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則文觀點》為什麼高知識分子反而更容易相信神棍?他一語道破邪教的運作模式!

「...而邪教之所以不同於一般正當宗教,在於其會用恐嚇的手段,告訴你脫離這個群體可能會有的恐怖後果,讓人難以離開,而對脫離的人,群體也會以一種叛徒的概念去抵制;相反的,會給與群體內的人一種保障,比如信仰教主就能得到怎樣直接的好處,這是其他正當宗教不會有的...」

台灣這個自由的小島,一直以來都有神棍橫行的傳統,其實不只台灣,只要在人類社會,都會有這樣的邪教問題,印度近期就有所謂的大師因為性侵信徒被判刑,反而引發造成數十人死亡的暴動。(伸閱讀:400人為他自宮!印度邪教「上師」被判性侵 上萬信眾暴動釀30死 

到底人類社會發展中,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有許多社會地位跟知識涵養也非常高的尖端分子會前仆後繼地進入一些一聽就荒誕不羈的邪教裡面?而在世界每個地方都曾出現過這種案例,我們可以從群眾心理學來思考。

群體下 人的才智會被抹平
當人們構成一個群體時,不管他們內部有多大的差異,博士還是小學畢業,當自己進入這個群體,個人的思維會被抹滅,進而成為一個集體的心理。這樣的情感在他們個人獨處的時候,絕對不會出現,但是當一堆人聚在一起,有一樣的信仰跟暗示時,那樣的能量會非常大,以至於有所謂的超自然震動。

在這樣的群體中,人們會把思辯能力交出來,個人的才智都會被抹平,個體的性格也會被削弱,這樣的同質化下,會讓最聰明的人做出最愚蠢的事情。當進入一個群體後,在人類本能下,會順服這樣的群體,因為違逆群體的意志,代表的可能會被逐出這個群體。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邪教團體讓人難以自拔,如果透過直銷式的方式,把整個家族,社交圈都拉進這個邪教團體,那當自己想要離開時,等於硬生生地跟自己的社交圈斷裂,那即便自己曾經有懷疑,也會為了繼續在這樣的群體裏面,而睜眼說瞎話。

容於群體 讓人感到受支持與安慰
另外群體還會有一種情況,就是認為「法不責眾」,當你看到幾千個人同時做一樣的事情,自己在那樣的環境卻沒有跟著做,會顯得非常突兀,可能會因此招惹麻煩,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第一次到直銷會場或者邪教團體的,會情不自禁地試圖入境隨俗跟著起立鼓掌或者跪拜。

而同時,因為這樣的情況,情緒也相當容易傳染,那是一種群體性的催眠,最簡單的例子,如果看到一群人發笑,即便自己聽不懂笑話,也會認不住跟著一起笑。這是人類作為社群動物根植於基因中的一種反射行為,當一萬個人一起做某件事情,即便非常愚蠢,也會給人帶來莫名的安慰與感動,認為自己融入群體中。

衝動、急躁,會是群體組成下的性格,因為在群體下,人類會試著不再獨立思考,因為思考是非常耗費腦力的事情,所以社群動物會跟著大群走,省下自己判斷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動物中會有領頭動物走錯路,可能會讓整群綿羊集體自殺摔下山,同時,為了捍衛這樣的邪教群體,通常遇到外在的批評時會顯得情緒激動。

邪教運作的模式
這些邪教的運作方式都很類似,透過人情的攻勢,你的好朋友在裡面,你因為相信自己的朋友,而不好意思拒絕,也進入聽個什麼分享會。這個分享會中,大家感覺都對你很好,如果剛好這是個渴望人際交往的人,他的需求就能被滿足,人們大多數的問題其實都是人際上的問題,當有一個群體安慰支持時,大多數的問題感覺都能解決,這也是為什麼參與的人真的會感受到進入邪教前後的差別。

而邪教之所以不同於一般正當宗教,在於其會用恐嚇的手段,告訴你脫離這個群體可能會有的恐怖後果,讓人難以離開,而對脫離的人,群體也會以一種叛徒的概念去抵制;相反的,會給與群體內的人一種保障,比如信仰教主就能得到怎樣直接的好處,這是其他正當宗教不會有的。這樣簡單的方式要人放棄自主思考,在放棄獨立思考同時,遭遇的問題當然迎刃而解,因為不再思考,都交給教主去化解了。

同時,邪教相較於正當宗教,最好辨別的差異就是對「活人」的偶像崇拜,這樣的偶像會完全凌駕於信徒之上,宣稱自己全知全能,達到無上成就,即便是穆罕默德、耶穌跟佛陀,都不敢說自己就是宇宙主宰。邪教偶像處於無人可及的地位,而信徒對於這個偶像的話語只能絕對服從,同時信徒沒有能力跟資格去對偶像規定的事情進行反駁或逐條思考討論,群體會創造出許多理由,即便那理由荒謬不可信,在群體的壓力下,信徒也會接受。

