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讀書雖苦,卻是最容易的那條路!
舍予2020 2020-04-07 22:14:42

作為一名教師,經常看到一些不讀書的孩子,內心十分的沉重。相當一部分孩子不想讀書,混日子,排斥考試,對自己的學習無所謂。可是,可是孩子,你不讀書,吃不了不了讀書的苦你又能有什麼好的的發展呢

吃得了學習的辛苦,能在考試中脫穎而出的那部分孩子,生活的苦頭會少很多。

現行的高考教育制度無法照顧到方方面面,但是卻有著基本的公平。應試教育儘管有不足之處,但因材施教的時代遲早會到來。”

“對於中國大部分普通家庭來說,根本沒有必要去羨慕英美的教育體系,而應該慶幸在中國。因為相比社會階層已經非常分明的發達國家,跨越階層要困難得多。而在中國,只要夠努力,孩子依然有很大概率去沖破次元壁,去到更高的地方。”

回想2018年,韓寒在微博上發的這兩條微博,確實讓人頗感意外。


老實說,這些話根本不算什麼石破天驚之語,甚至已經可以說有些老生常談。只不過這話從韓寒口中說出,卻讓人又有另一番感慨。

十幾年前,韓寒被不少人奉為精神領袖,那時他的言論也很大膽:

“中國愚民教育體制下的題目,會想盡辦法把人弄得很蠢,出來就是合格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很多人認為我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其實多少人在大學裡把時間都浪費掉了,沒有去做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業,上不上大學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幾年,韓寒成為了一種現象,他的書大賣特賣,一群在上初高中的孩子們,紛紛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對韓寒的擁護和自己對教育體制的不屑。

2006年,河南考生蔣多多高考時故意交了白卷。用雙色筆答題並在試卷上留下很多自己的不滿,用以反抗高考。

2007年,瀏陽考生陳聖章在高考中故意不答題,直接交白卷。

2008年,雲南考生吉劍試圖故意考零分。因為答題時“閒著無聊”,胡亂做了些題,最終總分168分。

2008年,安徽考生徐孟南試卷寫滿自己對教育體制的控訴,故意交白卷……

現如今十多年過去了,那個曾經的新概念作文一等獎得主韓寒,開始從抨擊教育體制,到反思當今教育制度的合理性。

只不過全中國祇有一個退學,還能成功的韓寒。

曾經那些視高考為無物,並同樣猛烈抨擊教育體制的學生們,卻因為自己當初的舉動,感受到了現實的殘酷,獨自嚥下了生活的苦楚。


06年交白卷的蔣多多家境不好,但成績不錯。

在高考後她曾試圖出門打工,但因為學歷不高,加上沒什麼專業技能,找工作的路異常艱辛,發出“壓力特別大,老覺得對不起父母。好幾次連死的念頭都有了”的感慨。

後來幾經周折,蔣多多進入了一家技校就讀。回憶高考,她的坦言“現在我覺得有點可笑。”

07年交白卷的考生陳聖章的經歷更豐富一些。

高考後,他做過藥品推銷、保險公司業務員、公益活動策劃、夜總會營銷員等工作,每樣工作都做不長久,頻繁的跳槽。

期間也自己做過些小生意,都以折本告終,只好去酒店打工和給人開車來還債。後來成為了開貨車運土方的司機。早上7點開始工作,晚上10點結束,每天都在路上奔波。

08年白卷的吉劍曾是個數學上很有天分的孩子,高考後他一直輾轉各地打工。

做過餐館雜工、當過建築小工,貼過考研海報,給文化傳播公司寫過軟文;生活上,他睡過公園邊的長凳,為吃飯撿過垃圾換錢。

回想起最初幾年的打工生活,吉劍泣不成聲,認為自己毫無尊嚴,“像狗一樣活著”。

同樣是08年交白卷的徐孟南去年還上過微博熱搜,因為他想重新高考,並四處勸現在的學生們,不要放棄高考。

他當年深受韓寒《通稿2003》影響,強烈反對應試教育,原本成績也不錯的他,在高考後生活同樣被打工的“勞累”“辛苦”充斥著。

央視名嘴白岩松曾說,不讀書,你拿什麼和別人拼?財富還是智慧?經驗還是人脈?這些你都有嗎?

