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2因子 美元前景偏空      2020年9月17日 
【時報記者任珮雲台北報導】2020年初至今,金融市場表現反覆波動,匯市亦不能倖免。美元在第一季升近9%後回吐,截至8月中已由高位回落約三分之二。第一季歐元曾一度貶值近5%,目前已由3月份低點回升11%。美盛投顧旗下布蘭迪全球投資管理投資組合經理暨特許財務分析師Anujeet Sareen認為,美元牛市主要由較強勁的美國經濟成長(由科技業帶頭)及較穩健的外貿盈餘所推動。

然而,2大因子將導緻美元前景偏空。 Anujeet Sareen認為,導緻美元轉弱有2大因子:第一個長遠因素與政治相關;第二項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經濟帶來較具結構性的衝擊

一、政治因素。首先,美決策官員採用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實際上已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隨著財政赤字急速上升,聯準會同時擴大資產負債表規模,提供一切政府所需的資金以支持經濟。美國實質個人收入在第二季創下有史以來最大增幅假如不知道美國正經歷近百年來最嚴重衰退,而單從收入增長來看的話,還會以為美國經濟欣欣向榮。然而,現代貨幣理論長遠不利於美元。不僅如此,目前於美國總統大選民調中領先的拜登(Joe Biden)在政見中主張提高企業稅正如2018年美國曾靠減稅提振經濟成長和美元,若是2021年調高企業稅,則會阻礙資本流入美國,繼而削弱美元表現與此同時,歐洲和中國的政治形勢正出現分歧。歐元區已朝著財政聯盟踏出重要一步。德國最終表態承認有需要無條件協助成員國,向深受疫情打擊的南歐國家給予資助,而非單純提供貸款。正如美國紐約州和加州的稅款無間斷上繳聯邦政府,向受到颶風卡翠納蹂躪的州提供協助,歐洲亦已製定類似機制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危機。這是歐洲的一項重大轉變,向財政一體化邁進一大步,對歐元而言算是利多。另一方面,北京當局在運用貨幣政策以應對疫情方面採取了更加審慎的做法。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和2016年商品市場崩潰之後,中國均迅速增加貨幣供應和信貸額度,卻導致債務急增和資本配置失當然而這一回,中國的措施更為謹慎,而貨幣供應和信貸增長步伐均較為溫和。相對而言,美國的貨幣政策遠較中國寬鬆,因此對美元造成不利影響。

導緻美元轉弱的第二項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經濟帶來較具結構性的衝擊雖然有許多因素導致部份國家疫情較其他國家嚴重,但其中一個共同原因似乎是服務業的規模。由於服務業倚賴人際互動,為病毒傳播提供空間,而美國是全球服務業規模最大的國家之一,因此疫情嚴重程度與服務業規模存在一定關係。有別於二戰後出現的任何一次經濟衰退,現在衰退主要集中於服務業新冠肺炎疫情將隨著醫療方法、用品和疫苗的問世逐步消褪,服務業將會復甦,失業率也將會回落。然而,即使疫苗研發成功,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仍將持續一段時間我們正透過企業了解員工在家辦公的可行度,同時尋找其他的互動方式,重新評估商用物業需求,也見到餐飲業祭出不同的營運模式。這些轉變和其他類似的趨勢代表服務業的工作機會終究是回不去了對美國經濟的打擊應會甚於側重製造業的經濟體。美國或需較長時間應對失業率的加劇,直到失業者接受轉職培訓。這也是為何聯準會的政策立場要較全球其他央行來得寬鬆,而這將會為美元帶來壓力

總括來說,美元很可能在中期內進一步走弱。美國政策趨向現代貨幣理論,以及美、歐和中國的政治走向分歧,與最重要的美國服務業未來仍需進行長期的結構性調整,都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削弱美元表現。雖然美國現在的經常帳不像1980年代和1990年代熊市期間出現競爭力減弱的跡象,而且美國科技業的領導地位仍然穩固,但這些因素未來或許只能限制美元下跌的程度,卻無法扭轉美元整體走弱之勢。

https://tw.stock.yahoo.com/news/%E9%87%91%E8%9E%8D-2%E5%9B%A0%E5%AD%90-%E7%BE%8E%E5% 85%83%E5%89%8D%E6%99%AF%E5%81%8F%E7%A9%BA-072458957.html
=====================