另外,這些信徒會有著一種狂熱,就是這位活人偶像是唯一的真理,信徒傳播這樣信念就能得到偶像的恩惠,因而努力地去傳播,會將組織的增長放在首位。同時他們會透過服裝、特殊外表等方式建立識別內部族群的方式,增強向心力,把圈外人、或者背叛者,當成仇敵一樣對抗,形成上下一心的態度。

邪教的教義非常簡單 不堪一擊
這種邪教,相較於一般的宗教,不會有太多的神學教義,教條會極端的簡單,不會思考太多形而上的事情,可能會簡單到,只要信仰偶像教主,你就能百病全消,同時,不信就會帶來災厄,免去許多思考辯證。這種教義最基本的駁論,就是全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沒有信仰這個教主也活好好的,以及教主的神蹟只出現在信徒嘴裡,不能在公眾實際展現,但是進入邪教後在群眾壓力下,一般人都會放棄這樣的思辨能力。

這些邪教的慣用手法,就是動用重複敘述的方式。所謂三人成虎,一個人說他入教以後生命昇華,你可能不信,如果有四五個五六個都這樣講,加上所謂做出見證的人的社會地位高,也就讓人開始相信所謂權威。這樣不斷擴散,即便自己根本沒有親身體驗所謂神蹟,但是為了怕被當成異類,也開始洗腦說服自己真的在加入團體後有改變,以得到群眾的支持安慰。

這種邪教之所以被稱作邪教,在於他所傳達的教義跟存在的目的相反,也就是建立在欺騙上,教主本人是深知群眾愚昧,而操弄眾人。通常的目的都是為了邪教領導階層的自身利益,財務是否公開透明是判斷的標準;打個比方,如果一個宗教組織,以要蓋宗教建築為由收取捐款,強迫信徒每個月繳交多少捐款,卻沒有實際蓋出任何教堂廟宇,那就可以合理懷疑,這個組織有問題。

如何幫助朋友脫離邪教
脫離邪教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通常已經整個陷進去,不只個人,通常家人朋友都在其中,自己如果脫離,同時等於跟自己經營已久的社交群斷裂,也就是這些人通常在邪教之外已經沒有社交圈,當離開這個團體後,可能會成為孤身一人,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其實心裡已經明白這是在騙人,但是為了這些支持團體的存在,選擇繼續留在邪教。

通常會進入邪教的人,多半是在心靈軟弱的時刻遇到挫折,渴望被安慰;當現實生活的朋友無法滿足這樣的需求,一個有許多人支持安慰鼓勵的群體就會成為他的選擇。這樣的人本身就相較起來更為脆弱,因此會更激進的捍衛邪教,以免自己的價值觀崩解,回到過去加入邪教前的憂鬱。

但是面對邪教,我們必須勇敢的衝撞,邪教可能造成的社會問題非常廣泛。比較低等級的神棍頂多騙個少女性交,對幾個信徒詐財;但是智商較高的邪教教主,是可能發展出動搖國本的廣大勢力,對社會經濟造成一定危害。我們面對陷入邪教的人們,不能直接用理性批判,而是要用感性的方式,使其在邪教群體外找到安慰,進而開始獨立思考。

p.s. 這篇文章沒有影射任何特定組織,純粹以大眾心理談論邪教。如果你覺得有既視感或被針對感,而感到不舒服,請立刻去圖書館或google研究你組織宣稱的宗教原始教義與組織所說的差異,獨立思考將拯救你自己。 (延伸閱讀: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的邪教檢查表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原標題:為什麼高知識分子反而更容易相信神棍?

作者/何則文

何則文,專欄作家,90後青年,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經濟部國企班兩年期英語組,目前在某科技集團任職,派駐海外。(相關報導:為何性侵女教徒、讓400名男教徒自宮,還受數十萬人擁戴?印度邪教教主用這3點蠱惑人心|更多文章)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330350

=====

這陣子沉迷於天龍八部,看見丁春秋與門下徒弟在江湖中行走時,即便身處困境,卻依舊不忘排場與吹捧,甚至看見徒弟們迅雷不及掩耳的見風轉舵,儼然與人類社會一直存在著所謂的「詐騙集團」「邪教」多所相似,讓我與這幾年來在諮商工作中的經驗產生許多共鳴。在此也與讀者們分享我自己對於這一類團體的認識,為何人們總是容易被這樣的團體吸引?