現在的社會現狀,混在最底層的絕大多數都是沒有讀過書的,那些成功的人真的是萬里無一,而且依靠他們的情商,讀不讀書是沒有太大區別的。

你讀一萬年書,也拼不過一個韓寒,但是他不上學,卻比我們學的還要兇猛。

很多人說現在階層板結了,其實此前更板結。所以高考才真正的結束了那種板結。讓不管是什麼身份,你如果分數靠譜,就總能往外走。

“沒有高考你拼得過富二代嗎?”

這是非常事實的東西。儘管高考有很多毛病,但起碼現在還是最公平、最給人希望的一條路。 

但是孩子們不這麼想,條條大路通羅馬,上不了大學也沒什麼,將來肯定也能幹出個樣子來,不一定會比那些考大學的同學混的差。

孩子,你是哪來的自信?不考試,不上學,你還有多少東西可拼?

考試不是唯一的路,

卻是最公平的那條路!

雖然很多人認為考試制度不合理,一考定終身,讓孩子失去了樂趣,失去了自由,也限制了創造力。

可是,正是考試,讓大多數孩子擁有了公平競爭的機會,不管你出身如何,長得怎樣,父母是誰,只要你成績足夠好,你就有機會上好的大學,長更多的見識,認識更多的人,過上相對好的生活。

在成績面前,人人平等,這是很多孩子改變命運的重要一環。

每次同學聚會,說起這些年的經歷,雖然大多數同學並沒有過上想要的理想生活,但無例外的認為,是高考改變了自己的生活。

不管上的什麼大學,後來找了什麼工作,是高考讓自己看到了更大的可能,也是高考讓自己一直相信,努力了總會有一定的回報。

誠然,那些高考失敗或者沒有參加高考的同學,也有通過自己的努力過上了不錯的生活,但相對於上大學的機率,要小太多。

如果有考試這樣一個現成的機會擺在面前,為什麼不拼盡全力去試試,非要繞遠路呢?

看不上考試,

你的優勢在哪裡?

有的孩子,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認為即使學習不好,考試成績不好,自己也能過上想要的生活。這種自信來源於什麼?是綜合素質還是你的見識?

作為大多數普通家庭出來的孩子,不拼考試,你要跟人家拼素質和見識,你的底氣在哪裡?

考試都考不好,

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行!

考試是一個篩選機制,在這條道路上,必然有人闖過去,有人闖不過去。

有人說,我天生不適合學習,但我別的方面能力突出,我善於經商、我情商高等等,我以後的發展機會也很大。

一個人學習不好,更多的體現了他的綜合能力,比如他的耐力、他的意志、他的學習習慣、他的反思能力、他的抗挫折能力,用天生適不適合來作為藉口,恐怕不大合適。

畢竟,拿出十多年的時間專門進行學習這件事,在這件事上你表現的很差,你憑什麼覺得自己其他方面就能行。

以前,我們天真的認為,學習好的都是書呆子,除了學習什麼都不會。可是,後來我們發現自己錯了。

大部分學習好的同學不但不呆,而且其他方面也表現的很突出,他們把學習力運用到了各個方面。

我們越來越發現,不但學習拼不過人家,在其他方面也遠遠的被落下。

不少人在談論學習無用論,但沒有一個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做差生,在每個人的內心裡,還是覺得學習好不會有錯。

考試,在我們看來,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對大多數孩子來說,是最值得去拼的一件事。

雖然,在一些人那裡,考試不一定是最好的路,但對大多數孩子來說,它是。孩子, 希望你在最該學習的年齡,努力去拼一拼,將來的你會感謝現在的自己!

吃的了讀書的苦,才能更從容更自信的面對生活的苦。

https://www.toutiao.com/a6812972972249186816/

=========================================

許多年前,我剛養成閱讀習慣時——

每每看到動人的句子,我都會默默記下筆記。

那時候,有兩個人的句子,被我標記的最多。

一個是今何在,一個是韓寒。

此二人早期作品,如果要往深了說,可以寫出很厚的書評。

但,如果要簡化概括,也可以用兩個字總結。

那就是——不服。

2000年,今何在開始連載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悟空傳》。

《悟空傳》裡的悟空,是世間的一個異數,無父無母無關係無背景。

可他天賦異禀,只在菩提祖師門下學了十年,就有了大鬧天宮的本領。

他是猴群中的超級英雄,不服一切體制和規矩。

地府要他三更死,他就勾消生死簿;

天庭要他去養馬,他就造反拼命打。

面對千夫所指,他抖盡機靈舌戰群儒,單槍匹馬鬧開了花。

從此,三界便多了一個新物種——妖。

原來神仙沒法管的東西,都有一個名字,叫“妖”?

