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的終極預測
華輿 2020-05-25 10:19:32
搜索下載華輿APP(中新社旗下新媒體平台),關注全球華僑華人,瀏覽世界各國媒體新聞資訊,無需翻譯——華輿在“手”,世界盡在掌握!

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真正的經典歷久彌新!

近來,有一篇近萬字的中美博弈預測作品,它誕生於去年年中,最初未得到重視,卻因字字珠璣,後來被讚譽為神文。
文章邏輯嚴謹,思想深邃,格局宏大。
預測中美博弈的多個未來之事不管多離奇,如今有些已經得到驗證,而剩下的還在被驗證的路上

以下為正文:


中國打贏中美之爭,有三個條件:
1、中國內部的團結和統一;
2、團結國際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打破西方聯合對華壓制;
3、美國內部矛盾的進一步激化和經濟停滯。
未來二十年,中美關係的主旋律就是美國對中國的全面打壓和遏制美國的遏制戰略並非國家主義和自由市場的道路之爭,也無關兩國的意識形態,就是單純的老大對有威脅的老二的打壓。
英美的一貫傳統就是要師出有名、要有道德高點。所謂中國的南海擴張、一帶一路、知識產權問題、貿易保護問題,貿易順差問題,不過是為師出有名找的藉口而已。就算中國真的實施了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美國照樣會繼續遏制中國。
Trump說中國每年從美國偷走幾千億美元。很多人看了很委屈,解釋中國貿易順差幾千億美元並不是中國從美國賺得利潤,美國人也拿了貨物嘛,而且大部分利潤是美國企業賺走了。
其實根本不用解釋,貿易順差只是個為了打你而找的一個藉口而已。美國現在認為中國是競爭者,是對手,甚至是敵人,而不是什麼夫妻。不認清這個事實,掩耳盜鈴是沒有意義的。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亡。二戰美國確立了全球霸權地位後,出現了兩個挑戰者,一個是蘇聯,在國力軍事上挑戰美國,第二個是日本,經濟上挑戰美國。蘇聯在頂峰時GDP大概接近美國的一半。蘇聯在經濟上從來沒有對美國構成威脅,但是軍事和政治上與美國分庭抗禮,綜合國力應該達到了美國的60-70%。
日本經濟上最高峰GDP達到了美國的70%左右,人均GDP超過美國,但軍事政治上完全依附於美國,大概國力頂多達到美國的50%。蘇聯被美國全面遏制,而日本經濟也遭到了美國的打壓。
最終的結果呢?蘇聯分裂成了15個國家,最大一個俄羅斯的經濟不到美國的10%,綜合國力估計頂多也就是美國的20%了。日本GDP從美國的70%下降到美國的四分之一,人均GDP從美國的150%下降到了65%,經濟上已經完全無法與美國抗衡。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就算沒有造反的行動,甚至沒有造反的想法,只要有造反的實力,這一點就足夠讓君王處死一員大將了。中國的GDP達到了美國的60+%,主要工業產品的產量也超過了美國,綜合國力應該已經達到了美國的60%,增長速度也高於美國。這個實力已經無法韜光養晦了,美國從2012年開始就已經採取了遏制政策。
所謂意識形態、所謂知識產權貿易順差,都是藉口,即使中國完全接受美國的所有要求,長期的遏制也不會改變。

什麼情況下美國能放棄對中國的遏制。歷史已經給了很清楚的答案。第一個例子是日本,是一個全面接受美國要求,甘於做聽話小弟,放棄國家部分主權的例子。在日本的GDP下降到美國的三分之一以下後,美國基本放下了戒心,放棄了對日本經濟的打壓。
這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就是中國的GDP不但不能增長了,還得在現有基礎上砍掉一半,美國才會放鬆對你的絞索。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倍,如果GDP總量下降到美國的三分之一,意味著人均GDP在現有基礎上下降一半,人均GDP只有美國的8%。