美聯儲服軟認輸,中國發出黃金新信號,159萬億或正從美國撤離

BWC中文網 2020-08-31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8月27日的全球年會上發表講話稱,美聯儲將力求使通脹率在較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在平均2%的水平這意味著在通脹一段時期低迷後,美聯儲將允許通脹率超調,可能需要長達10年的超過2.5%通脹率,才能抵銷2012年以來通脹率未達到2%的情況。

而8月27日對全球投資者來說更是具有里程碑性質的一天,這等於美聯儲在向外界宣布,美聯儲在未來七年內都不會再加息,鮑威爾對通脹和就業持更寬鬆立場,或導致未來數年持續低利率,這表明,目前已經接近零利率的關鍵隔夜利率可能在未來幾年保持在該水平,甚至不排除出現負利率的可能性。

美國的真實收益率一直在持續下降
這也意味著實際利率將進一步向負值區域傾斜,使得無收益黃金更具吸引力,緊接著,受人尊敬的分析師拉塞爾·納皮爾發表的報告中預測,美國通脹率很快將達到4%,將其與10年期美債的0.75%的名義利率相調整,投資者將獲得負3.25%的實際利率,歷史上看,當實際收益率達到新的谷底時,經通脹調整後的收益率會出現更大的負值,目前,10年期實際收益率已經達到創紀錄的負1.05%。

即使美聯儲不實施負利率,市場也會推動
所以,儘管,美聯儲口頭上以明確表示不可能實施負利率為背景,但其“身體很誠實”的表現已經反映出在貨幣正常化政策上徹底認輸了。

正如BWC中文網財經研究團隊持續報導的那樣,美國在短短四個多月內,擰開印鈔機水龍頭推出不限額的量化寬鬆等措施,使得其資產負債表膨脹達7.13萬億美元,且還在持續擴大當中,甚至,美聯儲還宣布將有史以來第一次開始購買垃圾債券,美財政部更是暗示要發行期限為100年的美債。
這也意味著,在未來兩到三年,美元很可能進入新一輪疲軟週期,因為,現在美聯儲的持續大放水將促使美元流動性由旱轉澇並影響美元的價值和貨幣地位促發全球市場尋找替代美元的新方案,特別美聯儲手中的彈藥所剩無幾,將貨幣政策抵抗美國經濟衰退的幫助下已經達極限換句話說,美聯儲貨幣政策上已經變得“傾家蕩產”的背景下將更加明確。
正如下面的二張數據圖表所示,在過去的45年裡,美元對大多數主要貨幣的兌換匯率已經下跌了50-70%,美元購買力更是持續崩潰,數據由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提供。

對此,美國《貨幣戰爭》一書的作者Jim Rickards表示,十多年以來,貨幣分析師們一直在尋找美元作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被重置的跡象現在的新冠狀病毒危機可能將削弱美元的角色,進而影響到美元戰略地位,也就是說正是全球面臨嚴重的美元短缺促發市場尋找替代方案
事實上,這一點,在美國將黃金排除出國際貨幣體系之後,許多人認為黃金在貨幣體系中的作用結束之際,新興和歐洲國家卻正以50多年來未曾見過的速度在囤積黃金,最新的消息更是讓投資者感到意外。

據世界黃金協會最新數據,自新冠狀病毒疫情以來,人民幣黃金較大部分的資產更具有保值功能,人民幣黃金上漲了5.2%,而全球範圍內的其它各類資產均出現了大幅度的下調。
與此同時,中國也在國際黃金市場上再次打破沉默發出新信號,據上海期貨交易所在二週前提供BWC中文網的最新數據顯示,中國首個貴金屬期權人民幣黃金期權自2019年12月正式掛牌以來,也累計成交達83.71萬手,且市場成交持倉規模正在穩步擴大,人民幣定價功能初步顯現,此舉將更進一步提高中國在國際黃金市場上的影響力,據上期所本週提供給BWC中文網記者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7月30日,黃金期貨累計成交2365.2萬手,成交金額9.7萬億元,同比增長36.9%和73%。

而以上這些黃金新信號也表明投資者已逐步開始使用黃金期權和期貨作為對沖價格風險的工具,定價已經初步顯現,並提升服務中國實體經濟的廣度和深度,不僅於此,上交所黃金期貨合約2019年全年累計成交量也再創歷史新高,達9.24萬噸,同比增長186.58%,同時,中國的黃金儲備也自2018年12月來曾出現連續10個月增長約106噸至1948噸。