若天壓我,劈開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
我等生來自由身,誰敢高高在上?

2000年,也是韓寒人生中最關鍵的轉折點。

那一年,他走出校園,出版了小說《三重門》。

彼時的北京,房價平均兩千一平。

而年僅十八歲的韓寒,也賺到了自己的稿費——五十萬。

《三重門》的筆鋒凌厲而有趣,深刻描寫了國內的教育環境:

我是金子,我要閃光的
七門功課全部紅燈,才能照亮我的前程
正書乃是過了七月就沒用的書,閒書乃是一輩子都受用的書

韓寒瞬間走上神壇,成為許多青少年心中的超級英雄。

與此同時,他也引來以中年人為首的,主流文壇和主流社會的圍攻。

2001年,復旦大學宣布,願意破格錄取他為旁聽生,安排名師指點。

他不僅公開拒絕,還說:“就算復旦請我當教授,還要看我有沒有空。”

言語間,充斥著悟空被天庭招安當弼馬溫後的那股不服。

2006年,體制內的作家白燁發文,從整體上批評八零後作者:

“實際上,八零後的作品,只是進入了市場,但尚未真正進入文壇。”

“八零後這批寫手,不能看作是真正的作家,而是文學創作的愛好者。”

言下之意,無疑是在諷刺韓寒這類青年——

雖有眾多擁躉,號稱齊天大聖,但在天庭眼中,其實還不入流。

不久,韓寒舉旗反攻,抖盡機靈舌戰群儒,單槍匹馬鬧開了花。

後來博客時代 韓寒最高潮的時候一戰成名
就一個人單挑北京的一群
從大文學評論家
到作協副主席
然後到作協副主席他兒子陸川導演
然後到最後我來了

關於那場爭戰,你可以這樣理解——

大文學評論家白燁,就像打頭陣的巨靈神。

作協副主席陸天明,則像托塔天王李靖。

陸天明的兒子陸川,像李靖的兒子哪吒。

最後上陣的,是家世顯赫的玉帝親侄:高曉松。

結果怎麼著?在韓大聖的一根筆桿子下,十萬天兵接連敗陣。

陸川說你看韓寒這麼猖狂
把我爸罵得跟王八蛋似的
然後陸川剛一上去
也被罵得跟王八蛋似的
我說我來替你們出頭
反正韓寒最後說了一句話叫
“高處不勝寒”
就是我贏不了韓寒
於是我就大敗

在那個年代,在掌握體制資源的傳統主流社會眼裡——

韓寒,無疑是孫悟空一般的存在。

然而時過境遷,今天我們發現——韓寒貌似,變了?

在與高曉鬆的對談中,他溫柔可掬。

稱呼別人時,他開始習慣性地在末尾加上“老師”二字。

當別人自嘲時,他會迅速檢索對方的優點,給足對方面子。

但曉松老師在平靜時候的發揮
其實是特別好的

有人說,曾經的屠龍少年,如今變成了惡龍。

有人說,近些年的韓寒,正在不斷朝過去的自己打臉。

有人說,他背叛了他的擁躉,背叛了曾經支持他的那一代人……

事實果真如此嗎?