在美國打壓日本的工作中,日本的人均GDP相對美國比例,就是砍掉了一半。每個人的收入直接減半,這點應該99%的國人都很難接受這個結果吧。日本人為什麼從昭和男兒變成了平成廢柴呢?因為日本人看不到希望了。有美國壓在頭上,經濟增長了被美國收拾,只有低頭,把經濟降下來,不對美國構成威脅,才有生存空間。
一個國家沒有了希望,誰還願意努力呢。
第二個例子是蘇聯,蘇聯選擇了對抗。對抗的結果是國家分裂成十幾個,但美國還是沒有放鬆對俄羅斯的戒心。十幾個國家中三個加入了昔日的敵人北約,老大俄羅斯和老二烏克蘭還兵戎相見,高加索的小弟還時不時的噁心一下俄羅斯。
有些人主張中國應該像歐盟一樣,分裂成十幾個國家,這樣單一國家實力變成美國的10%以下,美國就能放過你了,這也過分天真。就算中國分裂了,美國估計也得忽悠和中國各方和前蘇聯一樣打一場低烈度內戰,讓中國分裂各方像俄羅斯和烏克蘭那樣結成仇人,這樣才算放心。
中美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中國如果願意做美國的小弟,也得像日本一樣,GDP至少砍掉一半。如果中國不願意做聽話的小弟,GDP砍掉一半,美國也不一定能放心。砍掉一半只是2007年的中美GDP對比而已。也許只有中國分裂,內部結點仇,才能讓美國人放心吧。無論哪個結果,99%的中國人都是不可接受的。
遏制中國,是現在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朝野各界最大的共識。唯一的區別就是如何遏制民主黨和奧巴馬當年是打算溫水煮青蛙,通過讓利合作,通過TPP和TTIP拉攏全世界所有國家一起圍堵中國。
這個政策看上去沒有現在TRUMP的貿易戰這麼激烈,但其危險程度遠大於貿易戰一旦TPP和TTIP成功,美國將把中國排除在世界市場之外,那時才真是四面楚歌。而Trump的America First 的戰略使美國盟友們不願意全心全意配合美國,給了中國難得的騰挪空間。
中國在世界上,幾乎是沒有盟友的。中國的人口超過了G7人口的總和,13億人追求發達國家的生活標準,這對現有的發達國家來說,是一個噩夢,一定會動了他們的奶酪無論歐洲還是日本,他們希望在貿易戰中佔一點便宜,也對美國有諸多不滿,但最終,如果要站隊,他們一定都會站在美國一邊。
中國和歐日的經濟上的競爭和矛盾,一點不比美國少。歐盟和日本希望能在中美之間獲得一點利益,但最終一定是站在美國一邊,中國希望連歐連日來牽制美國,完全不可能。
現在貿易談判的結果,無論成敗,都不會改變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無論是讓步談成爭取時間,還是堅持原則不讓步,都是可以理解的當年的中日關係可以給我們一個鏡鑑。馬關條約是不是該簽,這個見仁見智。
李鴻章不簽馬關條約可能後果更糟糕。但是,簽了馬關條約,並沒有讓日本放棄對中國後續五十年的緊逼和蠶食簽不簽這個貿易協定,都不會影響美國未來二十年對中國的全面遏制和打壓。
未來二十年,大概率中國會面對整個西方世界聯盟的壓制,美國會更強硬,歐日會緩和一些,但壓制將是主旋律美國的遏制,不是靠中國貿易讓步,不是靠中國向美國靠攏,不是靠按美國要求改變經濟體制能徹底解決的。這一點,國人必須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前面寫的比較悲觀,好像像國歌中寫的,中華民族又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其實不至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國同時懟美蘇兩個超級大國,也撐過來了。在核武器時代,兩個超級大國之間搞全民戰爭的可能性很低,只會出現政治遏制和經濟戰,西方國家美歐日大方向一致,但內部也有利益衝突。
促進貿易平衡、經濟體制改革、進一步推進開放,無法徹底解決美國的戒心和遏制。但是這些舉措可以分化西方國家,取得喘息空間。歐洲願意打壓一下中國,但徹底打垮中國並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這場仗如抗日戰爭,是持久戰。中國不需要打贏,只要扛下來,美歐日自身的矛盾和問題,就會讓這場鬥爭無法持續。中國祇要做好自己內部的事情,就不會輸這場新冷戰,最終勝利者不是在戰場上,勝利屬於能改革解決自身內部問題的一方。
中國在未來二十年的鬥爭中,有什麼優勢,美國有什麼弱點?