中國連續10月增持黃金數量與金價趨勢
據世界黃金協會最新數據,全球央行的購金活動在今年前七個月依然活躍,而2019年全球央行的黃金淨購買量已經增長650.3噸較2017年增幅達到74%,創下了1971年美元與黃金掛鉤以來的最高紀錄,這在美聯儲無底線開啟放水的背景下變得更加明確,比如,德國也在近半年以來開始增持黃金。
橋水創始人達利歐更是對CNBC表示,我們將會不斷看到美國自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從未見過的崩潰經濟數據,因此使至少約23萬億美元(約159萬億人民幣)將從美元資本市場逃離出來,轉向收益更高的市場,這在美債收益率接近於歷史低位和美國將進入負利率時代的市場環境下將更加明確。

分析表示,隨著全球市場和投資者對中國在新冠病毒後復產及經濟數據復甦的樂觀態度,促使全球市場將中國債券市場作為新的避風港,而部分從美債市場出來的明智的國際資金卻正在強勁的流入中國市場,因人民幣與美元的利差進一步擴大,這體現了人民幣資產在全球範圍內具有較好的投資吸引力,彰顯風向意義。
同時,世界金融市場也正發生一件意義深遠的事,據BWC中文網多篇持續報導統計,目前包括德國、羅馬尼亞,意大利、澳大利亞、斯洛伐克、比利時、匈牙利、俄羅斯、委內瑞拉、荷蘭、法國、奧地利及瑞士等13國也已完成或要計劃運回存在美聯儲或英格蘭銀行等多地的黃金。

波蘭官員在銀行金庫前拿著實物黃金條
另外,波蘭已經正式宣佈在近日把8000根金條從美聯儲和英格蘭銀行等金庫運回國,而近四個月以來,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意大利也宣布加入這個進程,以上這些新聞非同小可,也間接的說明全球央行正在考慮讓本國貨幣和黃金發揮更大作用。
另一個跡像也可見,據美國財政部最新報告,全球央行已經在過去的24個月中有22個月共淨拋售了1.1萬億美債,據IMF報告,在2000年美元資產約佔全球儲備的70%,但到了今年7月這個數字已經降到了62%,如果這種趨勢持續下去,將很容易在不久的將來看到跌破50%。

去美元化的總體趨勢仍在繼續
對此,First Mining Gold的董事長表示,當全球市場真正需要解決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不斷放水印鈔後高企的美國債務風險時,金融和貨幣市場中的重置現象料將會發生,到時可能會將與黃金或由黃金支持的數字貨幣掛鉤。 (完)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6226218319056520

========

俄警告美國不要阻止俄運黃金,否則後果嚴重,美聯儲會如何?  BWC中文网   2020-08-30

美聯儲日前提出了平均通脹率的措辭,並將力求使美國通脹率在較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在平均2%的水平。簡而言之,美聯儲正在極盡所能地炮製出美國經濟的通脹現象BWC中文網百家號獨家分析認為,這背後的核心邏輯來自於美國經濟不斷爆表的債務,需要被有效的對沖,而這一對沖正需要通脹的手段來完成。
事情的一個新進展是,截至8月29日,美國聯邦債務總額已高達約27萬億美元,如下圖,為歷史最高水平。美國財政部稍早前還暗示,或將考慮發行50年期及100年期美國國債的可能。這就不難理解,美聯儲通過讓美元不斷貶值,化解美國經濟的債務壓力甚至美國總統數週前就表示,“只管按下印鈔機—印錢就行了。”市場想從鮑威爾和美聯儲那裡聽到的是:這是一個漫長而積極的降息週期的開始。

而按這一趨勢,的確如在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預測的那樣,美國負利率是遲早的事而這就會使美元陷入不斷失去美金地位,持續貶值的周期因此,規避美元風險則成為全球金融市場接下去很長一段時間或面臨的操作而這個時候,黃金則再次顯現了光芒。亦如馬克思曾說,“金銀天然不是貨幣,貨幣天然是金銀”。
值得注意的是,股神沃倫.巴菲特不久前一改不看好黃金的做法,或暗示將失去對美元的信心開始突然增加黃金類公司的資產。不僅如此,近年,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瑞士、奧地利、比利時、波蘭、匈牙利、俄羅斯、土耳其、委內瑞拉、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澳大利亞至少15國都紛紛宣布從美聯儲等海外金庫運回部分黃金或計劃運回黃金,自己保管。