看完電影《飛馳人生》後,我才明白——

韓寒不再大鬧天宮,並不是因為他開始屈服。

而是因為,經歷過取經之路,他終於懂得了世間疾苦。

他不再像齊天大聖那樣去對抗萬物,而是學會了像鬥戰勝佛那樣去包容眾生。

以下內容含劇透

《飛馳人生》中,张驰年紀輕輕,就已蓋世無雙,成為頂級車手。

對於老車手萬和平(趙文瑄 飾),张驰毫不留情,在記者面前肆意羞辱。

而面對記者,张驰也並不懦弱,在鏡頭面前口若懸河。

說白了,對於一切人事物,张驰的態度都是不服。

张驰不服,是因為他有才華和天賦。

可他沒有想到,在這大千世界,才華和天賦,很多時候其實是無效的。

某天夜裡,他在自己車上意外撿到一個嬰兒。

他四處詢問,又做親子鑑定,結果發現嬰兒與他毫無關係。

他撿到嬰兒,沒什麼別的原因,只是因為隨機,只是因為命。

出於善意,他收養了嬰兒。

為了給嬰兒上戶口,张驰無奈,只好去地下飆車。

接著,他由於地下飆車,被警察抓獲。

而他被抓,也並不是因為有人告密。

還是因為隨機,因為命。

是的,他沒做錯什麼,卻無端被禁賽五年,被讚助商告到傾家蕩產。

怪誰?

惡龍?

不存在的。

五年後,张驰想恢復參賽資格。

法院上,擁有裁決權力的法官,正是曾被他羞辱過的萬和平。

然而,萬和平並沒有惡意報復,直接給了他一個合理的綠燈。

恢復資格後,他去考駕照,教練人也很好,馬上給了他機會。

可张驰一啟動……發動機直接爆了。

他去找朋友借錢,結果朋友比他還慘。

他去垃圾站,想取回自己曾經的車架,結果不幸碰到看門大爺。

他想用甩棍嚇跑看門大爺,結果甩棍卻無論如何也出不了鞘……

為什麼出不了鞘?

他的好朋友,孫宇強(尹正 飾)說:

你之前懟天懟地
懟得太用力
現在卡住了

幾經轉折,张驰好不容易拿到了賽車。

卻在參賽路上,運載車出了車禍,賽車被摔個稀巴爛。

對手林臻東(黃景瑜 飾)幫他修好了賽車,他終於能夠正常參賽。

五年苦練,他記下了巴音布魯克賽道的每一個細節,跑起來游刃有餘。

然而,他卻被一顆莫名出現的石子刮破輪胎,賽車失靈飛向了大海……

發現沒?

张驰身上的特性,其實和韓寒是有類似之處的。

都是年少成名,都是天賦異禀,都是理想主義。

都愛懟天懟地,都寵自己兒女,都有超凡技藝。

但,如此類似的兩個人,卻擁有兩種相反的命運。

韓寒一路高歌,张驰卻歷經坎坷。

造成這一切的原因?

僅僅只是——運氣。

什麼意思?

韓寒拍這部電影,到底想表達什麼?

電影中的一段對話,十分值得玩味。

一名記者採訪新晉車神林臻東,說:

“我知道你有很多粉絲,而且你連續三年入選了福布斯體育榜。”

“但也有人認為,你只是有更多資源,有更好的車和更多的錢。”

“對於這些觀點,你怎麼看?”

林臻東答:

“不管是金錢方面或者說是精力方面,我的付出都比其他人更多。”

”所以,我的收穫也比其他人更多,我覺得這非常符合邏輯。”

“難道非要讓那些付出沒我多的人贏,才符合你們這個童話故事的結局?”

林臻東坐擁資源,十四歲出國留學,其家族在房地產界叱吒風雲。

可他卻認為,自己所得來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付出和努力。

這就像韓寒十八歲時,認為《三重門》的爆紅,幾乎全憑他的實力。

一開始這書剛出來的時候
肯定是媒體的炒作
然後後來就是憑實力了

事實上?

《三重門》確是一本好書。

但,它絕沒有好到,擔得起“中國近二十年銷量最大文學作品”的榮譽。

《三重門》剛出版時,韓寒曾說:“《三重門》五十年內無人能及。”

然而,十幾年過去,韓寒不止一次,試圖推翻自己這部作品:

這本書現在看來,多有幼稚和賣弄
我當年之所以那麼寫,是想模仿梁實秋和錢鍾書
寫完《三重門》後我開始反思,覺得這樣太做作
從第二本小說開始,我徹底拋棄了這個風格

我自己當時 無論是知識儲備
(還是)我的自我認知,與我獲得的關注跟地位
我自己覺得是沒有匹配的
我應該是一個更強的自己
才能匹配到那樣的地位

年近中年,韓寒漸漸開始成熟了。

他漸漸發現,這世上很多事情,其實充滿了隨機性。

所以,他開始理解,為什麼一代車神,會在街邊賣炒飯。

他開始理解,為什麼如他一般有才華的人,會被扒光示眾。

他開始理解,為什麼如他一般有志氣的人,會為了錢去跳鋼管舞。

因為每個人,無論如何拼命,也最多只能掌控一半人生。

而另一半人生,只能交給隨機,交給運氣,交給風。

就像《飛馳人生》片尾曲唱的那句:

