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力快速衰退                2019/09/25 中國時報

自從川普接任美國總統後,處處強調美國優先,並且把過去提供其他國的經濟優惠,形容為「占美國的便宜」,卻同時指出中國大陸「一帶一路」的優惠措施為「債務陷阱」。換句話說,接受美國的優惠是「占美國便宜」,接受中國大陸的優惠卻是「落入陷阱」。同理,伊斯蘭激進分子攻擊美國是「恐怖分子」,攻擊中國大陸卻成了「自由戰士」,還可獲得國會的聲援等等。這種傲慢自大、左右矛盾的現象,對世界毫無任何說服力,只是更凸顯美國的偽善。

目前美國面臨兩件最大的挑戰,中美貿易戰和伊朗問題,前者是中美兩國國力長期較量的開端,後者是美國在中東霸權地位的立即挑戰中國大陸整體經濟實力目前不如美國,在科技創造力、民間的活力以及政治制度的承受力上,美國仍然優於中國大陸。儘管如此,相對於中國大陸,美國也有一些根本的弱點。

美國擁有世界第一的尖端科技能力,可是在中間階層的製造業上,美國原有的生產體系幾乎已去工業化了,基礎建設遭遇法律和政治的阻擾,不僅緩慢難行,甚至是癱瘓掉,加州高鐵規畫了20年還做不出來,就是明顯的例子。在這種情況之下,川普希望製造業回到美國為緣木求魚,問題不在於有形的資金成本,更在於無形的法律和社會成本。

除了尖端科技外,支撐美國經濟的另一大支柱是長年形成習慣的生活消費這點是中美兩國的最大不同。中國人會想辦法節制消費,做一些個人和家庭的儲蓄;美國人有錢就會花掉,年輕人更是如此,龐大的消費支撐了經濟的成長

問題是,有錢時花錢,沒錢時仍改不了花錢的習慣,只能想辦法去借錢來花,銀行也以各種貸款騙術引誘這種消費行為。美國的經濟泡沫不止在銀行和政府的金融政策,也在於民間難以遏止的消費習慣,這種經濟的榮景必然造成定期的泡沫現象,一有風吹草動很容易垮掉,體現於外的就是股市的大起大落。只要美國無法恢復過去的工業生產能力,相對於中國大陸堅實完整的工業製造能力,長期貿易戰下來必然會出現雙方此消彼長的轉折點,事實上這個轉折點比預期更早出現。

接著是伊朗的問題,其實早在巴勒維國王時期,儘管存在傳統的遜尼派和什葉派之爭,但伊朗並沒有任何反美的傾向,反而比今天的沙烏地阿拉伯更親美,問題在美國硬要在伊朗推動西式民主,結果巴勒維垮台了,出現的並不是西方民主,而是什葉派基本教義政權,帶著殉道者的精神把美國視為世界邪惡的代表。

今天的伊朗不是伊拉克,擁有相當數量的中短程戰術導彈,而且擺明了一旦遭到攻擊,將對美國進行全面戰爭。伊朗人不像中國人的外交彷彿打太極拳,時而蓮步輕移,時而虎虎生風,那些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沒那麼複雜,他們愛恨分明,毫不含糊。川普正急著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美國官兵,怎麼可能再捲入另一場更慘烈的長期戰爭呢?

從中美貿易戰到中東局勢,清楚反映了美國國力正大幅衰退,對國際局勢力所未逮,而國際權力的再分配必然產生根本的波動,直接衝擊的就是亞洲和兩岸關係。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925000704-260109?chdtv

    全站熱搜

    alanntu1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