邪教、詐騙集團的行為樣態

 
1、如沐春風、煥然一新

團體裡通常會傳遞出一股不同於我們熟悉的價值觀,這有助於我們跳出受限的視框,讓我們對於發生在身上的衝突與苦難有不同的看見,也因此讓我們感受到真的有被幫助的正向感受、對接下來的課程抱持希望感。

2、口徑一致、不容質疑

 
你會發現這裏面的成員,望著領導者(或心靈導師、大師等稱號)的眼神就像看著下凡的神仙,對他講的每一句話大肆讚揚、五體投地,對他的每一個行為賦予天花亂墜的神化解讀。而當你對於這位領導者的某些言行感到困惑或提出討論時,很可能會立刻引起團體內的焦躁不安、引來眾人撻伐。

3、高壓而缺乏尊重的價值灌輸

這些團體通常會使用諸如:「愛」、「流動」、「接納」、「感謝」、「放下」之類看似正向的語言,但卻不乏讓彼此去攻擊、批判彼此過往的生命經驗。當你感到困惑而停滯時,可能會被批判為:「是你自己資質不好」「想改變的心態不夠堅毅」。如果你想離開,那就更可怕了:「我給出來的愛,只給那些願意吃苦、願意停留在我面前的人」「學習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你若是不把握,我也只能給你祝福……」。

 
4、拉下線

這些團體經常會刻意把「錢」淡化,卻又在言行間矛盾地透露出他們對於金錢的看重與依賴。偏偏這種強調靈性比金錢更重要的團體,收費往往都很驚人。當你因為繳不出學費而考慮退出時,他們會告訴你錢只是一種身外之物與工具,不要把錢看得太重,要用來讓自己活得更好;但一方面又明示暗示你要去幫忙找到那些同樣需要被幫助的人來上課,讓這份愛可以流動得更廣。

(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強調靈性比金錢更重要的團體,收費往往都很驚人。(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5、更可怕的傷害

當你堅持要退出時,他們突然改了個口氣,邀請你進來一起當幹部,一來可以更貼身地靠近大師、二來不用繳學費,可是這樣的下場往往是成了大師的貼身傭人(當然,也可能包含了性行為)。

然而,很多人走到這個階段卻往往無法覺察,理由是:

 
1、避免因為認知失調而升起的痛苦

「天啊!原來我如此信任、跟了這麼久的大師是個騙子?那我之前的付出到底算什麼?我因為這樣得罪的家人與朋友又算什麼?不可能的!」

2、獲得價值感

 
當你能夠貼近這位大師時,將會同時獲得其他信徒羨慕敬佩的眼神、獲得他們對你的阿諛奉承。那是一種被尊敬、一人底下萬人之上的無上成就感。

3、擔心幻影破滅

你是不是有如這些人所講的這麼好,其實自己的內心多少知道幾成,萬一你下了這位置,就可能被打回原形、不被人多看一眼。為了避免這一天的到來,團體裡多半上演著各種競爭。而他們努力把對方當成敵人來攻擊的目的,只是為了確保得到來自大師的愛。

(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成員努力把別人當敵人攻擊,只為了確保得到來自大師的愛。(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三類型的人容易被說服

 
1、自我價值低落

 

因為不認為自己是有價值的、渴求著來自別人的讚美與肯定,所以團體裡虛幻而華麗的語言,就滿足了這類人的需求。

2、太過聽話的人

 

 
從小習慣了被動接受來自他人的教訓與說理,放棄了自己的思考能力與權利,服從那些講起話來鏗鏘有力、貌似有道理的人。

 

3、在關係中受了傷

這一類人因成長過程中被最信任最親近的人嚴格對待、傷害或遺棄,他們在愛與隸屬的層次相當缺乏,因此一進到這個名為大家庭、無私的愛的團體,立刻會被這樣的氛圍所吸引,期待從中獲得一直難以被滿足的愛。

 

 
那麼,到底該怎麼辦呢?其實有幾個簡單的線索可以參考參考:

 

1、辨識矛盾

明明說著錢不重要,卻一直推著你繳交巨額學費、拉下線;明明說著超脫凡世的修道,卻總是幫人指點前世今生、媒合姻緣;明明說著淡泊名利,卻總是在沒有被好好伺候、沒被大肆吹捧的時候怒不可遏;明明說著自己是特地下凡幫助人的天使,卻在生活裡極盡奢華、嚴格要求各種接待規格。

(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神職人員不會自稱是神,但邪教教主以神自居,還在生活裡極盡奢華、嚴格要求各種接待規格。(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2、身體感受

 

當你靠近這些人時總是感覺到害怕、身體不自覺拉出距離;聽這些人講話會莫名其妙想翻白眼、在心底出現許多反駁的對話、打瞌睡;每次想到要見這群人就充滿壓力、甚至覺得頭暈或身體不舒服;看到這群人吹捧或莫名的儀式會感到反感……,其實,你的身體或許已經藉由這些訊息來提醒你:「跟這群人在一起,你並不會比較好。」只是我們的認知、我們內在被勾動的議題總是用力地說服我們,讓我們往這個萬丈深淵一步一步地踏進。

3、當你掙扎著要不要離開時,請你一定要提醒自己

 

 
自己的價值,不需要別人來給予才能長出來;而當你認為不對勁而想要離開時,當然也不需要獲得誰的同意。因為,你才是自己的主人。在健康的愛與關係裡,會尊重一個人成長的速度、尊重一個人選擇離開或留下,而不是當你表現出自己的想法時,反而遭受滿滿的攻擊與批評。

 

責任編輯/蔡昀暻(相關報導:女信徒入會必交裸照、在下腹烙印當「性奴」…美國邪教教主落網,恐怖行徑連FBI也震驚更多文章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434566

====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