以俄羅斯為例,過去兩年間,俄羅斯持續多月都是全球最大黃金買家。俄聯邦曾直接表示,俄已擁有一座可以對沖價值千億美元的“金山”。值得一提的是,俄財長數月前就向美聯儲發出警告,黃金和外匯儲備若被查沒,哪怕是有這樣的想法存在,都會被視作金融恐怖主義和“金融宣戰”。這意味著,俄羅斯已公開警告美國,不要阻止俄羅斯等多國運回自己的黃金,也不要私吞及挪用黃金,否則將面臨嚴重的後果。
而美元進入信用減弱週期,黃金作為恆定貨幣得到重視,我們還可以通過下圖看到,其中的規律。

正如《貨幣戰爭》一書作者Jim Rickards所描述的那樣:黃金就像是全球貨幣系統的私生子,儘管美聯儲不想承認它的存在,可它還是來敲門了。那麼,為了維繫美元地位的美聯儲,是否會長期阻止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多國運回黃金呢?美聯儲會如何做呢?

分析認為,當全球更多國家的央行紛紛提出運黃金的要求時,美聯儲是沒有能力阻止和拒絕的特別是在美元信用不斷減弱過程中,美聯儲更要維持住美元依稀尚存的儲備貨幣地位,就不敢輕易拿多國寄存的黃金作為賭注。 (完)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6424043176702172

=======================

德國運黃金被阻止後,俄警告美國不要阻止俄運回黃金,否則後果嚴重  BWC中文網   2020-08-30

跡象表明,美聯儲正在對美元進行重新定義,並著手進行新的貨幣實驗比如,美聯儲提出了平均通脹率的措辭,並將力求使美國通脹率在較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在平均2%的水平。簡而言之,美聯儲正在極盡所能地炮製出美國經濟的通脹現象。那麼,美聯儲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BWC中文網獨家分析認為,這背後的核心邏輯來自於美國經濟不斷爆表的債務,需要被有效的對沖,而這一對沖正需要通脹的手段來完成。這就好比一個朋友,三年前向你借了1萬美金,而今天,當通脹加劇的情況下,隨著商品價格的上漲,實際當初1萬美金的購買力可能會大幅削弱。(債權實質價值降低)

而截至8月29日,美國聯邦債務總額已高達約27萬億美元,為歷史最高水平,並且有預計,今年全年美國的赤字額或達到近5萬億美元,而這在美國債務歷史上,相當於天文數字級別的。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稍早前還暗示,或將考慮發行50年期及100年期美國國債的可能也就是說,接下去美國經濟的運轉依然需要靠向全球投資者和多個主要央行借更多的債。這就為我們揭開了,美聯儲一再希望人為製造通脹,使美元進入貶值通道的真相
這看起來像是美聯儲打了一個如意“算盤”,或正在下一盤很深的“棋”。通過讓美元不斷貶值,化解美國經濟的債務壓力甚至美國總統此前多次談及美元強勢和弱勢的問題,並總是將美元和美國經濟描繪成全球市場的受害者。 CNBC曾援引曝光“水門事件”的資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在新書中稱,特朗普曾考慮了一種不尋常的做法來減低國債及利息支出,在與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前主任蓋瑞-柯恩討論美國債務問題時表示,“只管按下印鈔機—印錢就行了。”他還曾連續發布推文,向美聯儲施壓,迫使其大幅降息及放水。其中,有一條直接表示,“市場想從鮑威爾和美聯儲那裡聽到的是:這是一個漫長而積極的降息週期的開始。”

顯然,美國經濟正在發出的美元或將長期處於低利率,甚至可能未來會負利率的信號,這是一個有悖於經濟學常識的。或也正是提前預感到了美聯儲及美國經濟會使出不斷製造通脹,誘發美元貶值的這一操作,我們注意到,全球一些擁有敏銳投資嗅覺的投資大師,和一些國家的央行都已提前對美元風險進行了對沖式佈局。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股神沃倫.巴菲特不久前一改不看好黃金的,其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披露的13F文件顯示,帶頭減持了多家美國銀行類股票,並且開始突然增加黃金類公司的資產。伯克希爾二季度買入2090萬股巴里克黃金。分析認為,巴菲特或暗示將失去對美元的信心。經濟學家稱此為“流動性偏好”,甚至也有分析稱,這是美元失寵,黃金時代的來臨。

