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遠端工作、被迫放無薪假──這場疫情如何改變未來職場?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2020/04/14

當我們遠端工作、被迫放無薪假──這場疫情如何改變未來職場?

面對這場疫情所帶來的影響,大家都無所適從,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但有幾個現在就能夠預見的趨勢,如果我們能提早先做好準備,對於「後疫情時代」的職場趨勢也能更快掌握。

「疫情就像一場戰爭,將改變人們生活方式」──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

直到現在,我還有一種不真實感。看著電視上全世界的確診數目不斷飆高,各國醫療崩潰,醫院擠滿了病患,屍體無處可放,世界領導人求援無助。

從去年 12 月中國武漢傳出疫情至今,將近半年,我仍有一種作夢一樣的感覺,這個比好萊塢電影還要離奇的劇情正在全球真實上演中。

面對眾多不確定因素,我們唯一我們可以預見的事情,就是這場瘟疫將永遠的改變我們的生活。

疫情對將改變傳統企業組織結構

2020 年 3 月我在公司召集了針對肺炎的因應對策,從原本只需要每天戴口罩、量體溫,進階到安排人員分組進行遠端工作,取消實體會議跟活動,全面改成線上。身邊也有很多朋友開始放起無薪假,或者被叫減班休息,甚至許多人連工作都不保了。

面對這場疫情所帶來的影響,大家都無所適從,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但有幾個現在就能夠預見的趨勢,如果我們能提早先做好準備,對於「後疫情時代」的職場趨勢也能更快掌握。

一、就是眾所皆知的遠端工作。疫情或許不會在 2020 年全面結束,即便早於預期結束,遠端工作也將成為趨勢。當遠端工作成為新趨勢時,現代企業傳統的管理模式將不再適用。過去打卡上、下班,在同一棟辦公樓隨時可能見到主管同事的職場生態結構,會被打破。

企業為了也會因應這樣的情況,開始做出調整。

二、外包工作興起,企業要求機動性提高。

美國在疫情後有將近 1680 萬人失業,在許多重視勞權的國家,資遣員工也需要一定的成本這波疫情讓更多企業意識到,面對變局時養著正職員工更難應對,除了減薪、無薪假、裁員外,還需要負擔其他可能成本風險。

所以,隨著疫情造成的遠端工作趨勢,個體戶跟外包會加速發展。企業會為了把風險轉嫁出去,把原本許多組織內的工作內容,改為透過線上平台轉包給個體戶,既有企業組織的結構會逐漸被解構。

當疫情造成諸多國家下達封城或者禁足令,在家工作必然會成為趨勢。當企業發現員工不用來上班也能運作很好,那當然會進一步思考,未來是不是連固定的薪水或社會保險開支也可以省下來?這樣的話,就能規避危機時要裁員的風險。

同樣地,受僱者被困在家中,如果面臨減薪或放無薪假,可能會為了生計,尋求可以增加收入的方法,被迫成為個體戶線上接案。各樣遠端工作工具也應運而生。很快地,我們就能看到過去難以想像的組織功能部門,都在家工作甚至是外包。反向來說,也增加了個人接案崛起的趨勢。

「世界工廠」還能撐下去嗎?

除了企業在這波疫情中受到影響外,生產線也是一樣。許多工廠停工,但市場仍有需求,導致大量缺貨。像筆者本人最近買了新房,正在贈添家電,但很多都缺貨。公司要採購新電腦也面臨全球大缺貨的情況。

中國過去作為「世界工廠」,全國上下停工兩個月,讓其他國家意識到仰賴單一國家生產所帶來的風險傳統製造產業必須要仰賴勞動力低廉的發展中國家,作為生產中心,所以意識到這種情況的先進國家,會試圖打破現有的經濟結構。

將關鍵的生產線拉回本國,但又沒有便宜勞動力的情況下,智能化、無人化的生產模式,便會全力發展先進國家必須抓緊機會盡快進行產業轉型、升級,才能避免這次疫情造成的窘境。

筆者認為,疫情過後,落後國家很難再依循過去加工出口的模式,再複製過去許多國家曾有過的「經濟奇蹟」這群廉價勞動力面臨生產結構迭代演進,會遇到另一波就業危機。

換言之,疫情會加速 AI 跟大數據的發展,固定化的工作會更快被取代過去認為至少 10 年才來臨的新時代,可能在 5 年之就會來到了。所有可以被 SOP 化的工作,都可能提前被人工智慧取代。

沒有特殊專業技能的人才,將可能遇到更大的就業挑戰。無法適應這樣趨勢的必然被淘汰。

每個人都應該把自己視為「一家公司」

面對這樣趨勢,有些思維是我們需要從現在就去考慮的。第一個就是「個體」的思維,即便這次疫情可能造成全球許多中小企業倒閉,但未來的工作模式將不再是依附在大企業大財團中,企業也不會傾向僱用正職人員。