關於未來二三十年中國如何應對美國的遏制,其實重新讀一讀主席當年寫的《論持久戰》就可以了,說說中國未來二十年的挑戰和應對。
《論持久戰》開篇就先批駁了兩個流行觀點,亡國論和速勝論。現在的貿易戰,不至於亡國,但流行的觀點也是失敗論和速勝論。
先說失敗論:失敗論的核心觀點是美國遠強於中國,中國必敗。失敗論者的論據也許沒錯,美國確實遠強於中國,但失敗論者提出了問題,但沒提出解決辦法。貿易戰必敗,那怎麼辦呢?全盤接受美方條件?接受了妥協了美國就不再遏制你了,就能把你當成盟友了。
這,實在太天真了。
美國的目標是消除中國對美國的競爭威脅,而不是什麼貿易保護和知識產權問題。貿易戰這一仗投降了,美國還會接著打你。抗戰中,中國丟了東北,日本就停止侵華了嗎?沒有,東北完了是華北,華北完了是華東。中國經濟不徹底垮掉,中國就還是美國的競爭對手,美國是不會停手的。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以妥協求團結,則團結亡
再說速勝論:速勝論者的觀點看起來很提氣,說什麼美國貿易戰損失遠大於中國。一打貿易戰美國就快不行了,經濟崩潰股市崩盤。美國股市跌了兩個點就興高采烈。
又說什麼歐洲日本對美國都很不滿,全世界要聯合起來對抗川普。歐洲政客發表一點批評美國的言論就如獲至寶,對歐洲多出幾倍的批評中國的言論視若不見。
速勝言論的危害有時候比失敗言論還大相信速勝論的人,一旦在斗爭的初期遭遇到了打擊和挫折,就很容易從速勝論一下轉變為失敗論者。中美鬥爭是力量的競賽。目前美國的力量遠強於中國,貿易戰的結果一定是中國損失遠大於美國。中國對美出口的大部分都是可替代產品,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很多都是不可替代的。
當年的中日戰爭,中國的損失遠大於日本,現在的貿易戰,中國的損失一定也會遠大於美國,這個是100%的事實。
回到我們的核心問題。中美鬥爭,美國會勝利嗎?能成功遏制中國嗎?答案是不會,中國最終會贏,中國能速勝嗎?答案也是不會,這個鬥爭可能持續20-30年,是持久戰。

中美的鬥爭為什麼是持久戰?最後勝利為什麼是中國的呢?根據在什麼地方呢?
先說說美國方面:
美國是全球唯一的霸權國家。美國的軍事實力,超過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之和。美國在高端技術領域具有壟斷性的優勢,全球幾乎所有的強國,都是美國的盟友(小弟),關鍵時刻一定會站在美國一邊。看似不可戰勝吧, 美國的弱點和問題在哪裡呢?
先讓我們回顧一下美國的經濟史。美國在二十世紀70年代,並沒有顯示出全球唯一霸主的力量。蘇聯處於鼎盛時期,全球擴張,美國經濟陷入滯脹。美國經濟持續增長和打垮蘇聯,都是起源於雷根時代。
82年,道指1000點,2019年,道指25000點,漲了25倍,扣掉通脹,應該也有8倍左右而普通美國人扣除通脹後的工資水平,從80年代到現在幾乎沒有明顯增長。股市的奇蹟和工資的停滯來源於什麼,和中國的開放是分不開的。
80年代,中國是一個勞動力嚴重過剩,勞動回報(工資)水平極低,資本和技術極度稀缺的國家。美國是一個勞動力不足,資本和技術過剩的國家。從最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就可以知道,兩個國家一旦互相開放,美國的勞動回報就會相對下降,資本和技術回報會迅速上升。
全球化特別是中國的開放,讓美國資本回報率大幅提高,帶來了股市的奇蹟,中國的勞動回報也大幅上升。 82年到2019年,道指漲了25倍,中國人均收入按人民幣計價也漲了幾十倍。美國80年代以來的貧富差距擴大,中國的開放肯定是一個主要原因。
然而,經過三四十年的發展,中國的資本從極度稀缺也變得過剩了,導緻美國的資本回報率也相應下降這也是美國商界現在對中國不滿的原因所在,賺不到以前那麼多錢了。美國勞動者對中國肯定更是一肚子氣,把他們的困境歸結在中國的頭上。


美國的弱點是什麼呢?
