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當保姆,24歲嫁豪門,她把命運給她的一把爛牌打成了“王”炸
原創 初心微視界 2020-02-13 23:18:26

我們常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然說話總是不著調,可是,他了傳奇,不得不說跟他背後的一個女人有很大的關係,這個女人就是他的母親瑪麗·特朗普。

瑪麗·特朗普。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特朗普和母親

正如特朗普信奉他母親的一句話所說“相信上帝,忠於自己。”,要說”相信上帝“是她的信仰,那麼”忠於自己”卻華麗麗地總結了瑪麗的一生。她正是時時刻刻“忠於自己”,才得以改變了她自己不堪的命運,還有了一個逆天的反轉,成就了帝王將相的事實,雖然在她有生之年沒有見證。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蘇格蘭

要說瑪麗的逆天,還得從她的出身說起,瑪麗的原生家庭來自於蘇格蘭一個鳥不拉屎的小村莊,本來家裡就窮,瑪麗父母卻生了9個子女,這要擱到我們現在的境地,那絕對能上演一出黃宏和宋丹丹的小品《超生游擊隊》,還綽綽有餘。

事實上,家裡窮,只要還沒到不能糊口的地步,對於窮人家的孩子來說,也挺好養。用窮人家的父母來說,就是桌子上多一雙筷子而已,養一個也是養,趕一群也是放。所以,瑪麗就是在這樣一個家庭出生。


瑪麗

也許正是這種破落的環境,激發了瑪麗本來就不安分的本性。她活生生演繹了“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這條金科玉律。所以,從小,瑪麗的心不在糊口就能知足,她總是仰望藍天,夢想出去。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經濟遭到了嚴重破壞,所以很多年輕人都去大洋彼岸的美國謀生。瑪麗的姐姐比她還不安現狀,姐姐凱瑟琳就是出去謀生的一員。就是不知道,事情為什麼不是她先出現,再帶著她的姐姐出去,可能那會她年齡還小的緣故。

即使這樣,上帝總是會垂顧那些有準備的人,姐姐的行動已經深深地在她心裡埋下了飛翔的種子,只是差一個機會,僅此而已。

機會還是來了,當她的姐姐凱瑟琳一次回家探親時,瑪麗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她利用了三寸不爛之舌,做通了父母和姐姐的工作,踏上了通往美國的路途。


野心

能給她以支撐的就是手裡捏著的50美金,大有一副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勢頭。然而,18歲的瑪麗到了美國,才知道她所在的家鄉有多貧窮,自己的資格有多貧乏。她連自己在家鄉說的一腔家鄉話在美國也失去了優勢,能說會道的她,馬上覺得自己變成了啞巴,因為她不會英語。

她連最基本的與人交流和溝通的資本都沒有,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但是,對於一個野心特別強,一心想改變命運的人來說,這些不會都會很巧妙地轉化成機會,改變命運始終是她心生的動力,她當然不可能屈服。

不會怎麼辦?沒文化怎麼辦?學!就一個字。因為,她知道這些對她來說,不是障礙,都是動力。先從最低級的工作做起,她去有錢人家,給人家當保姆。與此同時,她除了工作之外,抓緊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學習英語。


目標明確

事實上,在此同時,有一樣她的目標很明確,她想出頭地,所以,她從來就沒想過,自己這輩子就從事保姆這一職業從一而終。所以,她的追求和她的理想自讓貼合起來。

她除了學習英語,她還積極逼著自己參加各種名目的舞會,她深深知道,和什麼樣的人接觸,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正是因為她目標很明確,所以,老天爺又一次把機會給了她這樣有準備的人。

正是在一場舞會上,她結識了當時的地產大亨,也就是她後來的丈夫,弗雷德·特朗普。要說特朗普不靠譜,其實很多時候就是因為他說話、做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別人認為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他偏偏要做,所以,他做出什麼常人思維之外的事,對他來說,都很正常。

瑪麗當時的資本就是年輕、漂亮、自信,所以,她會利用自己的優勢,掩蓋自己的不足。而特朗普的父親就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富公子哥,他也不遵循什麼門當戶對,名門淑媛來給自己找傳宗接代的妻子,而是,只要他喜歡,無論她什麼地位。