因此,每一個都要把自己當成「一家公司」,從過去在組織中領薪水的模式,改變成為提供服務者「論件計酬」。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供應商」,「我能夠提供給企業或其他個體怎樣的服務?」如何在家中或者其他地方有同樣效率的產出,也會是一大課題。

這樣的模式會推進人類社會的演進,就像過去黑死病打破了中世紀神權至上的王權跟教會體制,進而間接推動了文藝復興、宗教改革跟啟蒙運動。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大瘟疫也會一定程度改變所有人的生活跟工作模式。

在疫情後的新社會,人的價值會被更凸顯,創造性的思維跟人文精神會隨著個體和遠端的崛起更加被重視。而我們可以裝備好自己應對這樣可能未來的方式,就是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解方

試著問問自己下面幾個問題,看看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迎接職場的變化。透過這樣的思考跟對話,在危機中提前讓自己具備應對挑戰的能力。已經準備好的話,恭喜你;如果還沒有,不如從看完文章後就開始思考:

1. 我擁有怎樣的技能可以賦能他人?
2. 我的存在可以怎樣為社群跟組織帶來怎樣的正面影響?
3. 如果我還不具備這樣的能力,我該怎樣學習補足?
4. 我將成為自己的「老闆」,我該怎麼管理自己?

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3251?utm_campaign=media_yahoo-affiliate-yahoo_news&utm_medium=affiliate&utm_source=media_yahoo

===========

當我們嘲笑政客、教主的誇大,指責 X 粉的愚蠢──你可能也身陷「洗腦劇毒」卻不自知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2020/01/20

當我們嘲笑政客、教主的誇大,指責 X 粉的愚蠢──你可能也身陷「洗腦劇毒」卻不自知
不同意識形態或者國家的人們也紛紛指責立場不同的對方被「洗腦」,我們似乎處於一個非常容易被洗腦的時代,又或者,我們都被洗腦統治著。

讀家選書:《 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技術

這幾年全球民粹主義崛起,很多的極端勢力崛起,政治人物的「鋼鐵狂粉」也在每個國家都層出不窮。不只在政治界,許多新興宗教的教主也趁勢崛起,擁有廣大的信徒膜拜。

不同意識形態或者國家的人們也紛紛指責立場不同的對方被「洗腦」,我們似乎處於一個非常容易被洗腦的時代,又或者,我們都被洗腦統治著。

因極端主義而產生的自殺炸彈客可以說是被「洗腦」的最徹底了,但令人感到弔詭的是,這些炸彈客並不是那些傳統印像中教育程度低落,流落街頭的「低端人口」 ,反而許多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

20 年前造成東京地下鐵大量死傷的沙林毒氣事件,幕後元兇邪教奧姆真理教中的核心幹部,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分子,許多還是畢業於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這些頂尖名校。

洗腦是如何產生的?

到底邪教教主跟極端政客怎樣建立自己的形象,讓追隨者願意不顧一切追求,甚至做出許多非理性行為呢?專門研究恐怖份子的以色列心理學家艾里爾.梅拉里(Ariel Merari)以「隧道」比喻洗腦過程,當走出這個隧道時,優秀的菁英最後也會變成恐怖份子。

「隧道」具有兩種特質,讓人縮小視野,只會注意到出口的亮光,彷彿所有救贖都只能透過同一種道路跟方法;同時,透過隧道,讓人與外界隔絕,找不到其他出路,只能根據組織的指示和框架前進。

首先,任何組織的洗腦方式都是隔絕外在的聲音,進入小組織、小團隊等等具有「排他性」的群體內。同時告訴群體,群體之外的訊息都是虛假的,而只有領導者可以拯救世界,任何汙衊領導者的話語都是邪惡的、錯誤的。這樣,參與者就會接受團體內的價值觀,並內化成自己的信仰。

而且這些群體會都會有很簡單、明瞭的口號號召人們,比如:「參與組織就能獲得人生救贖」,領導人給予追隨者某種層面的美好承諾或者保障,同時透過二元對立、非黑即白的價值體系,告訴追隨者組織信仰以外的事物就是邪惡的黑暗勢力,完全否定其他價值觀的可能。

所有地方都可能發生洗腦

然而這種「隧道」模式,不只會應用在極端的政治跟宗教場域,也常常可見於一般的目標上,例如:運動社團、補習班等等,這些都具備有隧道的要素。

假設說體育校隊目標是要在年度的全國性競賽中獲勝,全部團隊夥伴都為了這個目標心無旁鶩地努力,同時也與團隊成員具有密切的相處連結。升大學的補習班也有類似情況:每天密集地上課、隔絕其他活動可能,同時灌輸「台清交成政,人生才會有成就」的價值信仰。