不僅如此,近年,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瑞士、奧地利、比利時、波蘭、匈牙利、俄羅斯、土耳其、委內瑞拉、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澳大利亞至少15國都紛紛宣布從美聯儲等海外金庫運回部分黃金或計劃運回黃金,自己保管。然而,或正是基於對美元可能大幅貶值,或引發全球央行及主要投資者高度重視黃金的潮流,美聯儲一直在極盡所能地阻止一些黃金寄存者運回屬於自己的黃金換言之,一方面是美聯儲自己在不斷炮製膨脹美元,另一方面,又不願意讓多國更加重視黃金,進而使美元既有的儲備貨幣地位。
就以德國運黃金為例,2012年,德國展開了從美聯儲等海外金庫運回黃金的計劃。到2017年時,德國已經從美聯儲等海外運回部分黃金(共約743噸)。但目前,德國存在美聯儲的黃金依然約高達1236噸。然而去年年初,當德國要求查看和運回餘下黃金時,卻被美聯儲以意圖不明為由,正式阻止和拒絕了。雖然德國方面對此一直諱莫如深,但還是一直堅持要在2020年底之前運回存在美國的全部黃金。而根據時間來看,運回全部黃金的時間,對德國而言或正在進入倒計時。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稍早前分析報導稱,德國升級了對黃金的“戰爭”

不僅如此,作為最近兩年,持續多月都是全球最大黃金買家的俄羅斯,來說,對本國黃金儲備的重視更是與日俱增。俄聯邦曾直接表示,俄已擁有一座可以對沖價值千億美元的“金山”。值得一提的是,俄財長數月前就向美聯儲發出警告,黃金和外匯儲備若被查沒,哪怕是有這樣的想法存在,都會被視作金融恐怖主義和“金融宣戰”。這意味著,俄羅斯已公開警告美國,不要阻止俄運回自己的黃金,也不要私吞及挪用黃金,否則將面臨嚴重的後果。
那麼,為什麼包括巴菲特和全球多個央行都日益重視起黃金儲備了呢?這正是黃金作為世界經濟恆定貨幣所體現出來的價值千百年來,在世界經濟歷史上,黃金是唯一跨海洋、疆域、語言與文化限制的恆定貨幣。馬克思曾說,“金銀天然不是貨幣,貨幣天然是金銀”。而宏觀經濟學的創立者凱恩斯曾說,“黃金作為最後的衛兵和緊急需求時的儲備金,還沒有任何其它更好的東西可以替代。”

而通過下圖,我們更加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元的每一輪大幅貶值和被拋售的周期,黃金的價值都會第一時間得到顯現。

而通過下圖,還可以看到,過去一百年間,美元兌黃金,幾乎喪失了節操式地貶值回了原點。這一系列的現象,都為我們解釋了,為什麼自今年3月以來,黃金不斷得到全球買家重視的原因。

對此,First Mining Gold的董事長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解釋,他認為原因是很明顯的,我確信,當世界真正需要解決美國超高的債務赤字時,金融市場可能會發生重置,或併將一切與黃金掛鉤,正如《貨幣戰爭》一書作者Jim Rickards所描述的那樣:黃金就像是全球貨幣系統的私生子,儘管美聯儲不想承認它的存在,可它還是來敲門了。
與此同時,一旦如本文前面提及的,美國有一天真的實行負利率,則意味著,屆時,全球多個持有美債的投資者,以及央行們或都要反過來向美國貼息付款這就不難理解,全球央行過去數月不斷掀起了美債減持潮的同時,還在大幅增加黃金儲備的原因了。

因為黃金相對於美元債券和美元來說,它的美麗和價值在於它永遠不會出現價值損失或違約。換言之,黃金既能抗通脹,又可以起到恆定貨幣的作用。各國都可以憑藉黃金作為發行本國貨幣的背書品。那麼,為了對沖美國債務風險,不得不將高通脹和美元貶值作為操作方法的美聯儲,是否會長期阻止其他貨幣當局運回黃金呢?

分析認為,當全球更多國家的央行紛紛提出運黃金的要求時,美聯儲是沒有能力阻止和拒絕的。按俄媒RT的分析認為,寄存在美聯儲的黃金所有權是非常清晰的,且美聯儲也無權拒絕黃金儲備所屬國查看,另一面,美國也非常明白經濟信用的重要性,因此不會拿自己的國家信用冒險,也就是說,美國要維持其美元世界主要儲備地位,就不會允許黃金不安全的情況發生。 (完)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6373589217730875

=====

美元節節敗退,中俄德等國或正在為美元喪失貨幣地位而提前做準備

2020-8月31日,美元指數繼續節節敗退,料將錄得連續第四個月跌勢,創下2017年夏季來的最長連跌紀錄,美元指數在8月期間下跌近1.3%,自3月以來的跌幅均超過10%,歐元自3月份以來累計上漲了約12%。

