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不歸路                       2019/07/31 中國時報 徐宗懋

香港的示威抗議行動已進入無人領導混亂的局面,示威者只會發洩情緒,堵馬路,癱瘓交通,汙損重要機關,儘管還是打著「民主運動」的旗號,但實際上已經無關民主,結果必然是失敗。一國兩制中「一國」的內涵和運作只會加速緊縮,示威者更快地得到他們所反對的一切。

民主是政治道德的規範,但在實踐上並非抽象的口號,而是需要策略和過程,這才是運動成敗的關鍵。香港街頭運動的青年完全不具備條件,他們只想越鬧越大,好像越亂港府和北京就會屈服,在政治上這是極其幼稚的,結果將是香港不歸路的悲劇。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過世前曾說,97後的香港人只是形式上知道自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還沒有真切地感覺到其中的內涵。未來香港會慢慢地褪去國際化的色彩,變得如同中國內陸的一座城市。李光耀的話是真知灼見,1997年後香港逐步被中國內地化,尤其中國大陸經濟和政治越強大時,速度會加快,大部分香港人並沒有心理準備,更缺乏真實的認知,所以當事情逐漸發生時,一下子轉不過來,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對應方式,結果走向了最糟糕的方向。

以2017年預定的特首直選計畫而言,儘管仍是被北京挑出來的人選,但畢竟是香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試想,如果被中央政府挑選的3個北京市長候選人,由北京市民一票票的選出最後的當選人,這將是何等驚天動地的變化。香港人並不理解這個內涵,他們應該先接受這個計畫,把特首直選變成事實,然後再逐步爭取候選資格定義的放寬,最後一步步實現真正的直選。

遺憾的是,激進的勢力沒有目標感,缺乏現實意識,策略錯得離譜,他們煽動群眾情緒,發動了雨傘運動,占領主要街道,要求立刻實現真實的普選,並說沒有普選就沒有一國兩制,就是改變香港原來的制度。這純粹是瞎扯一通,港英時期並沒有直選制度,總督是倫敦那邊派過來的,並不是香港人民選出來的,最早也只有立法局,也是港英政府指派的,根本沒有任何民選機制。

英國百年來都沒有給香港民主,深知若香港實現民選,會對大陸內地形成顛覆作用,迫使大陸政府提前收回香港,所以英國從來不敢在香港實現民主,以維護殖民者的利益。至於末代總督彭定康最後提出民選,主要是製造跟北京談判的籌碼,這是英國人老狐狸的真面目,有好處就要民主,沒好處,什麼民主都不談。

現在抗議的香港年輕人根本沒有經過港英時期。當時香港人是英國殖民地的二等百姓,但不少香港人卻自以為高人一等,瞧不起其他地方的華人,當年輕的抗議者高舉港英的旗幟時,除了說明自己是新一代殖民奴才,讓自己顯得滑稽可笑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意義。

現在抗議者認為北京無法承受香港的混亂,這是錯誤的假設,過去20年,香港的重要性已經大幅降低,無法承受香港混亂的是香港的工商界和一般百姓他們的生活才會受到嚴重的打擊,並逐漸改變對局勢的看法。北京所做的就是等待香港民心的改變,並做好一旦局面徹底失控時,必要的緊急強硬手段。而內地的中國人必將樂於見到,那些丟人現眼的殖民奴才猛然覺醒的一刻。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731000664-260109?chdtv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