第一是制度。美國政治家首先關注的是選票,而不是長期的國家戰略 Trump打壓中國,首先也是為了選票,其次才是國家的戰略。目前,美國的所有人都同仇敵愾,勞動人民因為不漲工資而仇恨中國,資本家因為賺不到以前那麼多錢而仇恨中國。
但貿易戰打了一段時間後呢?資本逐利,即使在中國無利可圖,資本也不會把工廠搬回美國,而去越南,印度這樣的低成本國家。美國勞動者很快會發現即使沒有了中國的商品他們還是不漲工資,反而物價還在上漲。他們的怒火就會轉移。
而美國的資本家也會發現,轉移到印度去也不一定能賺到更高的回報,遏制中國並不代表能賺到更多的錢,那時事情就會起變化。
第二是美國的極化政治。現在美國基本沒有人替中國說話了。但有些言論還是中國人喜歡聽的,比如說貿易戰會給美國造成很大損失,對中國卻不一定有效。媒體說這些,不是為了幫中國,而是為了反川普。
對於反川派,只要川普支持的,我就一定要反對。我們看通俄門的報告,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俄羅斯去支持川普搞希拉里,並不是因為川普多親俄,也沒有得到什麼川普的承諾。而是認為,川普上台會加大美國兩黨的分裂和極端化,對俄羅斯有利。
俄羅斯沒法買通一個親俄總統,但俄羅斯可以努力幫川普當選,讓美國的政治更加極端化,加大兩黨和美國不同人群之間的矛盾。現在雖然反華是兩黨的共識,但是隨著貿易戰的進展,美國民主黨一定會攻擊川普的具體措施,不過也許主要的攻擊是攻擊川普對華不夠強硬。
川普上台導致美國政治極端化,這對俄羅斯還是對中國都是一件好事,如果川普能連任,更是一件好事。
第三是美國的人口組成的變化。 2013年白人(非拉美裔)的新生兒數量已經低於50%。加州非拉美裔白人的人口比例已經低於50%。預計2040-50年間,全美的白人比例將低於50%。
這個比例本身不說明什麼問題,但美國的選票按族裔群裡的劃分是非常明顯的。拉美裔,黑人和亞裔對民主黨的支持比例遠高於共和黨。如果美國人口組成變化趨勢和各族裔人口的政治傾向不變,共和黨二十年後將永遠失去執政的可能。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共和黨在移民問題上一定會更加嚴格堅定,但這個歷史潮流很難改變。
第四是美國的敵人。中國沒有盟友,但中國也沒有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敵人。美國為了維護全球統治地位,力量不可避免的分散在多處,也四處樹敵。伊朗朝鮮,恐怖主義,都會牽制美國的力量。
911分散了美國的注意力,給了中國十年發展機會。未來,美國還可能會遇到新的敵人。

《論持久戰》中寫到日本雖強,但日本Diguo(帝國)主義是在沒落的狀態,中國雖弱,但中國是如日方升的國家。這句話也可以運用到目前的中美之爭。傳統自由資本主義在大蕭條中已經充分暴露了自身的問題。
二戰後,歐美對資本主義都進行了改良,歐洲的福利社會,美國也推進了勞工福利。在70年代,歐美的貧富差距都下降到了歷史最低。資本主義能打贏冷戰,和其二戰後的改革是分不開的。
自由資本主義在打贏冷戰後進入了巔峰。然而,最近十年,美國的自由資本主義和歐洲的福利資本主義,自身都碰到了各自的問題,今天,恐怕已經沒有人相信自由資本主義就是最終的社會組織形態,是歷史的終結了。
我們再說說中國:中國的優勢就簡單說兩句,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全面的工業體系和供應鏈,良好訓練的勞動力。其他國家想在短期替代中國,絕非易事。中國是核國家,中美之間也不太可能真的發生熱戰。
