略對手,2018年副總統彭斯演講,通篇內容形同對中宣戰之檄文,2019年3月成立「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在在顯示即使中方委曲求全,想做一個安分的老二已不可得,邏輯上最終亦將逼得中方只有一個選擇,只能搶做老大,否則老二、老三也做不成。更何況,一個快速崛起的中國本就有著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烈企圖。

兩個邏輯的交集結果很清楚,中美兩強看來跳不出「修昔底德陷阱」的歷史規律。現在的關注點是何時?應該說,雙方都蓄勢以待,等待時機,而這樣的時機眼下正在悄然快速形成之中。

同樣地,先看美國一方。美國亟欲打垮老二中國,事關國家戰略,原與川普總統個人無關,只是川普時運不濟,同時面對了新冠肺炎疫情及經濟巨大衰退的衝擊,兩者又交互作用,讓全球社會陷入空前驚恐之中,對其連任選情極為不利。川普要扭轉劣勢,從美國歷史總結的經驗看來,最好、也是唯一的手段就是戰爭。近期美國朝野反華成風,也為這樣的選擇做了最好的鋪墊。

再看中國這一方,北京當局對台海形勢一貫有兩個「寄希望」,一是寄希望於台灣當局,這在過去也許還抱著一點期待,現在大約已不存在幻想了;二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現在台灣民情丕變,看來也無希望可寄了。其實在這兩個之外,還有兩個不明說的,就是寄希望於國民黨當局及寄希望於美國當局,同樣地,依目前形勢也都不再有什麼希望可寄了。於是,對北京當局而言,從2個「寄希望」變成了4個「沒希望」,北京會做什麼選擇,亦可推想而知了。

在這樣的形勢下,中美關係之可能走向衝突,恐怕已不是小概率的事件了。川普倚重的戰略家班農在川普上台之初即預言,10年內中美必有一戰,諒非濫言。儘管如此,幸運的是,這樣的可能雖是基本面模式,也只是中美關係走向的3種「G2」模式之一,另兩個都比它更好。

第2種,是我兩周前評論提到的,面對人類共同敵人,中美必須合作抗疫。日前兩國元首通話,決定將排除干擾,共同對抗正在危及全球的疫情。以美方之前的不友好態度,中方顯然是給美方一個台階下,引導雙方關係無論如何先走上或把握住這種「G2」模式,雖然它極可能是暫時性的。

第3種,就是交換。如果中美雙方都清楚直接衝突的風險與代價,則在條件具備下不排除以交換達成妥協,至於交換的標的當然是雙方利益矛盾衝突之所在。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00329002589-262104?chdtv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