包括巴克萊和法國興業銀行等在內的機構分析師在預測報告中寫道,很明顯美元正開始從很高的起點展開連續多年的下滑走勢美聯儲對通脹政策立場的轉向寬鬆、避險情緒、全球經濟衰退和新興市場疲弱都會導緻美元遭遇全線下跌。

俄媒RT網站在上週援引資深的華爾街預言家,《美元大崩潰》一書的作者彼得·希夫的講話表示,美國GDP的歷史性破紀錄的下降,再加上5700多萬人初次申請失業金以及美聯儲過多的印鈔放水,將導緻美元大幅貶值。

為應對新冠病毒,美國財政部今年以來發行的短債已經接近2.5萬億,由此帶來的直接後果,是在未來不得不承擔更高的融資成本,高盛警告稱,當前美國讓美元價值縮水並將實質利率推低至史上低位環境下,長此以往,美元將失去全球儲備貨幣地位和在外匯市場中的主導權。

同時,曾經兩次競選美國總統的議員羅恩·保羅和橋水基金達利歐也紛紛表示,新冠病毒正在給美元造成龐大的壓力測試,美國將迅速接近失去美元儲備地位的風險,美國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也表示,美元作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正面臨考驗

另一位有著雷根經濟學之父稱號的經濟學家大衛·斯托克曼也認為,美聯儲無限額的貨幣寬鬆和負利率預期正在影響美元的長期穩定,而就在8月4日,美國10年前國債經通脹調整後的實際收益率再次跌至-1%,創歷史新低。

這也意味著,按路透社對外匯分析師的調查顯示,在未來兩到三年,美元很可能被打回原形進入新一輪疲軟週期,下跌幅度達15%,並促發全球市場尋找替代方案,特別美聯儲通過“洪水猛獸”般的數万億美元的貨幣溢出效應及其在貨幣政策上已經變得彈盡糧絕背景下將變得更加明確。

值得注意的是,這僅僅是美國經濟利己現象的一個縮影,據媒體報導,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博士不久前做出了“如果美國敗了,誰也別想好過”這一闡述,那麼,我們再結合前面提及的,德國經濟關於俄羅斯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的最新表述,幾乎可以確信的是,德國經濟非但不會屈從於美國經濟的製裁壓力,反而或升級向美國經濟和美元亮劍的力度。

事實上,全球主要央行對美元的不信任早已開始,因為,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兩年後,全球央行的國際儲備資產表中一直顯示在淨增持黃金,作為多元化和安全的外儲分配手段,而這些都在說明黃金作為天然貨幣的價值性正在從人類視野的邊緣回歸。

比如,法國央行在8月初表示,黃金是價值的終極存儲,德國央行行長認為,黃金是國際貨幣體系穩定的基石,意大利則表示,黃金是對抗逆境的絕佳避險工具,另外,荷蘭央行也在6月份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似乎正在讚成金本位的文章,不僅於此,波蘭更在去年11月進了一項絕密的行動,從美聯儲等海外金庫中空運回了8000根金條,對此,分析認為,德法意三國以及歐洲多國或已為恢復金本位做好了充分準備。

比如,在德國的外匯儲備中,黃金儲備佔比約70%,目前,德國黃金儲備約3370噸,據世界黃金協會數據,德國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黃金儲備國,顯然,德國人始終認為,美元具有某種不可靠性,而就在這個時候,一件更意外的事再次發生。

據德國央行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德國央行在去年9月突然增加了9萬盎司(約2.8噸)黃金儲備,這是自1998年以來,德國央行在21年間首次增加黃金儲備,儘管這一數量並不大,但卻被許多分析師解讀為,德國經濟或提前預感到了美國經濟信用將再度下降,以及全球經濟或有大事發生,而一旦德國在年底前成功運回了黃金,對美元地位而言,或是一個不小的衝擊。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一周前分析稱,德國經濟或升級了對黃金的“戰爭”,BWC中文網財經團隊獨家分析認為,根據美元與黃金長期以來對手盤的關係來看,這也是德國經濟變相地升級對美元的打擊。

不僅於此,中俄在本幣現鈔領域的合作,也是去美元化取得突破的一個註腳,據俄《消息報》8月25日報導,2020年第一季度,美元在俄中貿易中的佔比下降5個百分點,跌至歷史最低的46%,首次低於一半。

這也是美元在俄中經貿結算中,持續下跌後的大跌,美元繼續失去陣地。要知道,在2015年時,俄中貿易近9成用美元結算。也就是說,在過去5年間,俄中經貿使用美元交易份額下跌了44%。