隨心所欲

瑪麗遇到弗雷德·特朗普純屬巧合,但是遇見了,就讓弗雷德·特朗普愛上她可以說是瑪麗時刻準備著、等待著的一個機會,所以,她怎麼可能輕言放棄。

弗雷德·特朗普和瑪麗一見鍾情,迅速展開了愛情的攻勢。可惜,命運又給瑪麗開了一個玩笑,正當他們的戀愛如火如荼時,美國經濟形勢開始惡化,瑪麗丟了工作。

按理,她完全可以就勢拉上弗雷德·特朗普不放,但是她沒有,這就是她的高明之處,戀愛中有種法術就是欲擒故縱,她用上了,她甚至知道,弗雷德·特朗普已經愛她無可救藥,哪怕她暫時離開他。事實上,暫時的離開會讓弗雷德·特朗普明白,他根本離不開瑪麗。

更何況,野心大的女人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自尊心特別強。她只是在尋找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但不是靠著、貼著放下尊嚴來成就自己,她更知道什麼事情她可以做,什麼事情如果她提前做了,對她而言得不償失。所以,弗雷德還不是她的丈夫,她不願意向弗雷德求援。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瑪麗和丈夫的婚禮

正是這一特點,弗雷德·特朗普感覺出了她的與眾不同和難能可貴的品質。這一點恰恰是他所接觸的上流社會的人群中沒有的特質。

瑪麗毅然選擇回到了蘇格蘭的老家。兩年之後,經濟形勢稍微好轉了一些,瑪麗迅速收拾行李再次回到了美國。瑪麗的離開正好驗證了弗雷德對瑪麗的愛。瑪麗對他來說,那簡直是失而復得的寶貝,瑪麗對自己也有這樣的信心。

瑪麗一回來弗雷德就開始籌備婚事。瑪麗終於在她24歲這一黃金年齡實現了嫁入豪門的夢想。

結婚以後的瑪麗首先擔當起了相夫教子的職務,她給丈夫生了5個子女(3男2女),一個聰明的女人就是知道什麼時間該干什麼事,她把家務打理得井井有條,把孩子們教育得出手不凡,個個都出類拔萃。除了大兒子不幸英年早逝之外大女兒當上了大法官,二女兒從事銀行業,小兒子接手家族企業。而二兒子唐納德·特朗普,當上了美國第45任總統。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兄弟姐妹

特朗普是瑪麗和丈夫的第四個孩子。如果說特朗普表現出的強大的執著和野心。無疑要歸功於瑪麗。這個女人用自己的倔強和執著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最重要的是,她“忠於自己(一生懸命爬上更高階的位置)的特質給特朗普留下了很大的影響。多年以後,讓特朗普念念不忘並身體力行。

當然,她在做這些事的同時,她也會給自己積累人脈,做一些慈善的事業,甚至還去醫院做志願者。之外,也幫助丈夫打理地產事業。瑪麗也許根本沒想到自己僅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一個夢想,卻帶來了一個國家的命運的變革。她給國家生了一個皇子。這是多麼榮耀的事,可惜,她沒有親眼看到。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瑪麗和兒子

至此,上帝給了瑪麗一把爛牌,沒有想到她卻憑自己的滿腔熱血和強大的野心,她玩出了王炸的效果。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瑪麗和她的孩子們

瑪麗曲直的一生簡直是跌宕起伏,就連她的兒子都滑她經歷得曲直,瑪麗的前半生可能是特朗普永遠都不可能企及的,因為他是含著寶玉出生的,他哪裡知道,瑪麗曾經經歷過什麼。

18岁当保姆,24岁嫁豪门,她把命运给她的一把烂牌打成了“王”炸

瑪麗的老年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灰姑娘和青蛙王子的婚姻卻從一而終,特朗普並沒有像他那樣,一輪一輪換妻子,相反,老了的弗雷德更加依賴瑪麗,兩個人的愛情持續了60年。

1999年,弗雷德身患肺炎去世,享年93歲(1905~1999)。第二年,瑪麗也隨之去了,享年88歲(1912~2000)。他們攜手相伴的63年裡,彼此是夫妻,也是戰友。這也是特朗普始終無法企及的。

https://www.toutiao.com/a6792950253088670219/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