美國希望遏制中國,但也不希望中國變成一個像伊朗這樣美國公開徹底的敵人。把一個超級核大國逼成敵人的代價太大。美國會打壓、挑釁、遏制,但不會真的軍事上出手戰爭。與中國軍事上開戰的損失是美國承受不起的。所以中國祇需要熬,要等,挺過經濟的困難,不自己亂掉,就能等到成功的一天。
一個根本的不言而喻的事實是,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人和人都是差不多的,中國人的頭腦也不比美國人差。中國祇要人均達到美國的一半,總體實力就可以遠超美國,打贏這場鬥爭。這個,並不是不可能的。

那這二三十年中國最大的風險是什麼呢?我們先引用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的兩段話:
1)“亡國論之沒有根據,俱如上述。但是另有許多人,並非亡國論者,他們是愛國志士,卻對時局懷抱甚深的憂慮。他們的問題有兩個:一是懼怕對日妥協,一是懷疑政治不能進步。這兩個可憂慮的問題在廣大的人們中間議論著,找不到解決的基點。”
2)“國內政治的改進,是和抗戰的堅持不能分離的。政治越改進,抗戰越能堅持;抗戰越堅持,政治就越能改進。但是基本上依賴於堅持抗戰。國民黨的各方面的不良現像是嚴重地存在著,這些不合理因素的歷史積累,使得廣大愛國志士發生很大的憂慮和煩悶。但是抗戰的經驗已經證明,十個月的中國人民的進步抵得上過去多少年的進步,並無使人悲觀的根據。”
中國的風險不是美國的打壓,也不是貿易戰,而是政治不能進步。而中美鬥爭,如果能和抗戰一樣,促進中國的政治進步,中國立利於不敗之地了。這裡的政治進步並不代表走美國道路,而是走中國道路,進一步的改革開放。
具體來說,中國面臨的第一個風險是保守停滯:
蘇聯的衰亡起始於勃列日涅夫時代,那個時代蘇聯處於鼎盛時期,軍費超過美國,與美國針鋒相對寸土必爭。但蘇聯的官僚體制和社會已經是一潭死水,大家都在混日子。沒有什麼爭論,也沒有什麼不同的聲音。
做過企業的人都知道,企業內部有牢騷,有反對意見,有鬥爭,不同部門之間互鬥搶資源,都很正常良性。如果一個企業每個人都你好我好大家好,沒人提意見沒人主動做事,天天混日子等下班,這個企業也就離完蛋不遠了。
過去三十年,中國的經濟奇蹟因為大家都不安分,政府不安分,企業家不安分,普通老百姓也不安分。每個人都在折騰。這是中國經濟活力的源泉。
現在已經有一些不太好的兆頭,很多人不願意做事,規避風險第一,規避風險,並不等於什麼都不要做。如果像蘇聯一樣陷入停滯僵化,中國將無法超越美國執政者應繼續鼓勵企業家精神,鼓勵官員敢於做事冒風險,敢於折騰前進。
第二個風險是放棄開放:
中國過去的成功在於開放。開放不僅僅是對外開放,引入國外的資金和技術。更重要的是對內開放以前國人只有體制內的一條路可走,開放給國人更多的機會,更多的道路。貿易戰和中美之爭會對中國的外貿、外資引進,技術引進造成巨大打擊。但越是打擊,越得堅定開放的路線。
未來二十年,中國一定會碰到經濟上的困難但經濟上的困難是暫時的。只要繼續改革開放,往好的方向發展,不走回頭路就一定能看到曙光,中國就一定能贏。
中國未來二十年的策略是什麼,如何在斗爭中取勝,我還是首先引用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的一段話:
“問:在什麼條件下,中國能戰勝並消滅日本帝國主義的實力呢?