我的一半人生 飄蕩就像只風箏
如果命運是風 什麼又是我的繩

《悟空傳》中,今何在曾寫過這樣一段話:

也許每個人出生時
都以為這天地是為他一個人而存在的
當他發現自己錯的時候,他便開始長大

長大後的韓寒,懂得了每個人都不容易,每個選擇都可能是無奈之舉。

於是,他不再懟天懟地。

但同時,他仍以另一種形式,保留著那股不服的特性。

《飛馳人生》的最後一幕——

张驰應了一場比賽,到了賽場上才發現,對手竟是一輛飛機。

這裡,是一個彩蛋。

這也是用魔幻手法,對現實的一種比喻。

現實中,無論資產亦或運氣,還是韓寒享受過的時代紅利——

其實都相當於,是一台具有先天優勢的飛機。

有些人,或許畢生都無法坐上飛機,只能在陸地上緩慢爬行。

但。

只要你仍在堅持你所熱愛的事情,你就值得被尊敬。

张驰的真實結局,是賽車爆胎,飛向了大海……嗎?

據我所知,巴音布魯克的四周,根本沒有大海。

蔚藍的大海,是虛構的場景,是韓寒送給所有追逐夢想的人的希冀。

怎樣才算追逐夢想?

曾經的韓寒以為,追逐夢想就是戰胜對手。

如今的韓寒認為,追逐夢想就像拉力比賽——

你根本看不見對手在哪。

你能做的,只有自己與自己的另一半人生拼死搏鬥。

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51917f417e4af95470672f29&lemmaId=72916&lemmaId=72916&fr=qingtian
.......................................
韩仁均,作家、赛车手韩寒的父亲。韩仁均从小热爱创作,曾在故事会等杂志上发表大量故事和小说并获奖,韩寒受其影响,也开始对阅读,写作,摄影以及书法感兴趣。韩仁均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肄业后在亭林镇文化站担任站长。工作后期在金山报和金山区文化局工作。现已提早退休。
"作家"韩寒之父,在1997年以前曾是个多产的作家,并多次获奖。韩仁均从小爱写东西,曾经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上过学,后来病退,到离亭林不远的朱泾的文化站工作,他也有文学梦,是一个爱写文章的小作家,是上海市金山区委宣传部主办的《金山报》的编辑。出版过《儿子韩寒》。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F%A9%E4%BB%81%E5%9D%87/4614053
====================================

名人真心話》從1年被當15學分到台灣大總經理 林之晨:輸在起跑點沒關係,重點是贏在折返點     2019-07-24

多父母期望子女「不要輸在起跑點」,但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說,他唸台大化工系的時候,大一被當了15個學分,當時教過他的老師,當時應該都不認為他畢業後會有相對成就;但到了大三以後,他跟學長創業,20年的創業經驗,讓他坐到台灣大總經理的位置,「很多台灣家長說,不要輸在起跑點,但我認為輸在起跑點沒有關係,我認為重點是贏在折返點。」

台灣3大電信業者,今年以來陸續換了新面孔,去年才剛滿40歲的林之晨,不僅是電信業最年輕的總經理,放眼國內1700家上市櫃公司,林之晨也算非常「幼齒」。林之晨2009年從美國返台創業,成立網路新創育成公司AppWorks,有人稱林之晨是「創業教主」,林之晨的父親是前衛生署長林芳郁,母親是整形外科醫師林靜芸,林之晨的妹妹也念台大醫科,不過,林之晨說,出身醫師世家,讓他很早很早就看到醫師的地位在台灣社會正在走下坡。 「台大醫科的人有一種非常執拗的個性,就是只要專心投入某一件事,就會相信自己在這個領域會拚到第一,柯文哲就是這樣的個性,我妹妹也是如此。」