與此同時,俄羅斯近年不斷增加人民幣等非美元貨幣儲備,以替代美元的地位,比如,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俄央行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俄央行總儲備持有量中近三分之一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俄聯邦稍早前表示,俄羅斯已經擁有一座可以抵禦價值千億美元風險的“金山”也正是這個邏輯。

正如此圖數據所示,全球央行去美元化的總體趨勢仍在繼續,甚至,現在連美國人自己都覺得美元越來越不可信,對此,美國《貨幣戰爭》一書的作者資深經濟學家Jim Rickards在上周稱,多年來,全球的貨幣分析師一直在尋找美元作為國際主要貨幣重置的跡象,這將削弱美元的角色,因為,現在的美元沒有黃金支持,更不斷的被美聯儲的多輪放水印鈔稀釋掉,事實上,當1973年美元脫離金本位後,這件事本身就在說明美元的價值在削弱。

彼得·希夫進一步解釋說, 這樣的結果將使黃金處在全球央行貨幣體系的中心,並正在恢復其硬通貨的作用,並且無論美國是否願意,全球部分市場都顯示出了回到金本位或數字黃金貨幣的跡象,這種情況最早可能在2021年發生

但現在,美國依舊能過美元的主導地位和全球國際匯兌系統SWIFT控制著國際銀行和外匯系統,並主導商品交易和定價權,而一旦哪個國家不順從美元,這個國家就會無法正常接收海外匯款和外匯交易。比如,目前伊朗和委內瑞拉就處在這種制裁中。

正在此背景下,目前,包括中國、俄羅斯、德國、法國、印度、越南、土耳其、巴基斯坦、伊朗、委內瑞拉等具有代表性的10多個國家已經紛紛向去美元化亮劍,在商品貿易或雙邊貨幣結算中減少或拋棄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貨幣。而從最新消息來看,這些舉措只會增加。

目前,伊朗已經在商品貿易或雙邊貨幣結算中減少或拋棄美元而改用其他貨幣,另外,伊朗正準備將加密貨幣開採合法化,也計劃要發行自己的加密數字貨幣以繞開美元限制交易,最新進展是,據路透社上週援引歐洲央行高級官員的講話表示,由歐洲央行支持的繞開SWIFT的數字貨幣的可行性有望在未來幾個月取得新進展。

另外,俄羅斯也正在研究建立一個由黃金支持的加密數字貨幣的提案,重新建立一個以黃金作為錨定物的數字貨幣金本位時代,而美國正是通過不斷將黃金驅逐出世界貨幣體系,重新借助其經濟實力和石油美元這個新載體才最終確定了現在的貨幣地位。

而更早時,2019年8月,英國央行前行長卡尼和敦促全球央行應聯合起來創建多極化的儲備貨幣系統,可以用一種全球數字貨幣來取代美元,以結束美元主導,更早時(2019年6月),現任歐洲央行行長,時任IMF主席拉加德也暗示擬根據SDR推出一個全球數字貨幣IMF Coin取代美元。

對此,彭博社在8月29日援引金融專家的分析指出,美國不限額的寬鬆政策很可能透支美元和美國經濟的信貸,其貨幣溢出效應將更明顯,正如下圖所示,全球主要的儲備貨幣地位沒有一成不變的。

目前事情的最新進展是,按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在8月28日援引的跟進報告中的解釋稱,中俄德等新興市場和歐洲國正在為美元將來喪失貨幣地位而在提前做準備,很明顯,一旦全球經濟從新冠病毒危機中恢復過來,將削弱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和價值,這樣的後果使得全球對美元需求的將會減少,並最終對美元地位造成打擊,比如,隨著近幾週歐元的強勢復甦,有關其挑戰美元霸主地位的猜測也隨之而生。 (完)

====

美國能不能分裂成為幾個獨立的國家

理論上是可以的,在客觀上,至少在短期內,是不可能會分裂成幾個獨立國家的,因為美國一直在用分裂的方式,對付每一個假想敵,前蘇聯被其成功解體了,中國一直是他們努力分裂的目標,包括目前仍然如此。分裂別的國家,早就經驗十足了,對自己的國家,當然是會有提前防範和杜絕方式的。

美國因為是移民國家,全球的精英都在往美國跑,再加上現代化的時間比較,當我們還在大清國鼎盛時期,美國就已經是現代社會的模樣,美國十大經濟狂人的產生,奠定了美國的經濟基礎,金融規則的設置,至今是全球都在學習的,金融也已經滲透到每一個國家,成了一個無法迴避的發展事實。當代科技的高度發展,形成的強大軍事實力,在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在毀滅性武器裝備的數量上是超過美國的。