答:要有三個條件:第一是中國抗日統一戰線的完成;第二是國際抗日統一戰線的完成;第三是日本國內人民和日本殖民地人民的革命運動的興起。就中國人民的立場來說,三個條件中,中國人民的大聯合是主要的。 ”
這三個條件,同樣可以適用於今天的中美之爭。翻譯到現在這個時代,中國打贏中美之爭,有三個條件:

1. 中國內部的保持團結和統一;
2. 團結國際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打破西方聯合對華壓制;
3. 美國內部矛盾的進一步激化和經濟停滯。
三個條件,首先是中國內部的團結和統一。這個團結,應要像抗戰的統一戰線一樣,團結絕大多數人。一切把中國利益放在美國利益之前的人都是執政者可以團結甚至可以信任的對象。
這些人中,有的支持政府,有的牢騷滿腹,有的反對政府。但都無所謂,只要把中國利益放在美國之前的都是團結甚至信任的對象。對他們的言論,無論多麼刺耳,都應該說服辯論,而不是一味封堵。
對內執政者要有寬鬆開放的心態,而且是越困難越應該自信。中國人民的天性是越困難越團結。執政者要相信人民的覺悟,要有絕大多數人民會支持自己的自信,要有對自己所走道路的自信,要有能在自由辯論中爭得民心的自信。
執政者不應該被雜音干擾,更不應該去消滅發出雜音的人。在言論上要不懼怕進一步開放,堅定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第二個是反擊對華的聯合壓制。
具體來說,首先是維護和美國鬥而不破的關係。可以鬥爭,但不能徹底撕破臉,不能變成熱戰,不能咄咄逼人,不要激怒美國中國要保持受害者和防御者的地位。在這二十年中,美國會各種挑釁中國。包括貿易戰、技術封鎖、南海登島、鼓動甚至承認Taiwan Independence(獨立) 都有可能發生中國要能忍受這種挑釁,堅決鬥爭,但鬥而不破。
Taiwan島是不可能搬走的,時間站在我們一邊。中國如果比美國更強大,Taiwan一定會統一回來。如果中國垮了,也會失去台灣。做好自己的事情,國力超過美國,比武力解決更重要。
其次,要堅定的繼續開放,降低關稅,降低壁壘。籠絡歐洲和日本。如果中美開戰,需要站隊,歐洲和日本一定站在美國一邊。但是如果中美是鬥而不破的關係,歐洲和日本都有自己的利益,會設法利用中美之爭獲取自身利益,並不會完全站在美國一邊。如果川普的美國第一的政策能延續,歐洲和日本和美國的裂痕會繼續擴大。
第三,對美鬥爭,不需要針鋒相對,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爭一時意氣,不爭一城一地。
比如波音的飛機不買了,買空客,美國大豆不買了買巴西的。加個500-1000億美元的關稅也就夠了。不爭一城一地,以我為主。這樣也有利於中國爭取更多的國際支持。
剩下就是等,扛。看誰能忍,誰能扛。兩國都有很大的結構問題,最終兩國之爭的勝負,都在各自內部,誰能改革進步解決自身問題,誰就是贏家。美國的問題,實際上比中國更難解決。
最後一句話,對中國的信心來自於對中國人的信心。一個中國人不比一個美國人差,全世界最勤奮的民族,聰明智慧絕對是世界前三。一個中國人完全能夠創造一個美國人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均GDP,中國的經濟總量一定能超過美國。
在未來經濟緊縮的情況下,中國依然是發展的最好的發展國家,因為完備的工業製造體系,勤勞智慧的人民,通過一二十年的踏實努力,我們的國家會成為全球最大的發達國家! (原標題:中美博弈的終極預測!)來源:西西弗評論
來源: 熱讀
https://www.toutiao.com/a6830600763048198664/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