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機會?疫情后的K字形分化

《中國新聞周刊》 文/閆肖鋒2020.10.26

無論這次美國大選誰勝出,都將面對一個分裂的世界——不只是左右之分,還有貧富分化。

疫情正分割出富人和窮人兩個世界。全球億萬富豪財富總額又創新高,而窮人則朝不保夕,失業下崗。美國50位最富有的人的身家將近2萬億美元,而約1.65億收入最少、也即一半美國人的全部身家加起來也不過這個數50人=1.65億人!貝索斯去年離婚被分一半財產,今年股市又給他補回來了,人家還是蟬聯世界首富。

年初,經濟學家們都預測說,美國的經濟將會有一個V字形或者U字形的迅猛的恢復,但是現實越來越給我們展現了一個K字形的分化。

什麼是K字形分化?疫情之後,美股連創新高,富人和專業人士財產估值上升,同時,申請救濟、依靠food bank(申領免費食物)的人數也達到高峰。彼此分道揚鑣,呈K字形。白領階層因可在家辦公,收入也不受影響。而走下坡路的呢,是受教育程度不高、本來工資就低的人,他們往往得出門工作,聚集在一起易感染病毒,否則只有接受下崗失業現實。這其中又以有色人種和婦女的工作機會下降為突出現象。而這些正是當前美國諸多街頭抗議的底層因素。

想起本次美國總統大選唯一的華裔候選人楊安澤的競選口號:向富人徵稅,向普通人撒錢。楊的承諾是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即每個月給18~64歲的美國人發1000美元,以補充自動化帶來的工作缺失他提議應該讓亞馬遜、谷歌這類科技公司交納科技稅,以便支付因它們研發出來的機器取代人工而導致的失業救濟金。

無用階級,本身帶有強烈的貶義,楊安澤競選時當然不會用這個詞。無用階級是《未來簡史》作家尤瓦爾的專用術語,他揭示出一個困境,即人工智能時代大量失去工作的人群去幹嗎,他們連被剝削的份兒都沒有。楊安澤鼓吹,有了全民基本收入,這些普通人不是不工作,只是不以拿工資為工作目的,他們可以把工作當玩,就是不用為稻粱謀。聽上去挺美!

很可能,未來社會科技和資本精英掌管一切,其他人都發基本生活費,肥宅快樂。現在的美國社會不正走向這個趨勢嗎?如果這代表人類的未來,那人類作為萬物靈長的前景是多無趣啊。

特朗普說是中國人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機會,不,是AI。即便沒有中國人,美國的中下階層也會失去機械性的工作——機器取代了馬車,而人工智能取代的不是馬也不是車,而是趕車的那個人。

特朗普或拜登無論誰當選,將來製造業是中美必爭之地,也是兩國勞工階層飯碗所繫。在以福耀玻璃為主角的《美國工廠​​》中,美國人工是中國的七八倍,但美國工人仍不滿,而且提出諸多勞工權益。美國工廠之所以外包,就是收割不了美國藍領,所以只有外包。中國工廠之所以接包,就是因為還有人口紅利和勞工紅利,所以多苦都要接包,否則吃什麼?

當前,中國工廠模式仍具競爭力,但此模式就是把人當機器,等機器真的來了的時候,人就下崗了

按尤瓦爾的警示,未來只有1%的人完成下一次生物進化,升級成新物種“神人”,而剩下99%的人將徹底淪為無用階級。楊安澤的全民基本收入方案似乎提供了某種解決方案。但姑且不說這麼大一筆錢能不能收上來,就說閒下來的人都幹什麼去,就是個巨大的社會問題。

人活著,就活個被需要。如果哪天不再被社會需要,那就等於死了。聽著挺悲哀,不是嗎?

https://www.toutiao.com/a6888084018928026115/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