雖然這些「隧道」的立意都很良善,同時不會傷害別人,但只要陷入「隧道」的情況,就可能有副作用跟其他危險。如果完全以目標為導向,忽略了其他事務,那達不到目標的話,很容易產生絕望,誤以為人生的一切皆繫於其上,因此憂鬱甚至自暴自棄、甚至自殘。

如果長期在這樣隧道之內,與外界產生隔閡,那麼當達到目標走出隧道後,有些人反而會茫然跟自我懷疑,許多人更因此試圖尋找到其他「隧道」進入。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成績優異就讀頂尖大學的人最後會進入邪教組織的原因。

雙方合意才能成功洗腦

除了上述的運動社團、補習班外,其實許多學術的象牙塔以及血汗企業,都是透過「隧道」來讓成員、員工潛移默化地接受信仰,自願成為體系的一員。我們到底要怎樣保持耳聰目明,時時警覺不被洗腦呢?

日本知名的精神科名醫岡田尊司的新書《當洗腦統治了我們》試圖給出解方。岡田尊司是一個特別的精神科醫師,原本就讀於東京大學哲學系的他,開始對傳統的功名觀念產生懷疑,想要釐清人類思維產生的原因跟機制,因而轉至醫學係就讀,最後取得京都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在持續研究下,他成為了日本人格障礙治療的第一人。

岡田醫師在書中邏輯系統地解析了邪教與極端主義如何透過洗腦,將正常人轉化為願意為信仰捨命的極端份子,簡單來說就是接受了「暗示」。但更具體地說明,即便是被催眠,也要被催眠者願意接受,才能成功。

所以其實真正的原因是雙方都願意,換句話說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種情況不會因為擁有民主體係而減緩,思想控制反而會透過網路跟社群時代的假新聞、錯誤訊息加深而持續強化。為了取得或者鞏固權力,政客會試圖煽動人民情緒,塑造一個造成人民痛苦的敵人,並承諾自己能帶來拯救。

唯一的方法是保持批判態度,並且認知到任何事物都沒有善惡二元的對錯分法,任何事情都是一個立體的光譜,今天某個政客在某個議題或許與你的思想契合,也許他講出了自己心聲,那不代表他就是正確的。

理解洗腦的五大原理

為了更深刻的預防跟避免被洗腦,岡田醫師在書中提出了洗腦的五大原理,讓我們知道思想控制的原理跟潛藏的風險,分別是:

1. 資訊受限或過剩:當資訊受限或者過剩的時候,就會讓人大腦的判斷能力下降,許多新興宗教都會要求成員與世隔絕,如果資訊太少,人的大腦為了推演出完整的部分,就會開始自行「腦補」,甚至會因此產生幻覺。相反的,資訊太多會讓大腦來不及處理,進而產生混亂。

2. 剝奪思考的力氣:當人處於疲勞狀態下,思維能力也會下降。所以透過大量的勞動行為,比如動員活動,讓成員不斷將體力耗費在其他事務上,也會大幅度降低判斷能力。像強勢的推銷員,講話速度會非常快,當聽者在理解上產生疲勞,也會開始順著對方的話走下去。

3. 自信地保證救贖:上述兩者的情況會讓受眾產生不安感,在無法自行演繹出對所遇見問題的有效解方下,如果該群體的領導人提供一個簡單的保證,那就很容易讓人信以為真。另一個層面來說,這時候的被洗腦者「被控制時反而感到安心」,因為當聽令行事就可以時,大腦的負擔反而下降。

4. 人類渴望能被愛:人作為社群動物,都渴望被認同,渴望掌聲,也希望被愛。邪教與極端組織透過這樣人性的弱點,在組織內提供了這樣的養分。領導者的一句「我愛你」讓人卸下心防,同時組織內的同儕給予的支持與鼓勵,獲得認同,更容易讓人難以自拔。

5. 禁止自行去判斷:為了防止追隨者找到組織中理論的矛盾處而產生懷疑,會禁止受眾自行判斷事情,並常常以領導者是「難得一見的大天才」,「受到天啟的大人物」等敘事手法,讓受眾相信這位追隨者是「高人一等」的特殊人物,因此自行放棄判斷的可能,把思考的一切都交給對方。

知道了這些之後,相信大家一定有似曾相似的感覺。不論是台灣早期威權戒嚴時期,還是當代,都有許多宗教領袖、極端政客運用這些手段來洗腦大眾,甚至許多寄生於不同單位的野心家也使用這些手法對人展開思想控制。在岡田醫師的梳理下,讓我們對思想控制有了全面了解,相信透過更多閱讀,我們可以更具有批判性思維,最終能保持耳聰目明,不被愚弄。

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2887

===========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