與其說美國是聯邦制國家,不如說是幾個能力超群人的形成的團隊,更加形象和貼切,雖然那幾個人早已作古,他們的家庭所形成的影響力,並沒有減弱或消失。如果想要分裂和獨立是出於美國的強大,那麼,分裂和獨立出去之後,就不再擁有美國目前的強大,因為決定著美國命運的幾個家族,是不會對他們買賬的。

例如,美聯儲雖然是全球央行,卻是私人的企業,並不是美國的國家機構,而只是這家企業足夠大和權威,為美國的全球經濟霸權地位立下高於全球任何一個國家的蓋世功勞讓全美國的人受益經濟上的事情,有相當多的時候,美國是可以用美金來解決問題的你熟知的美國對全球的發放的美金債權,相當於其他國家在其境內發放的國債。你買得多,就相當於你財富多,你買得少,就相當於你的財富少,而如果你不買,就等於你沒有財富,即使你在事實上富得流油,在國際上你依然是沒有財富的。

而當你擁有大量的美金,大量的財富時,你財富的多少並不是你說了算,而是美金說了算,因為美金是可以量化寬鬆的,可以用印紙幣的方式,讓你的財富縮水的。例如,這次美國的疫情是從哪裡來的,就是加印的啊,美國加印多少,全球的財富就縮水多少,你的財富值是多少,就跟著全球的比例縮水多少這些錢是給了美國人,而不是其他國家的人。這就是美金的強大與實用的一個現實小縮影。

分裂出去之後獨立的國家,跟美國不再有任何關係,他們如果繼續享有美金的強大,就不能算是獨立,如果他們放棄享受美金的強大,獨立對於他們又變得沒有意義。因此,在美金依然是全球唯一被稱之為金的這個紙幣的國際霸權沒有改變之前,恐怕不會有美國人傻到要自己去放棄。

這些現實中的邏輯利益關係,連我們這些非美元區國家的小老百姓都懂,美國人怎麼可能不懂,又怎麼可能輕易放棄自己的利益,而去選擇其他出力不討好的分裂和獨立呢,除非有其他更加強大與現實的利益,可以讓美國人自己放棄這些,問題是現實並沒有更加強大與現實的利益,能讓他們有充分的理由去選擇分裂與獨立,找不到理由的時候,鬧鬧也就是一個消遣,是沒有人會願意分裂與獨立的,因為分裂了獨立了聽起來又酷又爽,接下來就是現實的冰冷與殘酷了。

沒有了強大的美元做貨幣後盾,沒有了先進的科技做軍事武器裝備上的升級強化,沒有了美國的主流文化做國家的靈魂,分裂獨立之後的小國家,實力上跟當初的印第安人不會有太大的差異,可能真得做第四世界的國家了。放著好好的世界第一強國不做,非得分裂出去做個世界第四小國,恐怕細想一下就沒有人願意乾了。

無聊的日子過久了,鬧鬧娛樂一下,還是可以的,真的分裂出去獨立,美國人肯定是死也不會幹的。這無關人種,而是你所在的國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世界第一,還是世界倒數第一,是每個人都會去考慮的事情。假如真的成了倒數世界第一的強國,恐怕又得作死地哭求著回歸美國,要重新享有原有的一切特權,這是可以想而預見的事情。

如果從整個人類的歷史進程來說,在理論上,也確實是有分裂獨立為多個國家的可能性,例如,歐洲,非洲,都是幾十個小國家,組成一個大洲,再例如,中國歷史上常說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先秦七國,五代十國,我們歷史上不是都有記載的麼,眼前我們天天在電影上看的三國,遊戲裡玩的三國,也是取材於曾經的史實。

美國已經有幾百年時間了,真的分裂一下,獨立出來幾個小國家,也是正常的歷史進程。這都要看條件是否具備,現時的情況來看,並不具備分裂獨立的條件,因為美國綜合實力依然強大,經濟依然牛叉,軍事仍然可以傲視全球,科技也仍然保持在頂端。

如果有人願意放棄這些,是可以獨立分裂成獨立的小國家,而實用的意義幾乎沒有,難道分裂出去之後,再回到君主時代,做成當代的小國皇帝麼,如果不是,他又拿什麼來領導自己的國家,如果為新的小國家去謀取更大的福利,找不到方法的時候,也只能繼續鬧著玩了,而不是來真的分裂出去獨自建立一個小國家玩玩。

https://www.toutiao.com/a6848875778537423364/

美国能不能分裂成为几个独立的国家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