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揭示的人生大忌,一個也不要犯

一部《水滸傳》,包羅萬象,其中不僅有“風風火火闖九州”的仗義與熱血,還有人性的險惡與復雜。

無論是英雄好漢,還是市井眾生,他們共同演繹了那個時代的恩怨情仇,也讓我們對人性多了一份悲憫與敬畏。

小說寫的是故事與人物,但揭示的卻是人性善惡,人生得失。

01‍ 人生忌偽

宋江是梁山的頭把交椅,人人擁護的“及時雨”。

不過金聖嘆卻說:“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時遷、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鼓上蚤”時遷是雞鳴狗盜之徒,名次排在倒數第二, “豪傑”宋江,為何會與時遷成為一路人呢?其中緣由,便在於虛偽二字。

上樑山後,晁蓋曾主動要把梁山第一把交椅讓給宋江。讓當然是假讓,宋江辭當然也是假辭。他雖然表面上不接受梁山之主的位置,實際上卻廣泛籠絡梁山眾人。

後來晁蓋中箭身死,宋江也就在眾人擁護下,順理成章地成了梁山之主。在眾多梁山好漢當中,有些人是被現實逼上了梁山,可有些人卻是被宋江逼上了梁山。

對於那些對自己有用的人,宋江會將他們“賺上樑山”,而對於那些沒用的人,宋江則一改往日禮賢下士的面孔,變得冷血。

平定方臘後,武松痛失一臂,成了廢人。他對宋江說:“小弟今已殘疾,不願赴京朝覲。已作清閒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冊,休寫小弟進京。”

面對武松的真情流露,宋江只說了四個字:“任從你心!”

宋江用“忠義”的口號,綁架了梁山好漢的人生,而這一切可能只是為了自己的招安夢。

“沒有一種罪行比虛偽和背義更可恥了。”

虛偽是人生最拙劣的演技,雖瞞得過一時,卻終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我們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摒棄虛偽。

須知,虛偽不過得意一時,真誠才能過好一世。

02 人生忌躁

李逵,江湖綽號“黑旋風”。旋風刮起來不分東南西北,像極了李逵急躁魯莽的性格。

一次,李逵奉命下山採購糧草。忽聽人說,宋江搶了人家的女兒滿堂嬌,李逵便上前詢問那宋江長得什麼模樣。

那人說道:“這宋江四十上下,五短身材、面色紫黑……”還沒等對方說完,李逵拍案而起,怒吼道:“不必講了,沒錯兒,就是他!”

於是,急沖衝回到梁山,不分青紅皂白地痛罵了宋江一頓,還砍倒了梁山“替天行道”大旗。結果,滿堂嬌是被曹莊惡霸冒宋江之名搶走的。

魯迅曾說,自己最憎惡李逵這類人,他們凡事不問青紅皂白,只是掄著板斧便“排頭砍去”。

人生的智慧,藏在平和與冷靜中,而人生的禍患,則藏在急躁與魯莽中。

一個人只有在冷靜時,才能看到真相,才能合理解決問題。如果只是用自己急躁和混亂的思維去做事,那麼只會讓事情越來越糟。

《菜根譚》有言:“躁極則昏,靜極則明。”

人生的修行,不過是:心情不浮躁,做事不急躁。

03 人生忌滑

有人說,吳用是梁山的“諸葛亮”。其實並非如此,他的計謀多是損人利己的小把戲。

宋江坐上樑山頭把交椅前,晁蓋是梁山的領導者,可宋江上了梁山不久,吳用就轉投到了宋江的陣營。

在晁蓋與宋江之間,吳用選擇了宋江,因為他知道晁蓋的目標就是經營好山寨,而宋江的目標則是招安,讓自己的未來“更有保障、更有面子”,宋江無疑是比晁蓋更好的選擇。

征遼勝利後,梁山大軍開到了東京城外,此時朝廷多有猜忌,不讓眾人進城。眾將得知,盡有反心,只是未得宋江允許,不敢貿然行動。於是眾人找來軍師吳用,與他商議造反事宜。

這時吳用見群情激奮,於是便耍滑起來道:“自古蛇無頭不行,我如何敢做主張?這話須是哥哥肯時,方才行得。”關鍵時刻吳用拿宋江做擋箭牌,既解決了問題,又不得罪人,不得不說他真是圓滑到了一定境界。

吳用的圓滑為他帶來了地位與權力,但他本人也因此喪失了屬於自己的人生。正如金聖嘆所說:“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

吳用一生都圍著宋江轉,當宋江中毒身亡後,他的生命也就沒了中心。

每個人的心中都應有一根“定海神針”,定住自己的原則,守住自己的底線。無數前人的經驗告訴我們:人生,贏在人品,輸在算計

做個好人,修顆誠心,比什麼都強。

https://static.jingjiribao.cn/static/jjrbrss/3rsshtml/20200605/265127.html?tt_group_id=6834881289632350733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