20190720-台北市長柯文哲20日出席2019獺獺盃團圓派對暨親子館聯合運動會。(顏麟宇攝)

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認為,台大醫科的人有一種非常執拗的個性,就是只要專心投入某一件事,就會相信自己在這個領域會拚到第一,台北市長柯文哲(前左)就是這樣的個性。 (資料照,顏麟宇攝)

林之晨表示,當初他之所以返回台灣創業,是看到當時全球智慧型手機起飛後,社群媒體等網路應用需求來臨,當時台灣科技業仍然是硬體掛帥,但他認為,台灣如果不在網路應用服務大洗牌過程,發展新一代軟體與服務公司,未來的競爭力只會愈來愈弱,因此,回台後旋即成立AppWorks。

「可惜,當時政府比較在乎的是金融海嘯,政府忙著去改遺產稅、改海外所得課稅,房地產依然被政府視為經濟火車頭,導致房地產漲了好幾倍,沒有看到社群媒體的機會與挑戰。」


林之晨的創業過程,結識了檯面上多位網路新創界的人物,目前擔任中華電信獨立董事的杜奕瑾,是林之晨台大學長,林之晨說,他當時把手上2個RAM ,捐給了杜奕瑾,也算對PTT的網路流量增加有些貢獻。林之晨也是在台灣最早發起「冰桶挑戰」的人,當時因為適值2014年縣市長選舉,他點名了當時的市長參選人柯文哲、連勝文,以及時任國發會主委管中閔3個人接受挑戰,管中閔與他也先後擔任台灣大獨立董事。

大三創業才發覺興趣…他鼓勵年輕人「把自己放在對的環境」

不過,林之晨在台大化工一年級時,被當了15個學分,他說,當初念台大化工係是「選校不選系」的結果,唸了以後才發現興趣不在化工,大三跟學長創業以後才發覺興趣所在。 「我過去20年都在我的共同創辦公司工作,我的案例給社會啟示,我在18歲時可能進度落後別人,對學習不是很多熱忱,但是出社會後只要投入具熱忱的領域,我的學習速度很快,到了40歲所累積的知識能力,和同儕相比也不輸同儕。」

林之晨強調,「很多家長說不要輸在起跑點,但我認為輸在起跑點沒有關係,我認為重點是贏在折返點」,他不是鼓勵年輕人不要重視成績,而是要把自己放在一個對的環境,才會有動力學習得比較快。

年輕人應該創業嗎?

對於「年輕人該不該創業」,林之晨表示,台灣社會應該鼓勵真心想創業的年輕人去創業,但不要鼓勵不想創業、只聽別人說「創業很酷」的人去創業。他說,唯一害死年輕人的,是為了創業去貸款,這些錢不管是成功或失敗都得還,有些創業失敗者,可能為了還青創貸款等而讓往後5年、10年的人生被耽誤。

不過,從過去AppWorks的育成經驗,年輕人即便在創業失敗後,他們過去創業2、3年學到很多經驗,重返職場後,通常會被聘為數位部門主管,同儕可能只是專員;換言之,創業提供讓年輕人在日後職場「彎道超車」的機會,如果他畢業後是進大公司工作,現在頂多擔任類似處長的職務、而不可能是總經理:「我擔任市值前15大公司總經理,如果這是一項人生里程碑,代表我過去人生的加速度比較快。」

作為台灣最年輕的電信公司總經理,如何面對年紀比他還大的下屬?林之晨說,擔任台灣大總經理這幾個月,其實沒有什麼調適過程,因為過去他在AppWorks創業期間,就像孫悟空一樣,在外面東征西討,形形色色的人都見過,「我們在做AppWorks培養了上千位新創業者,年產值已到900億元,合計規模上已經不輸台灣大。台灣大雖有各種不同事業部門,但他們就跟我過去碰到的人一樣。」 


林之晨表示,他過去10年長期耕耘部落格,資訊的掌握對他的工作扮演重要關鍵,因此,不管是訂閱RSS或Google關鍵字,他每天關注200個部落,訂閱「柯文哲」在內的50個Google關鍵字,每天5時醒來到7時多出門,第一件事就是掃描這100多篇文章,「我覺得,這(關鍵字)就像我在追的連續劇一樣。」

https://www.storm.mg/article/1512037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